台北故宫展出清朝官方文书 窥破宫闱机密[图集]

2019-10-06 10:01

编辑:塗柏鏗

2019年8月至2020年2月期间,台北故宫博物院将接连推出两檔“院藏清代历史文书珍品展”,节选部分清朝实录、奏折、诏书、圣训、军机处档案展出,内容涵盖历史、征讨外族、臣僚奏答、皇帝大婚、台湾风俗等,十分丰富。(塗柏铿/多维新闻)

清同治十一年(1872),同治皇帝与慈安皇太后属意的蒙古正蓝旗崇绮之女阿鲁特氏成婚,册封渠为皇后,此为封后诏书与筹办婚礼时的奏折史料。(塗柏铿/多维新闻)

图为同治皇帝下诏册封阿鲁特氏为皇后的诏书。从奉慈安皇太后与慈禧皇太后懿旨的用字,可略窥当时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的清末政局。(塗柏铿/多维新闻)

同治皇帝与皇后阿鲁特氏十分恩爱,但由于慈禧皇太后原先期许由颇似自己的富察氏为后,但同治却仅册封她为慧妃,因此慈禧对阿鲁特氏十分不满。当同治皇帝驾崩后70多日后,阿鲁特氏亦随之亡故,民间因此传闻皇后是遭慈禧所逼死。(塗柏铿/多维新闻)

起居注册里有关同治立后的段落,以及苏州织造郎中德寿回报采办皇帝大婚用品的奏折。(塗柏铿/多维新闻)

同治皇帝册封阿鲁特氏为后之后,不仅对后族“抬旗”(从蒙古正蓝旗抬为满洲镶黄旗,镶黄旗为上三旗之首,由皇帝亲领),阿鲁特氏生父崇绮也推恩受封,并与其子葆初均被写入列传里。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时,留守京师的崇绮自缢殉国,葆初与其他子孙亦共赴难而死。此为《崇绮列传》书影和写传用的传包资料,内有履历片、事迹册等。(塗柏铿/多维新闻)

历朝皇帝驾崩之后,继位者都会下令史官根据起居注、时政记等材料编撰编年体的《实录》,并严禁流布于宫禁之外。清朝皇室也延续该传统,不过由于讳谈清室祖先曾臣服明朝的事迹,故曾多次窜改早期的实录。(塗柏铿/多维新闻)

清制规定,每部《实录》告成后,须缮写为大红绫本两部、小红绫本两部、小黄绫本一部,共计五份,分别藏于皇宫大内、皇史宬(皇家档案馆,又称表章库,位于今北京天安门东側南池子大街南口)、内阁和盛京(今辽宁省沈阳市)四处,且以满文、汉文、蒙古文三种文字誊写。(塗柏铿/多维新闻)

起居注是记录皇帝言行与行踪的编年体史书,内容十分详赡,因此常成为编撰实录与正史的史料来源。图左起依序为清朝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八帝的起居注册书影。(塗柏铿/多维新闻)

清朝战事频仍,不少皇帝在征伐功成后会特设方略馆,下令纂修记载战役经过的方略,此《亲征平定朔漠方略》,即描述康熙皇帝亲征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的事迹。(塗柏铿/多维新闻)

《通志》、《通典》、《文献通考》为记叙中国历代典章制度的政书。清朝乾隆皇帝在位时,下令纂修《续通志》、《续通典》和《续文献通考》,同时又另编撰单独记载清朝制度的《皇朝通志》、《皇朝通典》、《皇朝文献通考》。(塗柏铿/多维新闻)

江宁织造郎中曹寅庆贺康熙皇帝亲征噶尔丹凯旋归来的奏本,康熙亦在后头批示。曹寅母亲乃康熙乳母,因此曹家颇受康熙眷爱,并担任皇帝在江南的耳目。但曹家在雍正登基后遭抄家导致家道中落,曹寅之孙曹雪芹遂以潦倒的人生经历为蓝本创作了小说《红楼梦》。(塗柏铿/多维新闻)

清代军机处所藏的各种档册。(塗柏铿/多维新闻)

清代军机处所藏的同治年间随手登记檔。随手登记档又称随手簿或随手檔,意为随手办理、不可积压,由军机处的值日章京负责登记,内容通常是官员奏折的事由、谕旨摘由、朱批全载等,等于是公文收发登记簿。(塗柏铿/多维新闻)

1765至1769年间,清朝与缅甸贡榜王朝发生大规模战争,虽然双方都死伤惨重,但清缅都自视为战胜者,乾隆皇帝更将征缅列为“十全武功”之一。《缅檔》即收录战役期间各种谕旨文书的专案檔。(塗柏铿/多维新闻)

清朝末年,电报逐渐架设于中国各地,各机构间也随之采用电报传递重要讯息,电报文件遂成为军机处收藏的重要档案之一。(塗柏铿/多维新闻)

该特展另外撷取有关台湾的部分官方文书一同展示,此为清乾隆年间、台湾知府薛元枢所撰《重修台郡各建筑图说》中的《建设南坛义冢并殡舍图说》,请命朝廷在台湾府城(今台湾台南市)之南修建收纳无主尸骨的南坛义冢。(塗柏铿/多维新闻)

清朝道光年间,台湾百姓之间牵涉买卖合股与田产房屋的契约(合同),但当时一般人常未送交官府盖印认可,因此多为仅有买卖双方签字或手印的“白契”。(塗柏铿/多维新闻)

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台湾的天地会首领林爽文掀起大规模叛乱,费时一年多才平定,该次战事亦被乾隆视为“十全武功”之一,并下令编修《钦定平定台湾纪略》,详载战事过程。(塗柏铿/多维新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2
19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