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光州事件37周年 一座被血洗的城市[图集]

+

A

-
2017-05-19 05:26:43


1980年5月18日-27日,韩国爆发了光州事件,当时掌握军权的全斗焕将军下令武力镇压这次运动,造成大量平民和学生死亡和受伤,震惊世界。(图源:VCG)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部下情报部长金载圭刺杀,由崔圭夏任代总统,韩国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汉城之春”。但好景不长,一些政治军人趁朴正熙总统被枪杀后之机,利用当时的权力真空状态夺取了政权。1980年5月初全斗焕公布了戒严令,宣布在汉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动,禁止集会游行。但民众示威浪潮随之更扩大,要求撤销戒严令和全斗焕下台。(图源:VCG)


5月15日,约10万名大学生在汉城集会,向军政府示威。5月16日光州3万名学生与市民示威。1980年5月17日,全斗焕宣布《紧急戒严令》,进一步扩大戒严范围至全国,禁止一切政治活动,关闭大学校园,禁止召开韩国国会,禁止批评国家元首,大学勒令停课。但当时光州仍然有大规模的示威行动。(图源:Getty/VCG)


随后全斗焕派军队以暴力镇压拉开了“光州518抗争”序幕。(图源:Getty/VCG)


一句“到道厅去”成了当年最激荡光州市民的口号。学生与市民以道厅为中心,到光州火车站、高速巴士总站等地阻拦戒严军进城。(图源:Getty/VCG)

5月20日晚,20万人在道厅集会、示威。市民组织了200多辆出租车、公共巴士突破戒严军封锁线到道厅助威。戒严军切断了光州与外界的联系,担心失控,21日凌晨向示威人群开火,造成54人死亡。(图源:Getty/VCG)


图为韩国军队在光州戒严。(图源:Getty/VCG)


21日,多达30万的老百姓来到道厅,广场及周围的锦南街、忠壮路都挤得水泄不通。一个青年站在戒严军的坦克上,挥舞着国旗,高呼“光州万岁”,市民围在一起高唱国歌,军队射杀了这位热血青年。(图源:Getty/VCG)


愤怒的市民成立了“民众抗争本部”,进行长达一周的有组织有系统的对抗活动:组织市民军,与戒严军武装对抗。他们从警察局和军队那里抢夺了部分武器,与军队开展了街垒战,占领了道厅。市民军迫使戒严军一度撤回到郊外。整个抗争期间,还训练市民使用枪械。(图源:Getty/VCG)


在这起事件当中众多的年轻大学生遭到军方的逮捕。(图源:Getty/VCG)

有的青年甚至遭到军人的无情射杀。(图源:Getty/VCG)


据统计,当时戒严军的武力镇压造成了4,362名(截至2005.4.为止)的人身伤亡,154名死亡(包括12具没有关系人的尸体),70名下落不明,4,138名变成残疾或者被逮捕、拘禁。其实搜查期间中被非法逮捕的市民多达3千名,多少的无辜市民被戒严军逮捕已经无从考察。

Kim Hyung-kwan的母亲,Kim 死时22岁,是一名工人,当母亲到医院的停尸间时,完全认不出他,只看见一张被压碎的脸。(图源:Getty/VCG)


光州518事件平息后,全斗焕政府在全国疯狂地镇压民主运动,白色恐怖笼罩着韩国。摄于政府高压,韩国新闻媒体只得选择沉默。政府在提到这个事件时,只轻描澹写说是“光州事件”或“光州暴乱”。韩国争得1988年汉城奥运会举办权,大大推进了民主化进程,为“518”正名迎来了曙光。特别是1987年6月,百万人走上汉城街头要求改宪。军队已经无法再压制民主运动。可以说,是光州“518”运动敲响了韩国军人独裁统治的丧钟,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来。(图源:Getty/VCG)


光州运动对韩国产生了深远影响。“518”犹如一个咒语,在光州乃至整个韩国国民心中留下了深重的创伤,至今还难说完全平复。每年的“518”前一周,整个韩国都在纪念,韩国总统都会亲赴光州发表讲演,缅怀长眠此地的烈士们对韩国政治民主化的贡献。(图源:VCG)

 

 

 

 

 

综编:珠璃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