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夫妇:原谅我们彼此貌合神离[图集]

+

A

-
2017-05-10 03:00:47


2017年5月10日,是中国著名作家沈从文逝世29周年。他在初涉人世的时候见证了太多的战乱和纷争,在当好的年纪爱上了执手一生的女人,却在结婚后历经苦楚。(图源:VCG)

沈从文来自蛮荒之地的湘西山间,是一个小学文化的“乡下人”。当他任职胡适学校的一名老师,在见到谈吐高雅、气质文文的张兆和时,那种已浓烈到无法稀释的爱情便呼之欲出,他对她一见钟情、穷追不舍。(图源:VCG)

胡适想牵线搭桥,遂对张兆和说:他(沈从文)顽固地爱着你。可面对的,是张兆和沉默的拒绝,她说:我顽固地不爱他(沈从文)!但即便是这样,沈从文还是卑微的爱着这个女人,他把她放在心里不可替代的位置,后来这股“顽固”劲儿渐渐与血脉相连混成一线,张兆和也习惯了他的追逐和爱,并接受了沈从文。图为1946年,顾传玠、沈从文、周有光(左起)在上海 (图源:VCG)


于是,这场长达四年的苦恋终于开花了,他们结婚了。因为婚姻的开始,意味着两人现实的磨合。一开始就是爱情比例严重失调的两人,在婚姻里他们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甚至有一段时间,两人同住北京,却分居两室。图为张兆和与丈夫沈从文婚后次年(1934年)摄于北平 。(图源:VCG)

一个抱怨钱财不够花,生活惨淡拮据,一个抱怨对方爱的不够深,爱情枯萎凋零。窘困的生活,纷飞的战乱,让这个家庭濒临毁灭,连诗意的童话都褪了颜色。沈从文曾这么对张兆和说:你爱我,与其说爱我为人,还不如说是爱给我写信。图为1935五年张兆和与沈从文摄于苏州。(图源:VCG)


后来,因为得不到家庭的温情,妻子孩子的理解,沈从文在家里自杀,他用剃刀把自己的脖颈划破,又喝了一碗煤油,碰巧张中和(张兆和的堂弟)来沈家,见不对劲,于是破窗而入,马上把沈从文送医院急救,然后转入精神病院。抢救回来的沈从文换了个人,开始进行学术研究,以至于在他生命中最灰暗的时期,他仍然坚持给张兆和写信:小妈妈,你不用来信,我可有可无,凡事都这样,因为明白生命不过如此,一切和我都已游离。图为沈从文(第二排左起第三个)与张兆和家人合影。(图源:VCG)

他就这么坚持着,不管张兆和爱不爱看,他只要能写,就似乎写出了他心中的不舍与慰藉。图为张家的团圆照。(图源:VCG)


待沈从文去世后,整理编选他遗稿的张兆和才有所深思,她曾写过这么一段话:从文同我相处,这一生,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得不到回答。我不理解他,不完全理解他。后来逐渐有了些理解,但是真正懂得他的为人,懂得他一生承受的重压,是在整理编选他遗稿的现在。过去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过去不明白的,现在明白了。(图源:VCG)


曾经张兆和阅人无数,身后粉丝众多,志向远大,她想找一个足够匹配自己的男人,却被软缠硬泡的沈从文追到手。可即使两人喜结连理,不懂的人终究貌合神离。图为沈从文故居。(图源:VCG)
在张兆和晚年的时候,有人拿着沈从文的照片给她看,问她是谁?她只是淡淡地说,认识,但想不起来是谁了,她终将他遗忘。“我写了那么多情诗给你,写的究竟是我幻想的你,还是给梦中的自己?”(图源:VCG)

编辑:珠璃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