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审判 一场“不彻底”的判决[图集]

+

A

-
2017-05-07 05:39:37


1946年5月3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日本东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首要甲级战犯进行了判决。(图源:VCG)


这些人中包括东条英机、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等对累累罪行的战犯。(图源:VCG)

东京审判从1946年5月3日开始,到1948年11月12日结束,前后持续两年多,共开庭818次,有419名证人出庭作证,受理证据4336份,英文审判记录48412页。整个审判耗资750万美元。从1948年11月4日起宣读长达1231页的判决书,到12日才读完。判决书肯定日本的内外政策在受审查的时期(1928—1945年)内都是旨在准备和发动侵略战争。(图源:VCG)

图为土肥原贤二接受审判。(图源:VCG)

此次审判共有28个被告被审判,大部分是军事或政治的领导者。七个人因为战争罪和违反人道罪而判决绞刑。在当时以6票对5票的微弱优势通过了死刑判决。(图源:VCG)

图为二战战犯东条英机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受审。(图源:VCG)

图为1948年12月23日凌晨2时5分,两辆卡车由东京巢鸦监狱驶出,载着七名被处决的甲级战犯的棺木,送往横滨市西区久保山火葬场进行火葬。(图源:VCG)

尽管因为东京审判,日本二战战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相比于纽伦堡审判,东京审判则显得不彻底。1946年,美国《时代》周刊有一篇文章描述了东京审判的法庭现场。 “东京审判法庭就像一个三流的纽伦堡秀。很多精力都花在了布置上,暗色的背板、装饰用的菊花、为媒体摄像专门设置的区域。照明用的弧光灯看上去像是好莱坞电影首映。纽伦堡法庭的装饰要简单的多,但是气场更为庄严。纽伦堡有种瓦格纳歌剧的氛围,而东京审判法庭更像吉尔伯特与沙利文的轻歌剧。”(图源:VCG)


在历史上,关于东京审判的记录比纽伦堡审判的记录要少得多。纽伦堡审判的三大罪状包括了“普通战争罪”以及首次提出的“破坏和平罪”和“危害人类罪”。东京审判沿用了纽伦堡审判中的罪状。 在最终接受审判的25人里,有7人包括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等被处死刑,16人被判终身监禁,2人被判有期徒刑。主要获罪都属于“破坏和平罪”,虽然审判中列出了南京大屠杀,但没有一名被告被判“危害人类罪”。(图源:VCG)


除此之外,东京审判对日本侵华战争中的性奴役和“慰安妇”问题也是严重忽视。虽然东京审判认为几名被告犯有战争罪,包括强奸,但是对于日本军队在亚洲进行的“慰安妇”系统化性奴却采取了沉默态度。(图源:Getty/VCG)


在开始审判之前,东京法庭的检察长季南就发表了新闻声明,表示是时候“给侵略战争的推动者剥去民族英雄的光环”。而与“破坏和平罪”相比,“普通战争罪”以及“危害人类罪”不够政治化,因此在东京审判中仅仅起到了次要地位。 (图源:Getty/VCG)

东京审判的各个环节,无论是从法官人选的任命到决定哪些人受到审判,政治因素在其中都起到了极大的干扰作用。二战后世界格局的变化以及美国对日本的策略直接影响了东京审判的维度,并对此后日本对二战历史模棱两可的看法埋下了伏笔。简言之,东京审判是“不彻底”的审判。(图源:VCG)

综编:珠璃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