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次释法经过:一些香港人为何反对人大释法

+

A

-
2019-11-20 03:36:19

就在香港局势持续动荡之际,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紧急法》及在其基础上订立的《禁蒙面法》,违反香港《基本法》的规定和《香港人权法案条例》里的人权保护条款,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作出回应,认为有关裁决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香港特首的管治权,并暗示将解释《基本法》。

一些香港舆论担心,人大释法将带来震荡,为乱局添加更多变数。事实上,自香港回归中国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五次释法,除了因外交事务而产生的第四次释法,其余几次释法都在香港引起不少争议。

香港的抗议示威已经持续五个多月,至今尚未停息。(新华社)

第一次释法:港人内地所生子女居港权问题(香港政府请求)

1999年1月香港终审法院就“吴嘉玲案”宣判,判词指所有香港永久居民在中国内地所生子女,不论出生时父或母是否已经是香港居民,全部有居港权。香港行政会议于同年5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同年6月人大常委对《基本法》作解释,指出只有获批单程证的香港永久居民在内地所生子女才享有居港权,出生时父母仍未成为香港居民的则没有居港权,推翻香港终审法院裁决。

第二次释法:香港特首及立法会产生办法问题(全国人大主动释法)

2003年底香港开始就2007年、2008年政改讨论,社会对特首产生办法发生争议。2004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中特首及立法会产生方式作解释,在原来规定的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通过、特首同意,并且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或者备案的“三部曲”中,加入特首要为是否需要进行修改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报告,以及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依照《基本法》规定予以确定,将政改程序由原来的“三部曲”改为“五部曲”。2018年,时任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表示,立下这个“五部曲”的规矩,香港今后每次政改都要按此程序进行,这样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政制发展自始至终都掌握了主导权。

2016年11月15日,香港高等法院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裁定两名候任立法会议员的宣誓没有法律效力,两人的议员资格被取消。图为媒体记者在等待消息。(新华社)

第三次释法:香港特首辞职后继任人任期问题(香港政府请求)

2005年3月香港特首董建华辞职,香港社会对补选特首任期,是董建华余下任期两年,还是完整五年任期有争议,出现所谓的“二五之争”。2005年4月,当时香港署理特首曾荫权向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释法,就《基本法》第53条有关新的行政长官的任期作解释,全国人大常委会确认,补选特首任期为前任特首余下任期。

第四次释法:香港绝对外交豁免权问题(香港终审法院请求)

《基本法》第13条规定中央政府负责管理与香港有关的外交事务,第19条规定香港法院对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无管辖权。2008年刚果民主共和国与美国FG公司、中国中铁在港有债务民事诉讼,由于案件涉及外国政府,2011年香港终审法院寻求人大常委会释法,同年8月人大常委会明确,香港法院对外交事务无管辖权,要完全遵循、适用国家的国家豁免规则和政策。

第五次释法:香港公职人员宣誓问题(全国人大主动释法)

2016年10月,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在宣誓为香港立法会议员时,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的标语,并在用英语宣誓时以侮辱性的字眼指代“中国”。同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第104条香港公职人员宣誓问题主动释法,随后香港高等法院裁定梁颂恒、游蕙祯等人丧失议员资格。这次主动释法,反映“港独”问题严重,中央政府不得不断然出手。

客观而言,全国人大常委会每次释法背后必有其理据,并非任意行使权力,但释法造成的香港司法主权之争却绵延至今。支持者认为,全国人大对《基本法》享有充分的解释权;一些香港人士则认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人大释法不应及于香港自治范围内的事务。至于何为“自治范围”,显然已不只是一个法理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