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从六四与三峡看江泽民和李鹏

+

A

-
2019-11-15 03:51:41

2019年7月,原中共二号人物李鹏逝世后,年逾九旬高龄的原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和夫人王冶坪在随从的搀扶下前往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而在2015年,中国全国人大原委员长乔石、万里,中共中纪委原书记尉健行三人逝世时,江泽民都没有出席告别仪式,仅在外地送花圈表示礼节性的哀悼。

送别比自己年少的李鹏,不送别比自己年长的乔石、万里,说明李鹏在江泽民心中的分量很重。江泽民偕夫人一起送别李鹏、慰问李鹏遗孀朱琳等亲属,好像昭示着在江泽民眼中,江李两人不仅是政坛盟友,而且还有私人情谊的存在。

江泽民与李鹏都是技术官僚出身,都曾留学苏联。1980年代初期,中共推行干部年轻化,他们同时当选为中央委员。李鹏比江泽民年轻两岁,但因烈士子女身份,父亲李硕勋参加过南昌起义,优先得到重用。李任国务院副总理,江任电子工业部部长。后来,李鹏任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江泽民任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

1989年6月23日至24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赵紫阳被元老废黜,江泽民出任总书记。(新华社)

1/1

1995年3月6日,江泽民、李鹏与乔石(右起)出席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2

1997年11月8日,江泽民与李鹏出席长江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AP)

3/3

2002年3月3日,中国全国政协会议,江泽民与李鹏交谈。(Reuters)

4/4

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开幕前,江泽民与李鹏合影。(新华社)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六四危机

六四事件期间,邓小平等元老决定罢黜赵紫阳,由江泽民任总书记。李鹏比江泽民资历老,又主导处理六四,立下大功。邓小平等担心他“不服气”,便先做他的工作。1989年5月19日邓小平私下与李鹏通气。“他说,你继续当总理。接着他又问:你看江泽民同志当总书记怎样?我当即表示赞同。”(见《李鹏六四日记》)5月31日,邓小平又与李鹏及其盟友、政治局常委姚依林谈话,要求他们支持江泽民,请他们转告新班子每个成员,并称这是他的“政治交代”。

向邓小平推荐江泽民任总书记的陈云、李先念也对李鹏说,“国务院任务十分繁重,你已经开始熟悉这一工作,比较之下,由你继续担任总理更合适一些。”

说服李鹏后,邓小平让李鹏给江泽民打电话,并派专机接江进京召见。“江泽民同志到京后立即来看我,我没有告诉他要当总书记的事。显然,这样重大的决定,我说出去是不恰当的。我请他明天去见小平同志。”李鹏说。

6月1日,江泽民到邓小平家中。得知自己将接任总书记时,“我担心,”江说,“我担当不起党赋予的伟大使命。”他向邓解释,他没有在中央工作的经验是一个缺陷,在与那些已在中央工作数十年的同事打交道时更是如此。江很委婉地表明了对李鹏等人不服的担忧。邓回答道:“我们都支持你。我们将帮助你克服任何困难,你不必担心。”这段秘闻出自《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一书。

得到邓的坚定支持后,江泽民心中有底,向李鹏通报了与邓会面的情况。《李鹏六四日记》记载:“后来江泽民同志告诉我,他感到十分意外,希望中央选择更为合适的同志来担任这个重要的职务。他还说,小平同志对他说,李鹏同志继续当总理,他已开始熟悉这项工作。小平同志鼓励他,要在国家危难的时刻,勇敢地挑起这副重担,并说,李鹏和常委同志会全力支持你的。”

邓江会面后,江李两人就开始合作共事。6月2日,李鹏请江泽民共同审查关于赵紫阳在六四中所犯错误的报告,当晚又一起听取丁关根汇报赵紫阳的动向。

6月3日晚上清场前夕,李鹏把清场决定向江泽民、姚依林等做了通报,“他们都一致表示同意”,杨尚昆直接向邓小平汇报,邓批准了清场方案。李鹏说,江泽民“在警卫局大楼四层楼上,从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门的动态。”

6月5日,江泽民认为北京局势已基本控制住,对全国起到威慑作用,主张在上海不再动用军队,而用工人纠察队恢复秩序,李鹏同意这个意见。

2019年7月29日,李鹏遗体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江泽民偕夫人王冶坪前往送别。(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三峡争议

1989年6月下旬,江泽民在十三届四中全会上当选为总书记。7月下旬,江泽民首次出京视察,选定三峡地区,考察三斗坪坝址,听取关于三峡工程的专题汇报,并表示三峡工程要争取早日上马。《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记载,江泽民到宜昌当晚,便给李鹏打电话通报行程。回北京后又马上去医院看望李鹏,并对李说,他认为上三峡工程是必要的。

江泽民上任后对三峡地区的视察与对三峡工程的表态,无疑是对力主三峡工程上马的李鹏的政治支持。

1992年4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旅德水利工程师王维洛撰文披露,决议表决前,中共人大党组与中共政协党组召开“两会”党员负责干部大会,讨论三峡工程决策。会议由李鹏主持,江泽民作动员报告,整整讲了两个小时。江泽民这次讲话,对人大通过三峡工程的决议起了决定性作用。1994年12月李鹏在三斗坪宣布三峡工程正式开工。

然而,关于三峡工程的论战并未结束。1993年、1994年,最出名的反对派李锐三次单独或领衔上书中央:“建议听一次反面意见”,“建议暂缓上马”,“建议继续论证”。“我最后一次上书,是在三峡开工一年后,要它停工,那时停工还来得及。”后来李锐被要求“服从大局”。

李鹏在《三峡日记》中写道,1996年4月14日,“朱镕基对我说,李锐给他打电话,要求中央停建三峡工程。他已报告江泽民同志,并对李锐作了工作,劝他不要搞串联”,“江泽民同志在电话里向我谈了几点:李锐上书要求停建三峡工程已被制止,要他从大局出发。”

由于六四事件,江泽民从上海市委书记晋升为总书记,而李鹏扳倒了政敌赵紫阳。他们两人被外界视为六四的受益人与赢家,他们都反对平反六四。

《李鹏六四日记》后记写道:“对那场动乱的结论,中央早已作出决定,决不允许翻案。”李鹏还引用江泽民的话表示:“江泽民同志在2001年2月14日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说:‘最近西方一些人,通过拼凑编造,跑出了所谓《天安门文件》一书。西方敌对势力的目的,就是通过炒作这一事件,从我们内部打开缺口,制造混乱,来达到他们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

而三峡工程的背后,同样也有江泽民的影子。李鹏在《三峡日记》中特别提到:“江泽民同志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同志主持制定的,他对三峡工程的建设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