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师法中国重返非洲 北京如何应对

+

A

-

一年前,美国吹响了“重返非洲”的号角,以对冲中国在非洲不断扩大的影响力。美国国会通过了《更好利用投资引导发展法案》,将整合包括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PIC)等数个政府机构,组建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USIDFC),并通过拨款使其可支配资金达到600亿美元,“以在为别国提供重大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的融资选择上与中国竞争”。USIDFC预计将在2019年底正式成立,中国应该怎么办?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竞选总统开始就一再批判美国的对外援助,并试图拆散美国负责对外援助的国家开发署,但面对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不断扩大,不得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重返非洲”,加码对非洲的投资与援助。(VCG)

阻止北京在非洲的扩张

美国之所以喊出“重返非洲”,背后是中国自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在非洲的深耕细作,尤其是近十几年来在包括非洲在内的“一带一路”沿线的巨额投资,以及美国和欧美媒体大肆鼓吹中国“债务陷阱”的破产。事实上,对于正常人而言,真金白银的投入与实实在在的铁路、公路、工厂,远比任何“空口白牙”的威胁论更具说服力。

1950年中国与非洲的贸易开始时,当年中非贸易额仅1200万美元,到1979年也不过8.2亿美元,直到中国改革开放后尤其是最近十余年中非贸易额进入快车道。2000年中非贸易额才突破100亿美元,到2006年已突破500亿美元,到2018年中国已经连续十年成为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当年贸易额高达2042亿美元。

在中非贸易飞速发展的同时,中国资本也源源不断地进入非洲。2004年至2015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年均增长40%。2017年,非洲外国直接投资同比降低21.5%,达到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以来最低点的417.7亿美元,当年中国企业投资却逆势增长70.8%,达到41亿美元。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8年底中国已在非洲设立各类企业超过3,700家,直接投资存量超过460亿美元。

与此同时,美国2018年对非出口总量相比2014年峰值萎缩了32%,对非直接投资存量从2013年的610亿美元下降到2017年底的500亿美元。一增一跌之间,美国怎能不着急?当然,更令美国担心的是“中国模式”在非洲的走红,同为二战后建立的民族国家,中国的发展模式与成就对于至今仍贫穷的非洲先天就具有吸引力--中国人能做到的非洲人也能做到。

面对中国在非洲的如鱼得水,2015年竞选总统时就曾严厉批评对外援助,担任总统后又提议削减30亿美元海外援助,支持取消对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提供资金,并试图拆散美国国际开发署的特朗普(Donald Trump)不得不一百八十度转弯,喊出“重返非洲”。这才有了《更好利用投资引导发展法案》与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

对于特朗普的转变,美国《纽约时报》一针见血地指出“与其说是他突然接纳了对外援助,不如说是希望阻止北京的经济、技术和政治方面的统治计划……现在,特朗普想要以火攻火”,《华尔街日报》也指出“新机构将拥有广泛授权,以在为别国提供重大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的融资选择上与中国竞争”。佛罗里达州共和党议员泰德·尤霍(Ted Yoho)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也表示:“我改变了,我觉得他(特朗普)也改变了,这完全是因为中国。”

美国所谓的“重返非洲”,只不过是为了遏制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扩大,本质上是美国精英阶层遏制中国发展共识在非洲问题上的体现,与特朗普所谓“美国优先”一脉相承。

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投资非洲旗舰工程——肯尼亚蒙内铁路。蒙内铁路连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与该国最大港口蒙巴萨,由内罗毕向西延伸至肯尼亚边境城市马拉巴的铁路已经在建,将来这条铁路将继续向西进入乌干达,进而一路北上苏丹、一路南下卢旺达、布隆迪、坦桑尼亚,成为联通东非的交通动脉。(新华社)

师法中国重返非洲

鉴于美国在非洲投资大幅落后于中国的现实,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指出“中国之所以连续10年成为非洲大陆最大的贸易伙伴,得益于其向非洲提供高额且多样化的资金渠道,包括优惠贷款、赠款、援助和商业贷款的不同组合”,因而建议美国政府在实践中仿效和抗衡中非合作的投融资模式。可以说,《更好利用投资引导发展法案》以及根据这一法案产生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就是师法中国的结果。

在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成立前,美国政府对外援助体系包括国际开发署、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等部门,长期以来美国对外援助就存在“重援助,轻投资”的特点,通俗地说就是美国的援助并没有推动受援助国与美国贸易的发展实现双赢。同时,美国政府长期以来漠视非洲,投资重点也从来不是非洲,这一方面造成了今天美国在非洲投资的落后,另一方面也正是美国对非洲的漠视,给了中国大力投资非洲的机会。

为了改变落后的局面,美国将整合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等机构组建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投资规模将在当前海外私人投资公司230亿美元的基础上增加到600亿美元。而据英国路透社披露,该公司将为“发展中国家的能源、港口与供水基础设施等项目提供贷款”,与中国当前在非洲投资的重点完美重合,可谓针锋相对。

对于美国的“重返非洲”,进入非洲基础设施投资市场,中国实际上并不需要过多担心,非洲的市场足够大,非洲基础设施现代化所需要的天量资金也并非中国所能负担。通过有序竞争做大非洲市场,完善非洲基础设施,中美都将获益匪浅。当然,最完美的情况是美国资本与中国基建的结合,以美国资本的盈利本性在当前情况下并非没有实现的可能。

对于中国而言,美国通过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引导私人资本投资海外,服务于美国地缘政治,承担公共外交只能,也是中国需要效仿学习的。美国政府通过与相关国家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赋予私人海外投资公司“代位求偿权”,即海外私人投资公司通过保险保障符合条件的美国私人海外投资项目,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在赔付后将获得投资项目的追偿权,可以向包括相关国家政府在内的机构寻求赔偿。海外私人资本公司提供保险,不保障商业风险也保障“美国投资人遭到没收充公,战争、资本及利息无法兑换的政治风险”。

据统计,从1971年开始运营至2009年9月,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共受理保险赔付290起,赔付资金共96,980万美元,其中现金直接赔付61,370万美元,要求东道国履行现金赔付或其他相似赔付安排共计35,600万美元。公司也始终处于盈利状态,就算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的2008年净利润也有16,000万美元。位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小型私人茶叶进口公司Sorwathe,就在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的扶持下成为成为卢旺达最大的单一工厂茶叶生产商,茶叶产量达300万公斤,占卢旺达全国的15%。20世纪90年代的卢旺达内战,该公司也未受太大影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反而成为卢旺达唯一的美国投资者。

当前,中国在非洲的投资的主流是国有资本,但也有大量的中国私人资本进入非洲,设立类似于美国海外私人资本投资公司的机构,通过与非洲相关国家的制度性安排保障中国私人资本投资安全正当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