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全会会场:京西宾馆那些事

+

A

-
2019-10-30 04:05:36

北京时间10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1号,一座苏式建筑的周边戒备森严,这里是被称为中国“会场之冠”的京西宾馆。当天,为期四天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在此开幕。

京西宾馆由解放军总部直接控制,是中国唯一不对外营业的大型内部宾馆。建馆初期,主要为解放军内部接待及外宾服务,后来发展为为党、国家和军队召开各种内部会议服务,即为政治活动服务,排除商业行为。

见证中共历史的地方——京西宾馆大门前的警卫。(VCG)

文革开始,在毛泽东“造反有理”的“最高指示”引导下,一场“红色恐怖”降临中国大地。1967年1月19日在京西宾馆召开的中央军委碰头会上,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等老帅斥责江青、康生、陈伯达等人打倒军队老干部和搞乱军队,并且拍了桌子,这就是著名的“大闹京西宾馆事件”。

在文革中最疯狂的年代,京西宾馆成为一大批老干部躲避冲击的藏身之所。鉴于无政府主义思潮泛滥,造反派企图强行进入京西宾馆揪人,发生了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南京造反派六七百人想抓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许世友用电话报告周恩来、林彪、叶剑英和徐向前,并请他们转报毛泽东:“今天,造反派来抓我许世友。我革命大半生,战场上枪林弹雨都不怕,今天来抓我我更不怕。谁敢抓我,我就向谁开枪!”沈阳军区第一政委宋任穷差点被冲进室内的造反派劫走,事件惊动毛泽东,他指示北京卫戍区“常驻京西宾馆两个连”。

有人在京西宾馆得到保护,也有人在京西宾馆被批斗或被逮捕。1980年12月22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刊文《剥开康生的画皮》披露,1967年7月24日晚,中央文革小组顾问、中央政治局常委康生在京西宾馆一个批斗会上坐镇,他伙同吴法宪指使一些人,对武汉部队司令员陈再道、政委钟汉华等5位同志拳打脚踢,搞了通宵的残酷斗争。1968年1月21日,康生在京西宾馆当面诬陷中共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说:“你是个叛徒!”“我凭四十多年的革命经验,有这个敏感”,“你对我们有刻骨的阶级仇恨”,捏造赵健民执行国民党云南特务组的计划,“想乘文化大革命把边疆搞乱”。然后指使谢富治当场将赵健民逮捕,被投入监狱达八年之久。在康生、谢富治的煽动下,“赵健民特务案”冤案使云南大批干部、群众遭到诬陷、迫害,14,000余人被迫害致死。

2014年3月2日,京西宾馆的服务员正在等候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入驻。(VCG)

文革结束后,作为党、国家和军队重要会议举办地的京西宾馆,成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的“诞生地”。如决定改革开放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对林彪、江青集团的审理工作会议,解放军裁军一百万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六四事件后将赵紫阳撤职的十三届四中全会,邓小平向江泽民交权的十三届五中全会等。

中共党代会、中国两会虽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但外表低调、氛围神秘的京西宾馆,才是真正作出幕后决策的地方。

中共中央全会会场选定京西宾馆始于1978年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1993年5月,《人民日报》报道,“截至五月上旬共青团十三大召开,驻北京京西宾馆的总参谋部某通信总站话务中队十八年圆满完成八千次各类会议通信保障任务,无一差错。”

以此计算,京西宾馆平均每年召开444次会议,几乎天天有会,有时一天不止一个会。比如,199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组织工作会议同时在京西宾馆召开,1998年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与全国军转安置工作会议同时在京西宾馆举行。

值得一提的是,京西宾馆每年还担负接待全国人大代表任务。1991年京西宾馆驻有12个代表团1,700多名代表和工作人员,分住1,000多个房间。

另外,京西宾馆也曾举办过追悼会。2006年,联合国停战监督组织军事观察员杜照宇在黎巴嫩遭以色列空袭殉职,解放军总参谋部在京西宾馆礼堂举行悼念大会,共有解放军官兵、杜照宇烈士亲属等1,000多人出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