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之外的交流 两千年来中印的文化对话

+

A

-
2019-10-23 06:31:11

日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印度总理莫迪在印度南方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首府金奈(Chennai),举行第二次非正式会晤,双方积极探讨如何加深中印双边交往,增进两国人民对彼此文化的了解。中国与印度,皆是拥有悠久传统文化的文明古国,彼此更要促进文化间的对话。而中、印之间的交流更是源远流长,距今已有2,000年的历史。

图为中国福建泉州开元寺內的印度教石柱,学者们推断其皆来自于元代的“番佛寺”,后因佛寺坍塌,令其印度教建材流入民间。(微博@水木yndl)
医学、宗教、丝绸 汉唐时的中印交流

印度人究竟从何时起知道有中国的存在?由于印度在公元7世纪以前尚无历史著作,因此而无从得知。不过在印度知名史诗《摩诃婆罗多》(Mahabharata)里曾多次提到一个名叫Cina(支那)的地方,学者认为有很大的可能是指中国的“秦",但由于史诗的成书年代不详,无法进一步确认。

而中国则是西汉《史记》中已对印度的相关介绍,书中将印度称“身毒"(为印度河梵文Sindhu的音译)。《史记.大宛列传》载:“身毒在大夏(巴克特里亚地区Bactria,位在今阿富汗北部、塔吉克斯坦南部与乌兹别克斯坦东南部地区)东南可数千里。其俗土著,大与大夏同,而卑湿暑热云。其人民乘象以战",在《汉书》、《后汉书》中也有类似记载。

而印度的医学曾影响中医,唐人习惯找天竺大夫看眼睛,白居易诗作《病中看经赠诸道侣》:“右眼昏花左足风,金篦(音同币)石水用无功",除了写出眼疾难治外,诗中提到的“金篦",为印度僧人传到中国的一种治眼工具,形如箭头,称为金篦术,据说为患者刮眼膜后可恢复视力。

起源于印度的佛教,带给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深厚的影响,并丰富了中华文化的内涵,也开启魏晋至唐代的佛教热潮,双方官方与民间往来频繁。如出生龟兹国今新疆的鸠摩罗什(344-413年),幼时曾前往天竺学佛,后至中国译经向民众讲说佛法,对中国佛经有深远影响。唐代时,双方使节来往也相当热络,如于贞观十七年(643年)曾前往北印度戒日王朝(606-647年)的王玄策(生卒年不详,活跃于唐太宗至高宗时期)。

除了佛教,中国在汉代与印度还有项重要的商品交易,那就是丝绸。印度古代知名政治家考底利耶(Kautilya或Chanakya,约公元前350-275年)所著的《政事论》( Arthashastra)里,曾提到Cinapatta,意为产在中国的丝。另外梵文里还有Cinamsuka,意为中国丝制衣服,皆以Cina作为字首,足可见Cina与中国之关联。

宋元时期泉州的中印交流痕迹

到了宋、元、明三朝,佛教已与中国传统的儒家、道教文化相融,往天竺求佛法的活动已经衰微,不过取而代之的是中印双方于海上丝路的贸易活动。唐代时南方的广州已开始与东南亚进行海上贸易,惜唐乾符七年(879)时,黄巢(835-884年)在广州大规模屠杀阿拉伯商人,令广州海贸元气大伤,因此宋代时海外贸易重心逐渐转至泉州,并于北宋元佑二年(1087)设泉州市舶司。宋室南渡后,在经济上更仰赖外贸,让泉州迅速发展。元灭南宋时,由于广州在宋元战争中遭受严重破坏,而泉州因海商蒲寿庚(1245-1284年)降元,未经战火摧残,使得泉州海贸能自宋延续,成为东方第一大港,此繁荣盛景一直持续到明朝海禁政策颁布为止。

当时中国商人至东南亚作生意,已形成空前繁荣的浪潮,据宋代《诸番志》载,泉州港进口印度货物有乳香、椰子、麝香木、木香、珊瑚、象牙等,而外销至印度的商品则多是瓷器。能够记录这段泉州辉煌的海上贸易历史,只有目前遗存在泉州的古宗教建筑,如伊斯兰教的清净寺、灵山圣墓;摩尼教(明教)的草庵与刻有明教字样的陶器碎片;印度教的石笋(林伽,为印度教三相神之一的湿婆Shiva象征)与建筑结构(如开元寺的印度教石柱)等,各种宗教于宋元时同处于泉州,足可见其过去的风华。

如今在福建泉州杳无影踪的印度教于何时传入,学界尚难界定。学者研究目前在泉州发现的印度教石刻,与印度南方的石雕作品有惊人的相似性,多以石龛、石柱、立式神像、柱头、底座等基础建筑构件为主。以中西合璧为风格的开元寺,是学者们研究最透彻的。开元寺建于唐垂拱二年(686),今日有印度教石柱的大雄宝殿于明崇祯十年(1637)由延平郡王郑成功之父─郑芝龙(1604-1661年)捐建。其庙内印度教石柱的图像,多为印度三相神之一的毗湿奴(Vishnu)十大化身,其中也有各式印度教神话人物的雕刻。不过目前学者对于这些石柱来源看法不一,难以判断是产自印度本土,还是出自南洋或是印度泰米尔商人委托中国本地石匠雕成。目前考古收集的印度教石刻,经研究发现皆出自元代泉州番佛寺以及祭坛,但文献上对于番佛寺的纪载并不多,尚待未来进一步发现。

回首过去,中印深厚的历史渊源,使其双方在交流中相互丰富文化内涵的同时,而得到长远的发展。此次习近平与莫迪的非正式会晤,双方期盼能以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走向,期待未来的中印交流,能够获得不亚于过去的辉煌成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