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存废大论战 折射近代中国存亡焦虑(上)

+

A

-

在西医大行其道的当代社会,鲜少有人会留心到每年的10月22日是“世界传统医药日”,这是1991年于北京举行国际传统医药大会时所决定的纪念性节日。而更少人会记得,在清末民初的中国社会,传统中医曾一度濒临生死关头险遭禁绝,别说救人活命,连自己的生存都差点挽救不了。直到中共建政之后,中医才在政府的保护下艰难地重新起步发展,未沦为只有在书籍与博物馆里才能见到的“文化遗产”。

中医中药在清末民初时期,曾一度被质疑为不科学的落后象征,险些被废止。(VCG)

最早质疑中医存在的声音来自清末大儒俞樾(1821─1907年),渠在1878年发妻遽然病逝后,愤于所延请的中医无法妙手回春,于是批阅医书,提笔撰就《废医论》,严厉又沉痛地呼吁“夫医之可废,何也?曰:医无所以治病也”,以文字声讨中医的疗效和存续价值,讥讽其“今之医巫亦一也,吾未见医之胜于巫也”,并认为中药虚妄,“医之所以治病者药也,药则不可恃,脉虚、药虚,斯医亦虚矣”,甚至歪曲事实攻讦道“其药之而愈者,乃其不药而愈者也。其不药不愈者,则药之亦不愈,岂独不愈而已,轻病以重,重病以死”,硬生生将所有中药形容成催命毒药。

俞樾的门生章太炎(1869─1936年)则在1910年写下《医术平议》,指出俞樾“虽言废医,其讥近世医师专持寸口以求病因,不知三部九候,足以救时俗之违经,复岐黄之旧贯,斯起医,非废医也”。他替俞樾缓颊称其本意是为了振兴中医的真正精髓,并非要全然废除,但批判中医的声音已逐渐成气候。虽然清末尚有身兼进士与郎中身分的唐宗海(1846─1897年),开创“中西医汇通派”,写出援引西方医学理论补足中医学理的《中西汇通医书五种》扬名于世,然而在西方科学的强势竞争下,中医已成为激进者眼中象征落后文明的标靶。比起经史子集等受士人青睐的“国学”,被视为末流、实则关乎亿万民生的传统医学反倒先一步被抨击,不能不说是种矛盾与讽刺。

  • 清末学者俞樾撰写《废医论》,打响废除中医的第一声炮火。(上海年华网)
  • 俞樾的学生章太炎,认为俞樾的本意其实是振兴中医的救治传统,并非当真要全然废除。(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尽管俞樾晚年又因自身疾苦转求中药延命,自叹道“不能坚执废医论,反自营求却疾方”,但俞樾仅改变对中药的看法,渠又写就《医药说》一文,改口称“余固不信医也,然余不信医而信药,于是又有医药之说”。这种“废医存药”的论点对近代中国影响颇大,并成为中西医论争的主要矛盾,甚至不少中医都自觉或不自觉地认同部分说词。因此可以说,俞樾的笔锋点燃攻击中医的炮火,其转变又主导了中医药部分有益还是通盘无益的论辩思路。

民国肇建之后,质疑传统文化的声浪不绝如缕,中医的地位更是江河日下。1912年至1913年间,新生的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打算模仿日本,全面推行西式教育,因此着手拟订“壬午癸丑学制”。但教育部在1912年11月颁布《医学专门学校规程》、《药学专门学校规程》时,里面竟毫无任何一句论及中医,等同刻意废除中医教育。该法令一出,顿时引起全中国的中医哗然,是为医学史上轰动的“教育系统漏列中医案”。不过仔细若考究北洋政府的态度,将会发现其根本有意渐进式地废止中医,绝非疏忽漏列的无心之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