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赵紫阳的风骨

+

A

-
2019-10-18 05:10:16

今年是赵紫阳冥诞100周年。1989年六四事件,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因拒绝武力镇压学生运动,被指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错误而下台。他一直不承认自己有错,拒绝检讨,从此成为“国家的囚徒”,被软禁至2005年逝世。

赵紫阳的老部下杜导正披露,六四后,中共几次派人找赵紫阳谈话。第一次,赵紫阳的老同事王任重等几位中央要人奉命出面。王任重说,只要你能做出深刻检查,可以保留政治局委员的职务。赵紫阳拒绝了。第二次,中央几位要人说,只要你表个态,做个检查,可以保留中央委员的职务,赵紫阳又拒绝了。

1989年5月19日凌晨,已失去权力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呼吁学生停止绝食,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右二)后来成为中国国务院总理。(AP)

在当时,中共一些元老提出对赵紫阳的职务一抹到底,李先念、薄一波、王震都提出要撤销赵紫阳中委职务。据李鹏《六四日记》记载,1989年6月18日,江泽民主持常委会,大家商量,保留赵紫阳的中委方案已定,不再变。

6月19日至21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首先由李鹏作报告,指责赵紫阳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错误,建议撤销赵紫阳总书记、常委、政治局委员等职务,并继续审查。接着,参会的中共高层纷纷发言,对赵展开批判。

批判发言最后半天,会议快结束时,赵紫阳提出要求发言,宣读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进行申辩,此举出乎参加会议的人的意料之外。赵紫阳在回忆录《改革历程》中说,一些人面部紧张,急躁不安。发言一结束,会议主持人姚依林立即宣布散会。赵当即离开会场,但其他人没有动。“显然他们事先打了招呼,对我的发言不满意,对我的态度要有所表示。”赵紫阳说。

素有“左王”之称的中共左派领军人物、赵紫阳的政敌邓力群在自述《十二个春秋》中也有提及中共处理赵紫阳的有关情况。邓力群写道,赵紫阳发言的题目就叫“我的发言”,连“检讨”两个字都不愿意说。“这个发言完全是为他自己辩解的,实际上没有承认一点错误。”

宁愿下台也必须坚持自己的主张,这是赵紫阳为自己划定的底线。在几十年从政生涯中,赵紫阳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1966年末,广州越秀山十万人集会,批斗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赵紫阳。造反派逼他自己喊“打倒三反分子赵紫阳”的口号,他拒绝喊。造反派退一步要他喊“打倒走资派赵紫阳”,他仍拒绝喊,最后他只喊一句“打倒赵紫阳”。杜导正解释,就是说我赵紫阳作为个人,可以打倒。但绝不承认自己是什么“三反分子”或“走资派”。文革中被批斗的省委第一书记在全国共有二十七八个,像赵紫阳这样“走资派”罪名也不承认的,恐怕绝无仅有,只此一例。一时传为国内佳话。

1987年11月2日,赵紫阳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首次亮相,会见中外记者。(AFP)

1/5

1987年10月,邓小平与赵紫阳在中共十三大主席台上。(AFP)

2/5

1989年4月,赵紫阳的政坛盟友胡耀邦突然离世,引发六四事件。(AP)

4/6

六四事件最后以流血的悲剧结局收场,赵紫阳因反对镇压而下台。(AP)

5/6

被软禁16年后,赵紫阳于2005年病逝,享年85岁。(Reuters)

6/6
上一张 下一张

6月22日,政治局扩大会议复会,对赵紫阳的问题进行表决。原来李鹏的报告以及一些人的发言中,都说要撤销赵紫阳总书记、常委、政治局委员职务,保留中央委员,但新文件却把中央委员也撤销了。赵紫阳说:“这显然是那一天我发言以后,他们留下来议论,因为我态度不好,临时决定加重了处分。”

紧接着,中共召开十三届四中全会,通过李鹏代表中央政治局提出的《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宣布赵紫阳在六四事件上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严重错误,撤销其总书记、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和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职务,并继续进行审查。会议印发了赵紫阳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对两个指责提出申辩的书面发言稿。这篇书面发言长11,000多字,比李鹏所作的9,000多字报告还要长。

十三届四中全会后,中共成立专案组,开始对赵紫阳进行审查。比赵紫阳年长两岁,时任中共中央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王任重被任命为专案组负责人。

在审查过程中,王任重等人与赵紫阳进行过五次谈话,王还给赵写过三次信,赵在谈话和回信中进行反驳和澄清。赵紫阳表示,他之所以拒不接受邓小平对学潮的方针,原因是对学潮的性质和镇压将会引起的后果在认识上有不同。他“要对历史负责,决不做镇压学生的总书记。”

1990年6月,王任重向赵紫阳提交专案组的审查材料《在1989年政治动乱中涉及到赵紫阳同志的有关问题》,征求赵的意见。整个材料共有30条。赵复信对其中的12条提出了反驳。此后,中共对赵的审查不了了之。因为高层意见分歧以及无法自圆其说,这份审查材料(三十条)从来未对外公开。

后来,赵紫阳又给江泽民、李鹏以及政治局常委写过三封信,要求早日结束审查,结束软禁,恢复自由,但没有任何回音。1992年10月,中共在十三届九中全会公报中宣布,结束对赵紫阳的审查,维持十三届四中全会对赵紫阳所犯错误的结论。公报发布前一天,乔石代表中央与赵紫阳谈话,告知这个决定。赵紫阳当即表示,当时不接收“支持动乱和分裂党”两顶帽子,现在仍然不接受。

像赵紫阳这样始终不改初衷,坚持己见,软禁16年拒绝认错,这在共产党内是少有的。在中共党史上,高级官员在党的名义的压力检讨认错是常有的事。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华国锋、胡耀邦都曾写下长篇检讨,沉痛忏悔认错。甚至刚正不阿的彭德怀也曾经向毛泽东检讨认错。

与胡耀邦最终做了违心检讨不同,赵紫阳在六四期间做出反对戒严和拒绝检讨的决定。毛泽东前秘书李锐曾经评价,赵紫阳的这个决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决定:一是为坚持真理而准备牺牲自己的决定——他当时已做好了要坐牢的准备;二是改写了中共党内政治生活史的决定——他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位拒绝做检讨的下台总书记,也是中共建党后继陈独秀后第二位拒绝做检讨的下台总书记。

对于赵紫阳的选择,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单少杰认为,在中共高层数十年政治角逐史中,那些被打落台下的失败者们,不管是属于罚而当罚的自食其果者,还是属于罚不当罚的蒙受冤屈者,统统都被要求做出深刻检讨,留下认错文字。其中,绝大多数者都会照此办理,只有极少数者拒绝做检讨。而在这极少数者中,又因蒙受冤屈而拒绝做检讨者就更少了,并因此而更显得稀缺,更显得难能可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