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探商周墓葬铭文 重新定义晚商西周青铜器

+

A

-
2019-10-15 02:00:35

你是否对于中国上古商周时期所制作的庞大、厚重又精致的青铜器总觉得陌生又遥远?台湾“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于当地时间10月14日上午10时,举行“殷墟末期青铜器的ㄧ些面向-从分器角度的考察"演讲。主讲者为“中研院”史语所文物陈列馆主任黄铭崇,他花了漫长时间将晚商与西周早期所出土的青铜器上的铭文,与安阳孝民屯(今属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北蒙街道孝民屯村)发掘的制作青铜器的陶模与陶范进行比对,发现过往学界所界定的西周早期青铜器,有必要重新定义。

北京房山琉璃河遗址出土的伯矩鬲,时间为西周早期,可以看到外观装饰着夸张的兽首,整个纹饰仿佛要跳出器物一般。(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3

北京房山琉璃河遗址出土的伯作乙公簋,可以看到上方有着弯曲扇棱。(百度百科)

2/3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亚丑方簋,时间为殷商晚期,同样有着弯曲的扇棱,以及夸张又突出的纹饰。(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

3/3
上一张 下一张
往昔定义的西周早期青铜器:炫丽风格

过去学界对于西周早期青铜器的特色与印象,皆仰赖英美学者的研究,并将其定义为具有“炫丽风格”(flamboyant style)。所谓“炫丽风格”,为研究中国艺术史与中国考古的美国学者Robert W. Bagley所提出,他依据1980年代中国首次在美国举办的大型青铜器展览之图录《The Great Bronze Age of China》,将西周早期的青铜器下了如此的定义:在既有的商式外形上,增加了大而有弯勾的扇棱、特别突出的手把、三维的动物形钮、出戟等,彷佛整个青铜器上的纹饰呼之欲出欲跳脱器物本身。

尽管Bagley是以当年参展的器物那鲜明又独特外型,而有“炫丽风格”一说,不过确实许多商代晚期与西周早期墓葬,都出土许多具有夸张又有突出纹饰的青铜器,如出土于北京房山琉璃河的伯矩鬲、伯作乙公簋等,都是具有特殊纹式与夸张兽首,这些青铜器与当时普遍印象中的晚商,甚至与墓葬等级较高的妇好墓出土铜器比较,也都是过份精致又炫丽。

另一位研究中国艺术史的英国学者Jessica Rawson,进一步解释西周早期青铜器的“炫丽风格”,并下如此结论:认为周克商以前就已经有很强的铜器工业,并能够生产高质量的青铜礼器,此外,由于出土青铜器能够分辨出属于两种不同脉络,她还提出了西周青铜器还有具有保守型风格,并认为这是南方的文化影响了西周铜器铸造。因此中国上古史学界与考古学界,也都普遍认为这样夸张又炫丽的风格,是属于西周早期青铜器的重要特色。但这一切自2003年中国考古团队在河南安阳市孝民屯所发掘的遗址,有了巨大的变化。

藏于西周贵族墓葬里的商代青铜器

自1928年中国开始进行科学考古后,各个上古时代的考古遗址、遗迹的发掘越来越多,但是时代交迭的晚商与西周早期所出土的青铜器,并没有因为出土文物变多而更容易区分,即便有上述外国学者以外型将西周早期青铜器作出粗略的分别,却反而让这一时期的青铜器更加模糊难以区别。

黄铭崇认为,应从传世文献中找出线索,并搭配近年的考古发掘,或许能对晚商与西周早期的青铜器有更好的辨别方式。晚商与西周早期这段时间,有个相当重要的大事件就是“武王伐纣",这是场两大农业部族间的一场死伤惨重的残酷战争。战争结束后,周武王的军队狠狠地洗劫了商王朝的都城殷(今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并把商贵族的青铜玉器当作战利品,一一分赐给参战将士。《尚书.书序》有载:“武王既胜殷,邦诸侯,班宗彝,作分器";《史记.殷本纪》也有类似记载:“武王既胜殷,封诸侯,班宗彝,作分殷之器物",代表着有大批晚商青铜器落入了西周贵族手中。如果此记载属实,那么照理说在西周早期墓葬里,应该能够看到“分器”的最终结果。

因此黄铭崇花了六七年的时间,分析晚商与西周早期的墓葬,再一一比对这时期出土青铜器上的铭文,以此判读究竟墓主身分为商人还是周人。尽管有武王伐纣这样的大型战争,不过根基起于岐山周原的周部族,无法仅透过一场战争就能控制整个中原地区与广大的东方,因此在周王朝掌控不了的边陲地带,其墓葬方式也多维持商代的特色。

因此在西周早期有着几种不同类型的墓葬,如分器墓,典型分器墓大多位于京广铁路以西的周代贵族墓葬,由于同一墓葬中的铜器铭文不似晚商墓葬多有相同族徽与同一受祭者,因此可以确定这些墓葬里的商代青铜器都是分器时得到的。另外还有局部分器墓,指墓葬中有部分晚商器物为分器时所得到,另一部分则是出自西周的铜器作坊。

考古发掘改写今日商周青铜器研究

如何判别青铜器上的铭文,黄铭崇以商、周部族的命名习惯,作为判定标准。像是商人多习惯以日干(出生日的天干)命名,而周人取名则习惯依叙齿顺序取名伯、仲、叔、季,因此发现许多即使于西周贵族墓葬出土之青铜器,也多是殷商时期所制作,而刻有铭文之青铜器,也多是殷商贵族名号。

除了铭文可供学者辨别文物所属哪个朝代外,商周两朝不同的礼制等级也能作为区分的线索。如商人嗜酒,周人则认为酒应是拿来祭祀,无事不可饮酒,否则要严惩。这样不同的饮酒习惯,也会让周代的礼器制度与商代有很大的不同,如商代青铜器以酒器的爵、觚的套数为墓主身分等级的指针,而周朝则是以食器中的鼎作为身分高低的标准,因此可以透过墓葬的食器或酒器的比例来推断墓葬究竟是商代或周代。

除了孝民屯出土大量制作青铜器的陶范、陶模外,2013年于陕西宝鸡石鼓山所发掘的西周早期墓葬,也有惊人发现。其中最重要的M4墓葬,其出土青铜器也多是殷商晚期,“炫丽风格”与保守并存,相似的铜器更能一眼分辨出精美与粗糙,还能看出复制的痕迹。黄铭崇表示,目前所整理西周早期出土的“炫丽风格”青铜器,多为殷商晚期,且经科学考古后发现这些青铜器的芯土,也多源自安阳一带,种种迹象显示现今的青铜器分类有必要大幅改写。

尽管学者们还是需要透过器物上头的铭文,才能有效辨别何者为晚商时期或为西周早期之青铜器,无法从外形一眼看出两者的差异,但近年考古发掘结果,仍然为商周上古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方向,或许在不久的将来,面对青铜器的外观造型演变,能有更细致与科学的辨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