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授中西的京师大学堂 晚清对教育的最后一搏

+

A

-

1902年10月14日,在八国联军入侵炮火里学务中辍的京师大学堂,再度举行招生考试。原本当清朝光绪皇帝(1871─1908年)推动“百日维新”时,京师大学堂就因“以其人才辈出,共济时艰”的救国目的而在1898年创设,但不多时便被守旧大臣抨击花费过多。接着八国联军攻来,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兼管学大臣许景澄(1845─1900年)恳切上谏剿除义和团,反被慈禧太后(1835─1908年)斩于菜市口。待联军进城后,大学堂又旋遭占领破坏,学生们逃散无踪,不得不停办。大学堂总办工部郎中周璟事后沉痛地奏报损毁情形:“俄兵、德兵先后来学堂占住,看守人役力不能支,均已逃散。所有书籍、仪器、家具、案卷一概无存,房屋亦被匪拆毁”。

1901年,京师大学堂的中国教习与洋员教习合影。(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浩劫过后,慈禧太后这才体悟到施行新政的必要,吏部尚书张百熙(1847─1907年)趁机上疏建议大举兴学,光绪皇帝遂下诏指派张百熙负责此事:“兴学育才,实为当今急务,京师首善之区,尤宜加意作养。前所建大学堂,应即切实举办,着派张百熙为管学大臣,将学堂一切事宜,责成经理”。

在张百熙的擘画里,京师大学堂不仅要发挥储备人才的功用,还得担当全国新式学校的楷模并管理之,相当于今日教育部的地位。因此,本隶属于宗人府、教养满洲八旗子弟用的“八旗觉罗学”首先被改制为中学堂与小学堂,并改归京师大学堂管辖。接着张百熙又督促各省尽速设立新式学堂,并拟定《钦定学堂章程》,规定京师大学堂的分科与学制,打算下一步“颁发各直省高等学、中学、小学各章程”,如此一来便可统一全国教育课程和体系,训练出学贯中西的新一代中国青年。没想到,这份被称为“壬寅学制”的计划,立刻又因守旧大臣的阻挠而遭修改。

原来清朝皇室为了保障满蒙统治阶级的特权,往往刻意安排满汉各一人充任官衙司员,即便同品秩,仍得由满人掌权,而理藩院之类的机构则是满蒙各一。结果京师大学堂此新设的机构也逃不过守旧派的猜忌,被抨击“本朝定制,各部官皆一满一汉,教能相维不敝,今大学仅一汉大臣,致成弊薮,请增满大臣主其事”。无法摆脱种族私见的清朝皇室,竟因此超擢出身蒙古正黄旗的总督仓场户部侍郎荣庆(1859─1917年)为刑部尚书,再指派其与张百熙共同管理京师大学堂。消息一出,顿时“中外愕咍”。

荣庆很快又被任命为军机大臣,导致“百熙益无权”。志得意满的荣庆,仗恃皇室的信赖,不愿全盘照搬张百熙的构思,遂又联合张之洞(1837─1909年)一同改定章程。最后在1904年1月,被称为“癸卯学制”的《奏定学堂章程》才颁布。此外,在张之洞的要求下,京师大学堂原本掌理全国教育的行政功能被分割开来,交由总理学务大臣负责;1905年清廷又单独设置“学部”。至此,京师大学堂的“教育部”功用遂全告消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