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无敌:中国传统非战思想

+

A

-

中国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国庆阅兵式上,展示东风─41导弹、东风─17导弹、利剑隐身无人机、轰6─N等新锐的军事武器,引起中外群众的广大热议。不过比起激动兴奋的中国人民,对中国怀有疑惧的欧美媒体则再度借机宣扬一波“中国威胁论”,如美媒美联社(AP)形容“中国共产党在周二以阅兵式纪念建政70周年,展示了该国的全球野心”;福斯新闻网(Fox News)则尖锐地宣称“中国刚向世界展现自己实在有多危险(而且美国人应该忧心)”,顺带吹捧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已安排“强力计划确保我们在亚洲的利益与同盟受到保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与英国广播公司(BBC)也以忧虑的笔调,描述中国军力对美国的震慑,并顺带抨击中国人权、政府管制等问题。显然,对于中国政府多次宣示的“和平发展”道路,欧美国家从没放下怀疑过。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国庆阅兵仪式上展示的新锐武器,又令欧美掀起“中国威胁论”的疑虑。(新华社)

然而,中国传统哲学并不鼓励或颂扬战争,如儒家、道家、墨家学说都谴责战争的残酷。例如在兵荒马乱的战国时期,魏襄王(?─公元前296年)询问孟子(公元前372─前289年)谁能统一天下,孟子干脆地回答“不嗜杀人者能一之”、“如有不嗜杀人者,则天下之民引领而望之矣”,倡议以仁政而非大军征服人民,体现爱护人民的美意。

《道德经》也言称“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明确反对以强兵震慑四方。讲求“兼爱非攻”的《墨子》,亦指责“今至大为不义攻国”。这些反战思想,在道德面与现实面上均有积极意义,有助于柔化民族性格与休养社会,并使历朝历代均把保护人民、奖励生产当作治理重点,而非一味勤于征战,这构成中国传统政治的核心,其影响也深刻地流传至今日。

不过该注意的是,中国古代士人并非无极限的主张和平,毕竟这太不切实际,外敌未必会因这份善意就感动得从此和睦相处,因此仍得保持一定的武备以保护人民。《吕氏春秋》说道“古圣王有义兵而无有偃兵”;《淮南子》更定义用兵的动机为“古之用兵者,非利土壤之广而贪金玉之略,将以存亡继绝,平天下之乱而除万民之害也”,拒绝纯粹以扩张领土和劫掠财物为目的的战争。连三国时代枭雄曹操(公元155─220年),都在替《孙子兵法》作序时写道“圣人之用兵,戢而时动,不得已而用之”,认为仍得保留军队,但不到不得已时不能出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