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沿线考古 中国助力发掘古埃及孟图神庙

+

A

-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一带一路”联合考古项目的最新进度,其中以古埃及的孟图神庙(Temple of Montu)最吸引外界瞩目。该项目源自2018年10月签订、11月下旬正式动工的《中埃卢克索孟图神庙联合考古项目协议》,是中国与埃及首度合作考古,工作将为期五年。由于埃及与中国均是文明绵延千年以上、在区域又有影响力的古国,因此该项合作的意义非凡。尤其埃及考古象征一个国家的考古科研实力,而今中国比肩英法美等老牌国家共同涉足该领域,显现中国对世界历史的学术话语权正在茁壮。

2018年11月,贾笑冰在埃及主持中埃孟图神庙联合考古项目启动仪式。(新华社)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贾笑冰介绍道,孟图神是古埃及底比斯(Thebes)的主神,形象为头顶太阳圆盘的鹰首人身神,最早在古王国第六王朝时期(约公元前24至22世纪)的底比斯墓葬里出现其相关铭文,接着在第十一王朝(约公元前22至20世纪)达到孟图神的崇拜顶峰,不少法老均以之为自己命名,如第十一王朝的开国者孟图霍特普二世(Nebhotepre Mentuhotep II,约公元前2061─2010年在位)便是。

但自第十二王朝(约公元前20至19世纪)开始,阿蒙神(Amun)逐渐凌驾于孟图神信仰,法老也跟着以阿蒙命名与修建众多阿蒙神庙。最后阿蒙、太阳神拉(Ra)、孟图神的信仰相结合,孟图神原先的太阳神与创世神属性也跟着转变,出现新的战神形象,以及象征生育力的圣牛布齐斯(Bouchis)姿态。而埃及人对圣牛布齐斯的崇敬,起码到罗马帝国皇帝戴克里先(Gaius Aurelius Valerius Diocletianus Augustus,公元244─311年)统治时仍持续。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希腊化的托勒密王朝(Ptolemaic Dynasty,公元前305─公元30年)与罗马帝国时期,孟图神又与希腊神祇阿波罗(Apollo)相结合,故孟图神庙又成了希腊人眼中的阿波罗神庙,显见文化融合的迹象。

孟图神(右)曾是备受古埃及人崇奉的神祇。(Egyptian monuments网)

在底比斯地区供奉孟图神的神庙主要有艾尔曼特(Armant)、梅达姆德(Medamoud)、托德(Tod)、卡尔纳克(Karnak-Nord)等四座,分别坐落于城市的四个方位,因此曾被考古学家喻为“底比斯的精神守卫”。而中埃联合考古队的工作地点,便是卡尔纳克神庙保护区里的孟图神庙,乃第十八王朝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约公元前1391–1353年或1388–1351年在位)所造,但大部分遗迹实乃托勒密王朝增筑,只是假托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名义罢了。贾笑冰指出,根据阿蒙霍特普三世所立的石碑记载,该座孟图神庙与碑文中的阿蒙神庙位置相符,阿蒙霍特普统治时的神庙铭文和浮雕又均只提及阿蒙神,因此该孟图神庙最初究竟是不是阿蒙神庙,将是中埃联合考古要探究的目标之一。

说起阿蒙霍特普三世,恐怕没多少人孰悉,但更名为阿肯纳顿(Akhenaten)以推动古埃及阿顿神(Aten)一神信仰的其子阿蒙霍特普四世(约公元前1353─1336年或1351–1334年在位),或许更为人所知。阿肯纳顿的宗教改革政策引起旧祭司势力的反扑,最后导致政局动荡与王权衰落,迫使继位者不得不断然废弃,而此人便是鼎鼎大名的图坦卡蒙(Tutankhamun,约公元前1334─1325年在位)。

虽然这是中国与埃及在考古领域的首度合作,但并非中国考古学家初次踏足古埃及遗址。早在1937年12月,当时负笈英国攻读考古学的中国学者夏鼐(1910─1985年),便跟随调查团前往艾尔曼特遗址发掘文物,随后又转往巴勒斯坦,接着于1938年4月经由埃及亚历山大港(Alexandria)返回伦敦。在离开埃及前,夏鼐还特意前往卡尔纳克遗址的孟图神庙考察,渠在日记里还写道:“驴夫甚觉惊怪,谓为什么专找这些人家罕来的残石块参观,放着伟大的阿蒙神庙不去,因为坚持要去,没法子,他只好跟我来”。毕竟比起破坏严重的孟图神庙,该遗址的阿蒙神庙规制显得宏伟与瑰丽许多,毋怪乎驴夫不明白为何夏鼐坚持要赶赴孟图神庙。而夏鼐在1941年返回中国后,继续修改自己的博士论文《古埃及串珠》(Ancient Egyptian Beads),最后以此于1946年获得伦敦大学埃及考古学哲学博士学位。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郭子林强调,夏鼐的博士论文“一直是该领域的扛鼎之作,到目前尚未有人超越”。

由于中国考古队测绘和三维建模的技术与设备较为先进,因此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科研处处长刘国祥曾在2017年1月自信地表示“未来可以快速、精确地再现孟图神庙的风貌”。贾笑冰则宣称,目前考古队已初步清理完神庙区,并透过近景摄影测量技术,建立孟图神庙、玛阿特(Maat)神庙、高台建筑等遗迹的三维模型。且中国积累多地形条件下挖掘大型遗址的长期经验,因此中埃双方决定以结合现代科技和传统考古学的方式发掘,期许厘清神庙区的平面布局、营建顺序、功能分区等问题,再进一步探索孟图神庙在新王国时代底比斯地区的历史地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