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的新生 克服专制之路

+

A

-
2019-09-25 02:55:55

在一个贫富分化加剧、社会撕裂的时代,恐怕没有哪个标签像“社会主义”一样,毁誉交加。既有人如美国的桑德斯打出平等、公平的社会主义目标争取底层民众的支持,又有那些一提起“社会主义”就不寒而栗的人们,一再提醒世人警惕“共产主义”的借机复活。

共产主义,这个在历史上产生苏联、东欧、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思潮,在20世纪二战之后成为与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冷战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正统意识形态。但它因“苏联模式”这一并不光彩的历史实践,被深深打上贫穷和专制的烙印。

这也成为西方世界形塑“社会主义”想象的邪恶源泉,像一个“幽灵”笼罩在他们的头顶。而今天,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多已从苏联模式中寻求突围,但在未有效消除贫穷和专制之前,似乎都很难让社会主义这个意在超越资本主义弊病的社会理想,重获新生。

现如今,中国、越南等社会主义国家都已经实现经济上的持续高速发展,尤其中国更是创造发展奇迹,短短四十年,从一个贫穷的农业国家,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彻底改变了贫穷落后的面貌。时至今日,中国政府推动的“脱贫工程”也为世界瞩目。

若说经济成绩改善了世人对社会主义无法克服贫穷的看法,那专制问题却仍经常被西方自由主义者挂在嘴边,成为攻讦社会主义的靶子。

苏联的斯大林极权体制成为西方自由主义者攻击社会主义的主要靶子。(Reuters)

政治专制的特点包含在列宁主义的先天基因中,以“先锋队”组织理论为代表,它强调“民主集中制”,建立一套自上而下、组织严密的等级秩序,并以一种政治任命制将共产党员委派到官僚组织体系和经济文化组织中,实行对政治权力、经济发展、社会生活、思想舆论的严格管控。

列宁明确主张用专政手段来对付对立面,比如他对专政的定义是,“不受任何法律限制、不受任何规定约束,直接以暴力为基础的政权”,从而使有组织的暴力变成解决问题的主要手段,为后来社会主义国家普遍存在的残酷政治清洗埋下了伏笔。

当强制的政治专制权力与专政手段相互叠加和强化,便不可避免地制造出大量悲剧。比如斯大林对军队和政治反对派的大规模清洗,数百万人在权力斗争中被撤职甚至杀害。

而历史上红色高棉领导下的柬埔寨,更是实行了惨绝人寰、臭名昭著的种族灭绝。至于如西德、东欧等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曾经普遍存在的人身压抑和思想控制都成为那些国家难以回首的历史。政治专制,成为传统社会主义留给世人内心最大的创伤。而毛泽东晚期发动的大量政治运动,尤其是反右、文革,也导致不计其数的人遭受迫害。

后来,这些社会主义国家都已承认并改变了过去的错误,纷纷对过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进行改革。比如,苏联和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政治上进行民主化改革,经济上也引进了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但由于一系列原因,最终导致政权解体。

而中国、越南等当今社会主义国家,政治上在保持共产党执政的前提下,恢复了党内民主,推动法治和民主化建设,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专制,尤其是越南已经有效提升了民主化水准。至于古巴、朝鲜,政治现代化还极其不足,尤其是朝鲜还存在落后的家族政治问题。未来的社会主义只有摆脱贫困、克服专制,内修文德,方能信服世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余一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