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斯克出击:1979年中越战争中的苏联援越抗中

+

A

-
2019-09-20 07:29:06

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中,苏联究竟是如何援助越南的,至今仍有很多档案资料没有解密,但通过一些公开的资料可以还原一二。

1979年中越战争爆发后,苏联向越南派出了以国防部第一副总监察长奥巴图罗夫大将为首的堪称豪华的顾问团。奥巴图罗夫二战时期曾任坦克旅旅长,后长期在苏联喀尔巴阡军区、北高加索军区任职,官至喀尔巴阡军区司令,参与了镇压了匈牙利事件、布拉格之春。图为奥巴图罗夫上将(右二)会见捷克斯洛伐克代表团。(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苏联军事顾问团火线上阵

据倪创辉的《十年中越战争》一书披露,苏联曾提醒越南中国可能会动手,也曾将侦察获得的中国军队相关情报转交越南,越南军队在中越边境的布防也证明了这一点。越南军队在中越边境的布防与防御策略,实际上与中国在中苏边境的布防与防御策略一脉相承,而这一策略事实上又源于苏联,是苏联吸取苏德战争教训的结果。

苏德战争爆发前,苏军主力全部靠近前沿部署,在德军闪电战下一败涂地。大量主力部队被德军围歼后,苏联一度处于极为危险的境地,不得不大量征召青壮年入伍,依赖英美输血,经历莫斯科保卫战、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列宁格勒围城战才缓了过来。因而,师从苏联的中越吸取了教训,在边境一线仅部署地方部队,将主力部署在二线易于防守的地区。如中国将主力集中于燕山山脉、大兴安岭地区,越南则集中于高平、谅山、老街等战略要点。

而据《战斗的岁月--苏军顾问组在1979年中越战争中》一文披露,在1978年11月《苏越友好合作条约》签署前的当年8月,以苏军防空军中将沃罗比耶夫(Vorobyov)为首的苏联军事技术顾问团就随同运送装备的两架安-22军用运输机经巴基斯坦、印度到达河内,后又组建了以后官至苏军副总参谋长兼情报总局局长的米哈伊洛夫(Vladlen Mikhailov)中将为组长的苏联军事专家组,负责印度支那半岛事务。在中越战争爆发前,米哈伊洛夫因病返回莫斯科治疗,由苏军在东南亚地区军衔最高的加波年科(Gapoenko)中将接任顾问组长。

据加波年科回忆,在接到莫斯科的紧急命令,让他赶往河内与越军总参谋部共同会商战况时,他人还在老挝担任老挝人民军总顾问。当时,老挝境内驻扎着两个越南生产师,同时还有一支约2万人的中国工程兵驻扎老挝,受邀修筑一条贯通老挝南北的公路。“由于中越关系紧张,双方军人在老挝境内相遇也容易发生冲突。2月18日,中国军队攻入越南后,其中一部也进入老挝北部,越军只有一个生产师拿起武器抵抗。”

抵达河内后,加波年科曾在两个排的越军护送下,前往中越战争西线越南工业重镇柑榶的345师前线指挥部了解情况,但无力挽回局势。面对越军的节节败退,越南要求苏联履行同盟条约义务,经过慎重考虑,1979年2月19日苏联派出了一支堪称豪华的顾问团,经印度飞抵河内。20名顾问团成员,包括大将1人、中将2人、少将11人,团长为时任苏联国防部第一副总监察长、二战时期曾任坦克旅旅长的战斗英雄奥巴图罗夫(Gennady Obaturov),临行前由中将晋升为大将,人员主要来自苏军总参谋部下辖的作战局、侦察总局等部门。

顾问团抵达河内与越南人民军沟通后,奥巴图罗夫将顾问们分配到各条战线以了解真实的情况,他自己也前往了谅山前线,其间奥巴图罗夫的坐车还遭遇了中国炮击,但奥氏并未受伤。从谅山前线返回河内后,意识到形势严峻的奥巴图罗夫,立刻建议越南从柬埔寨调回一个军加强河内防御力量,并用苏联援助的BM-21“冰雹”火箭炮紧急组建一个炮兵营,以从中国军队包围圈中逃出来的越军和地方部队组建了几支部队,全力加强河内至谅山一线。随后,鉴于越军糟糕的通讯状况,奥巴图罗夫又从莫斯科军区调来了一个通讯连,这才使奥巴图罗夫与分散到各前线的苏联军事顾问建立了安全可靠的联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