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明妃传》没说明白的性别歧视 明代妇女诊疗大不易

+

A

-
2019-09-11 00:35:00

在现代医疗环境中,无论是台湾、中国大陆还是欧美,依然存在着性别不平等与性别歧视的状况。其中,在医疗职场数量较少的女医师,不仅要面对因为性别而衍生的社会刻板印象与不信任,还要承受职场上来自同事的性别歧视。

现代社会的女医师由于性别刻板印象,仍需要努力向病患证明自己的医学专业,在职场上还会遭遇男性同事的性别歧视。(VCG) 

像2018年日本东京医科大学被爆料,为了减少招收女医科生而对女考生扣分一事,不仅是性别歧视也显示出医疗环境中性别不平等的状况相当严重。根据台湾行政院性别平等会的数据显示,台湾医疗职场性别比例,西医师里男性高达81%,而女性只有19%。由于上一代的女医师太少,许多经验无法传承或是被复制,如女性外科医师要如何同时兼顾怀孕生子与担任住院医师的工作呢?许多状况都要女医师自行摸索。明朝社会由于礼教、父权与男女有别的观念下,女医所遭遇到来自社会的批评与负面观感,却是比今日更为严重。

严守礼教导致妇女问诊困难

明朝妇女看诊,因为有男女严防的观念,男性不能随意出入闺阁、产房,因此男性医者要帮女性病患诊治时,需要严守礼教规范。如果病患是寡妇,那更要谨慎小心。明太祖朱元璋曾规定“凡宫中遇有疾病,不许唤医人入内,止事说证取药"。强调即使是看病,也要遵从男女有别的规矩。明代著名刻书家闵齐伋(1580-?)在重印南宋医学家齐仲甫编撰《女科百问》时,也提到医治女病患的困难之处:

 
为轩岐之言者曰:宁医十丈夫,不医一婴儿,宁医十婴儿,不医一女妇。夫然则女病之效于医而莸比于丈夫之数者,百人中不能一耳。……盖医之候病止于四术,而切脉为下。然望、闻、问三事可施诸丈年、婴儿,而每穷于女妇,……望与闻既以嫌远矣,所恃问之一道。而其受病也,不于床笫不可说之地,则为抑郁莫能喻之悰。其为证候也,非关经产,即属带淋。可云某事曾否有无?某处如何痛痒?某物若为白状?问之则医危,不问则病危。虽然,胡可问也?于是病者择言而授指奶妪,奶妪辗转而传语主人,主人未言先赪其面,欲言更恧其词,乌三变而成白,尚有真鵧入于先生之耳哉?三指之下,所得几许,又安能浅深细按,如丈夫、婴儿之得从容谈笑以究其故也?无已,而为之说曰:医者急耳。夫舍四术,而至求之于意,无惑乎其难之也矣。

闵齐伋写道,帮一位妇女看病的难度比婴儿还要高,这是因为医者无法透过望、闻、问、切的方式帮妇女诊疗所致。由于男女严防,大夫无法看到女性病患的容貌,也不能与之直接对谈,因此在诊断妇女病情时只能用效率最低的切脉。尽管妇女可以透过第三者来转达病情,但讯息在来回传递的过程中多少会有疏漏以及表达不够完善的地方,如果问及妇女身体、心理感受等敏感问题,大夫的提问还必须拿捏好分寸,否则会引起其他方面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