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争外斗几时休 OPEC的悲情岁月

+

A

-

1960年9月10至14日,伊拉克、伊朗、科威特、沙特阿拉伯与委内瑞拉,云集于伊拉克巴格达召开会议,决定共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又译欧佩克),一道对抗长期把持油价的欧美“七姊妹”(Seven Sisters,指美国新泽西标准石油、纽约标准石油、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德士古石油、海湾石油、英国波斯石油公司、荷兰壳牌公司)集团。早在1952年,阿拉伯国家联盟就在内部另设石油专家委员会(Arab League's Oil Experts Committee),接着又于1954年提升为石油局,希冀可借协调产油政策争取利益最大化,但都没能打破欧美财阀的垄断。反而是各石油公司为了抢夺市场,不断降低实际售价,连带也想削减公告价,造成产油国利润与税收的极大损害。再加上彼时风起云涌的阿拉伯民族主义,令中东产油国无不苦思如何甩脱欧美资本的宰制。

1960年,伊拉克、科威特、伊朗、沙特阿拉伯、委内瑞拉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会商,成立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

若说欧美殖民主义逼出了产油国的联盟,可一点都不为过。1956年7月埃及总统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 Hussein,1918─1970年)宣布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引发英国、法国策动以色列入侵的第二次中东战争(又称苏伊士运河危机),彻底点燃了纳赛尔主义的圣火与第三世界对欧美的炽烈敌意。当挫败西方的攻势后,纳赛尔成为泛阿拉伯理想的化身,并于1958年指导埃及和叙利亚合并成“阿拉伯联合共和国”(United Arab Republic,1958─1971年)。一时之间,以埃及为中心、一统所有阿拉伯人的美梦彷佛就要成真。

1959年2月,英国石油公司(原先的英国波斯石油)径行削减每桶原油的公告价18美分,立刻导致产油国收入锐减10%。埃及遂号召12个产油国于4月前往开罗,秘密协商当事国各自成立石油咨询委员会、控制产量以保卫油价、建造炼油厂以整合上下游产业等事项,会后签署不具约束力的君子协定,奠定欧佩克的雏形与宗旨。

不过纳赛尔的理想并不是没碰上挑战,其世俗化、反君主制的作风令保守又亲欧美的沙特阿拉伯、伊朗、约旦等国王室如感芒刺在背,即便是响应纳赛尔推翻国王费萨尔二世(Faisal II,1935─1958年)的新伊拉克政府,也渴望由自己领导阿拉伯的统一运动。1960年5月,沙特阿拉伯与委内瑞拉发表公报,基于开罗君子协定的构想,倡议建立石油输出国组织,就彰显渠等既想打击欧美的资本势力、又想绕开纳赛尔的居心。

因此,当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的新任董事长拉士朋(Monroe Jackson Rathbone II,1900─1976年)不顾反对,决定降低每桶原油的公告价达百分之七时,伊拉克、沙特便看见机会,立刻拍电呼吁君子协定的签署国尽快前往巴格达会商,打算一劳永逸地摆脱欧美宰制。在经过数日的讨论后,9月14日,占有当时八成市场份额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正式面世。眼尖的人会发现,作为阿拉伯盟主的埃及竟被排除在外,而非属阿拉伯人的伊朗与委内瑞拉则成为创始成员国,这份分歧提早预示欧佩克的局限。不过欧美国家当时并未注意到这些“落后”国家间的不合,甚至严重低估欧佩克的政治与经济能量。新泽西标准石油的中东专家霍华‧佩吉(Howard Page)便坦言“我们不大重视它,因为我们想它发挥不了作用”,但随着产油国的不满日益加深,西方世界很快就会领教到欧佩克的怒气。

1967年6月,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阿拉伯产油国出台第一次石油禁运政策,令英美等亲以色列的国家顿时惊觉:中东石油的政治破坏力竟如此惊人!遂紧急调派非阿拉伯产油国的石油给缺油国。不过由于产油国们彼此步调不一,比如强硬的伊拉克主张禁运三个月,但伊朗、埃及等国倒希望尽快恢复生产甚至增产以补贴财政,故禁运很快就取消。不过这也刺激沙特、科威特与利比亚另组“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OAPEC,又译欧阿佩克),借以团结阿拉伯国家的阵线利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