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战争英雄入选中国最高荣誉 魏鸣森陈伟文还有多远

+

A

-
2019-08-30 07:22:21

在中共建政七十周年来临之际,8月27日中国官方公布了国家最高荣誉“共和国勋章”以及“国家荣誉称号”候选人名单,分别有8人、28人名列其中。在香港街头抗议活动至今难以平息的背景下,海内外媒体更多关注的是香港第一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入选“国家荣誉称号”背后的意涵。但单就这次表彰而言,作为中国政府设立的国家最高荣誉“共和国勋章”更具看点。

“共和国勋章”8名候选人包括,“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国氢弹之父于敏,“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国人造卫星技术和深空探测技术的开创者之一孙家栋,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诺贝尔生物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战斗英雄张富清、李延年,以及连续十三届当选中国全国人大代表、从未投过反对票的申纪兰。

8名候选人中,于敏、屠呦呦、袁隆平、申纪兰在中国可谓如雷贯耳;孙家栋、黄旭华虽从事国防科研项目,但显然已经解密,中国官方也曾大肆宣传他们的事迹;张富清此前虽默默无闻,但自2018年12月个人经历被媒体发掘后,很快就被中国官方树立为“时代楷模”“道德模范”,各种传媒轮番报道;惟有李延年此前中国官方似乎并未大肆宣传,但李延年的经历并不简单。

入选中国国家最高荣誉“共和国勋章”候选人名单的两位战斗英雄——老八路、中共解放战争战斗英雄张富清,抗美援朝战斗英雄、曾参加中越边境战争的原广西军区独立师副政委李延年。(左:weibo@人民日报,右:weibo@人民日报)

根据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共和国勋章“授予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保卫国家中作出巨大贡献、建立卓越功勋的杰出人士”,张富清、李延年属于在“保卫国家中作出巨大贡献”的战斗英雄。张富清与李延年都是1949年中共建政前参军,张富清是中共解放战争的战斗英雄,而李延年不仅参加了解放战争还参加了湘西剿匪、抗美援朝,是抗美援朝战争的战斗英雄,更为特殊的是他还参加过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

在中国官方公布的“共和国勋章”候选人公示材料中,李延年官至中国人民解放军54251部队副政委,所谓的54251部队即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广西军区独立师。在中国军队序列中,曾有野战部队与地方部队之分,所谓野战部队即隶属于大军区、执行机动作战的部队,如步兵军、集团军;所谓的地方部队,即隶属于省军区、军分区、人民武装部、执行地方守备任务的部队,如省军区独立师、守备师、海防师等,广西军区独立师就属于地方部队。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省军区都至少下辖一个独立师的地方部队。

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中,李延年时任广西军区独立师政治部副主任,该师所在的钦州方向属于东部战线,东线主攻方向是广西百色当面之越南高平、崇左当面之谅山,广西军区独立师所在的钦州当面之越南广宁省属于佯攻,目的是牵制部署于这一地区越南海防师及地方部队。在近一个月的战斗中,广西军区独立师先后攻占越南广宁省保肯和比劳地区、横模地区、760高地以及高巴岭,全师有243人战死,876人受伤,总体而言这一地区的战斗强度与规模并不大。与之相比,参加1979年中越战争的另一个独立师——云南军区独立师,则因西线昆明军区步兵11军仅两个师而被划归11军序列,参加了西线的主攻。

1988年南沙赤瓜礁海战中国海军编队指挥员、时任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参谋长的陈伟文。(weibo@宋晓军)

从中国官方公示的内容来看,李延年的入选共和国勋章候选人,除了战斗经历——“1945年参加革命,先后参加解放战争、湘西剿匪、抗美援朝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等战役战斗20多次,是为建立新中国、保卫新中国作出重大贡献的战斗英雄……荣立特等功1次,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级英雄’称号,荣获解放奖章和胜利功勋荣誉章”,更重要的是“离休后,他初心不改、斗志不减、本色不变,积极弘扬革命优良传统,充分展现了一名老革命军人、老战斗英雄的光辉形象”,与张富清的事迹异曲同工,正是中共当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教育活动所要达到的效果。

不过,有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经历者入选中国国家最高荣誉“共和国勋章”,不禁令人想起另外两位曾与越南交手的战斗英雄——1974年与南越海军交手收复西沙群岛的西沙海战指挥者时任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副司令兼参谋长魏鸣森,1988年与越南海军交手收复南沙群岛永暑礁、华阳礁、东门礁、南薰礁、渚碧礁、赤瓜礁等6个岛礁为中国在南沙赢得一席之地的赤瓜礁海战指挥员时任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参谋长陈伟文。

魏鸣森系1937年入伍的老革命,由陆军半路出家当了海军。西沙海战后,1977年调任海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副司令,1983年转任海军后勤部顾问退居二线,1987年即中国军队恢复军衔前一年离休,从而一生与金星无缘,时年67岁。1997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2007年在北京去世。

陈伟文属于海军科班出身,由武汉大学转入海军大连舰艇学院,不仅与国民党海军交过手,也参加了西沙海战,时任护卫艇大队副参谋长负责编队导航。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时,时任南海舰队西沙水警区训练科长的陈伟为正在西沙群岛的中建岛巡视,被任命为前线指挥所指挥员,俘获越南武装船3艘、越军中尉范文雄以下24人。

赤瓜礁海战后,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曾亲自签发嘉奖令:“在这次战斗中,我海军参战部队坚决执行军委指示,坚持自卫的原则,反应快速,作战英勇,指挥得当”,在当年的军衔评定中,原本应该授予大校军衔的陈伟文也被破格授予海军少将军衔,但陈伟文很快就被送入海军指挥学院进修,1990年毕业后晋升海军广州舰艇学院副院长,1995年退休,时任58岁。

相比魏鸣森的几乎被官方遗忘,2019年中国海军成立七十周年时,陈伟文作为26位突出贡献个人受到海军的表彰。此时陈伟文已经82岁高龄,心脏也不好,他本人与老伴都担心去北京身体吃不消,但陈伟文最终仍然决定一定要去。“去!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个人,还代表了对那场海战的历史评价,那一批战友的公正评价。”当陈伟文结果荣誉证书时,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戚继光曾有诗云:“封候非我意,但愿海波平。”对于军人而言,保家卫国分内事,马革裹尸又何妨,他们的名字可能无人知晓,他们的功绩却永世长存,政府所能做的也应该做的只不过是让他们的名字与他们的功绩“永垂不朽”。

当西沙群岛成为了热门旅游目的地,永暑礁、渚碧礁变成了永暑岛、渚碧岛,南、西、中沙群岛办事处变成了三沙市,是否有人还记得魏鸣森、陈伟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