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与文物的双重离散:叙利亚女考古学家的故事

+

A

-

英国媒体《对话》(The Coversation)于2019年8月邀请叙利亚籍、正流亡于美国担任纽约宾汉姆顿大学(Binghamton University)人类学系访问教授的欧玛尔(Lubna Omar),为世人披露饱经战乱的叙利亚考古现状。欧玛尔于2011年叙利亚烽烟初起时便逃亡至土耳其,接着在2016年奔赴美国,但旋即受2017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所下的七国旅客禁令(禁止持有伊朗、伊拉克、叙利亚、苏丹、也门、索马里、利比亚等国护照的居民进入美国)波及,一度差点无法静心生活。但接着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接连裁定冻结特朗普的禁令,才使欧玛尔得以重拾学术工作。

欧玛尔介绍道,在叙利亚时她专研遗址中的动物骨骼、借以推估古人类的活动,同时她也是该领域中少有的中东籍女性学者。欧玛尔还介绍叙利亚其他重要的考古发现,例如杰夫·阿玛(Jerf el Ahmar)发掘的新石器时代大型石砌公共建筑,显露时人的建造技术和生活型态;还有于萨比‧阿比亚(Tell Sabi Abyad)遗址发现的陶锅碎片和家畜骨骼,从陶锅上面残留的脂质可分析食物的烹饪技术缘起,以及时人饮食的偏好。此外,叙利亚阿勒颇(Aleppo)附近的迪迪瑞亚(Dederiyeh)洞穴还出土了两具距今约54000年至48000年前、近乎完整的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婴孩化石,为人类的演化环节提供清晰的对照。

此外,2006年叙利亚和瑞士合组的考古队于科乌姆(El Kowm)绿洲掘出将近四米高的巨驼类化石,以及含有尼安德特人特征的原始人类骨骸,其后数年又陆续发掘出石器碎片。细数这些考古发现之后,欧玛尔强调:“作为人类与其祖先的道路和家园,肥沃月湾显然扮演了重要角色非常长一段时间。”可以说,当地产生文化积累的岁月远比世人想象得悠久许多,绝非自苏美尔文明才开始替人类历史揭开新页。

  • 自14世纪即存在的叙利亚麦地那市集。(Flicker@LucyCaldicott)
  • 2012年9月后麦地那市集遭战火摧毁。(AMC)

然而,战火不仅打断欧玛尔在故乡的考古生涯,还导致大量文物遭摧毁与走私。欧玛尔提及叙利亚考古学家们除了得面临战争威胁外,“你要如何在多股地缘强权支持的武装冲突中追求事业?”这份两难随着动荡加深,最后不得不迫使包含欧玛尔在内的大量学者出逃。虽然欧玛尔等叙利亚侨民,在海外仍致力提倡保护叙利亚文物,但教人痛心的是,“伊斯兰国”(ISIS)极端组织、库尔德族民兵、反阿塞德(Bashar Hafez al-Assad)政府的各路武装、甚至连叙利亚政府军,都程度不等地参与破坏遗迹和盗卖古文物,遭毁的古迹也不计其数。如阿勒颇古城里的堡垒、市集、倭马亚大清真寺(Umayyad Mosque of Aleppo)、布斯拉(Bosra)古城里的罗马剧场、始建于十字军运动时期的骑士堡(Krak des Chevaliers)等都无一幸免。

而讽刺的是,欧美国家多半仅谴责伊斯兰国的暴虐,却未对其余反阿塞德叛军的破坏行为提出批评,且更不愿多谈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等国的遗失文物,最终往往流向欧美的高端拍卖市场里。美国媒体《BuzzFeed News》曾在2015年深入追踪叙利亚文物的走私途径,发现这些遭盗掘的文物多半被售往黎巴嫩和土耳其的欧洲人,接着再运往希腊、保加利亚或欧洲腹地。报道中,还借古物经销商之口直白地宣告“在欧洲、在美国、在全世界,要阻止这种生意是不可能的”。毕竟,对于文物精品的需求一直都存在。

  • 始建于公元2世纪的叙利亚布斯拉古城罗马剧场。(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 布斯拉罗马剧场于2015年后遭轰炸摧毁,仅剩断壁残垣。(Facebook@ SMART News Agency)

再加上几经转手之后,文物的来源地很容易被伪造或掩盖,令母国难以追讨,也替知情或不知情的收藏家与博物馆大开收购的后门。例如2019年7月英国佳士得(Christie's)拍卖行以将近600万美元的高价,出售一尊高约28.5厘米的图坦卡蒙(Tutankhamun)头像,旋即遭埃及国家古物遣返委员会(NCAR)发现和声讨,并提请国际刑警组织发布通告追查相关的流失文物。结果佳士得傲慢地声称“该物件不是、也从来不是受调查的主体”,并反控埃及没对其他众所皆知且展出多时的文物表露同等的关切,企图为自己卸责。

这种只求获利、不顾文物流向和当事国感受的行径,充分展现欧美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私嘴脸。尤其是几百年来,列强仗恃武力、金钱、科学的帝国主义优势,自世界各地掠夺无数的财货和文物,满足自身炫耀武力和炒作艺术品的经济需求,再以此充作“汉学”、“印度学”、“亚述学”等学科养料,进而反向输出至第三世界,迫令渠等默然服膺致使自我殖民、进而服从西方的知识霸权。除了叙利亚之外,伊拉克、中国、埃及、贝宁等广大非西方国家都长期承受这种经济与精神的双重剥削和宰制,造成受害国的人民若要观赏或研究流失的特定文物,竟得千里迢迢前往欧美的博物馆或大学里才能如愿,这不能不说是种悲痛。

何况欧美列强针对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等国发起侵略或制裁,导致这些国家的大量人才逃难出境,在相当程度上也削弱了渠等的知识自主性,令西方塑造的话语权相对更形巩固。但欧美国家不愿真诚道歉,反以“人类共有资产”的名义截留文物、或仅提供些许资金给受害国用以保护或研究,一面继续享有掠得文物的经济与学术好处,一面又占据保存历史的道德高地,实在是种高明的无赖。所以欧玛尔呼吁,“只有真正支持叙利亚的人民、而非他们的废墟”,才能让保护叙利亚文物的任务成功,其他受害国对此话必心有同感。故要是欧美国家真有心维系文明的传承,就先自听从欧玛尔的建言并扩及到其余受害国开始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