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深圳“一国三制”政改方案胎死腹中

+

A

-
2019-08-23 04:25:08

1986年邓小平提出政改:“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随后,赵紫阳指出:“政治体制改革你们深圳可以先行一步”。1988年深圳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试点,时任深圳司法局副局长徐建建议,在深圳成立立法委员会,并组织起草了5,000多字的《深圳市立法委员会条例(草案)》。

该草案规定,深圳市立法委员由51人组成,其中官方委员17人,民间委员34人,全部实行职业化、授薪制。官方委员由政府提名,但要选举产生;民间委员可以由选民公推自荐竞选产生,也可由各民主党派、功能组别内部竞选产生。

草案还规定,深圳市的立法权拥有仅次于宪法的位阶,即可以与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法律和国务院的法规相冲突,甚至可以在不违反宪法原则的前提下,与宪法的个别条文相冲突。

邓小平是创办深圳经济特区的最重要决策者。(VCG)

这是一项非常大胆超前的政改方案。在当时,与深圳毗邻的香港,虽然有立法局,但立法局主席由香港总督出任,主要职能是协助总督立法、监督政府开支、就政府政策或民众关注的事务进行辩论质询,只拥有被局限的立法职能,而准备成立的深圳市立法会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立法机关。

经过讨论,当时主政深圳的多数官员同意成立立法委员会,并且成立了立法委办公室。与此同时,深圳还准备成立有别于政协的深圳市政务咨询委员会。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后一直未设人大、政协组织。时任中共深圳市委书记梁湘曾经说过:“马克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是经济特区,为什么不能搞政治特区?我就不想设人大、政协,搞得和内地一个样。”

就在深圳市立法委员会紧锣密鼓筹备之际,1988年12月7日,香港《明报》以“最新尝试一国三制”,“深圳拟成立立法委员会制定法规地位仅次宪法”为题刊登了深圳拟成立立法委员会的消息。据说,“中央领导知道后很恼火,批评了深圳。”

由于草案泄密曝光,更由于其他种种政治原因,深圳政治体制改革夭折了,深圳市立法委员会胎死腹中。虽然不同意设立立法委员会,但中共支持授予深圳立法权。1990年深圳市人民代表大会、政协深圳市委员会成立。

1992年中国全国人大授予深圳市人大立法权。徐建在回顾这段历史时说,遗憾的是深圳市人大所立的特区法规不能与宪法、法律、行政规章相抵触,与原来所设想的深圳市立法委员会制定法律位阶仅次于宪法原则的设想大相径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