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三次力图收复香港 为何三次遭遇滑铁卢

+

A

-
2019-08-20 05:44:31

抗战期间及日本投降时,蒋介石趁着中国在反法西斯阵线中国际地位增强的机会,先后三次提出收复香港,然而因中国是大国而非强国,或遭英国横蛮拒绝,或支持英国、牺牲中国,使三次收复香港的努力均遭失败。

改订新约:初次发力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战场正式成为国际反法西斯战场的一个重要部分,中国与美、英建立反法西斯的盟国关系,又是领衔签署《联合国家宣言》的四大国之一,国际地位大大提高。鉴于联合抗日形势的需要,美、英两国被迫与中国谈判“放弃在华治外法权及解决有关问题”的条约。

在废除旧约、签订新约过程中,中国与美国的谈判颇为顺利,但中英之间的谈判却在香港问题上陷入困境。

美国为鼓励中国对日作战,减轻美军压力,同时趁机瓦解英国在远东的殖民体系,并取而代之,因此支持中国收回香港。美国总统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把美国政府的意向通报给英国,英国首相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声称英国保留香港。“我当国王的首席大臣,并非为了主持清算大英帝国,决不会放弃大英帝国的任何一块土地。”

英国驻华大使薛穆(Horace Seymour)在向中国政府递交的《备忘录》中,对于归还香港只字未提,且公开宣称:英国在香港问题上决不会发生丝毫动摇与妥协。

香港作为世界自由港,一直以来都发挥着亚洲与世界交流的重要金融中心的作用。(VCG)

蒋介石从维护盟国友谊以利抗日大局出发,作出让步,只要求废止1898年签订的《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即归还九龙租借地(新界),香港本岛及尖沙嘴一线,且待以后另行谈判收回。但英国连新界也不愿归还。蒋介石再作让步,要求英方承诺在战争结束后归还新界,仍遭英国拒绝,中英谈判因此进入死胡同。

在与英国开展外交谈判的同时,蒋介石还让夫人宋美龄赴美国求助。宋美龄通过罗斯福夫人传话与直接给罗斯福写信的方式,希望美国支持中国。罗斯福果然派总统安全顾问霍普金斯(Harry Hopkins)赴伦敦游说丘吉尔,但丘吉尔宣称:“我们决不会在这个关键性的大事上作任何妥协和让步,九龙至少在我的任上不会易手他人!”

左右为难的蒋介石最终听从宋美龄、宋子文、中国驻英大使顾维钧、国防最高委员会秘书长王宠惠等人的建议:新约是英国人送上门来的厚礼,先收下了再说,不能错过,中国政府在签订新约的同时,公开声明要求英国在战后归还香港。

1943年1月11日,《中英新约》在重庆签字。签约典礼上,宋子文向薛穆递交了一份照会,声明对新界问题保留日后讨论之权。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对英外交颇费心神,以九龙租借地交还问题英坚持不愿在新约内同时解决,余暂忍之。待我签字以后,另用书面对彼说明,交还九龙租借地问题仍作保留,以待将来继续谈判,为日后交涉之根据。”

开罗会议:铩羽而归

1943年11月,美、中、英三国首脑举行开罗会议。蒋介石视此次会议为再次争取英国归还香港的良机。一到开罗,就与宋美龄会晤罗斯福请求支持。罗斯福表示:英国是不应再在香港享有帝国主义的特权了,战后可由中国先行收回香港,然后宣布香港为全世界的自由港。其实在同年3月,中国国防最高委员会就议决,英国如交还香港,即宣布香港九龙区为自由港。

罗斯福向丘吉尔转达了蒋介石的要求,他说:“香港90%以上的居民是中国人,又十分靠近中国广州,应该还给中国。”但这个私下建议遭丘吉尔反对,他声言:大英帝国之任何疆域,战后都不能列为托管之地,他对罗斯福明言,在其有生之年,他也不会让大英帝国解体,意味着完全不能接受放弃香港。

根据有关档案记载,在开罗会议上,蒋介石与丘吉尔曾就香港问题展开激烈交锋。

在讨论对日作战计划时,盟军中国战区统帅蒋介石向参谋长、美国陆军将领史迪威(Joseph W. Stilwell)提出,由中美联军收复广州、香港等中国沿海地区。丘吉尔极力反对,主张应有英军参与,并振振有词说:“香港是大英帝国的领土,英国军队必须参加广州湾登陆作战,从日本人手中夺回香港。”

蒋介石反驳:“香港原本是中国领土,被英国强加不平等条约所割占。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英国人被日军从香港赶走,而今,中国正在为独立自由而战,正在以鲜血和生命为收复香港而战,所以香港必须归还中国。”

应蒋介石一再请求,罗斯福再次劝说丘吉尔:“香港远离英国,而与中国很近,理应交还中国治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可考虑变香港为国际上的自由港。”

丘吉尔拒绝:“英国不想获得新的领土,但只想保持自己已有的领土,除非通过战争,否则别想从英国夺取任何东西。英国曾与清政府签有《江宁条约》(南京条约),香港是英国领土的一部分。”

见丘吉尔如此蛮横无理,蒋介石气愤至极:“《江宁条约》本就是英国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香港自古就是中国领土,是被你们强占去的,理应归还。”

丘吉尔顽固坚持:“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否则休想把香港从大英帝国分离出去!”

蒋介石在开罗会议上收回香港的努力,以丘吉尔的霸道而失败。

1842年,中英签订《南京条约》,中国将香港割让给英国。(VCG)

1/1

1943年11月,中、美、英三国首脑蒋介石、罗斯福、丘吉尔举行开罗会议。(VCG)

2/2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蒋介石发表《抗战胜利告全国军民及全世界人士书》。(VCG)

3/3

1997年7月1日零时,中英两国政府举行香港交接仪式。(VCG)

4/4

2019年7月21日,香港抗议者在香港中联办门口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投掷墨水弹。(AP)

5/5
上一张 下一张

抗战胜利:输了香港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香港问题重新浮出水面。盟军统帅部公布的受降方案中,香港在中国受降区内。蒋介石决定乘此机会收复香港。

但英国一心重占香港。8月16日,英国政府公告:“香港不应被包括在中国境内,英国在香港拥有主权。”同时命令英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哈克尔少将率部从驻地菲律宾赶往香港,企图捷足先登。英国驻华大使薛穆向中国外交部提交一项照会告知,英国正在安排派遣必要军队,重新占领香港,恢复香港行政。中国外交部政务次长吴国桢复照薛穆:英国的要求与盟军统帅部关于受降的命令不符,英国政府及任何国家不得在中国战区擅自接收。

18日,蒋介石任命张发奎为第二方面军受降主官,接受广州、香港、雷州半岛及海南岛地区的日军投降。张发奎命令第十三军集结于宝安,待命进入香港受降。

19日,薛穆又向中国递交一份备忘录称:盟军统帅部规定蒋委员长将接受中国境内之日军投降,此不能解释为包括香港。英国当初被迫弃守香港,而今由英军接受日军投降,事关英国荣誉。

围绕由谁接收香港的问题,中英两国针锋相对,且都已指派了接收部队。蒋介石又寄希望于美国,请美国出面斡旋,阻止英国重占香港。

这时,支持中国收回香港的罗斯福已经病逝,而随着二战结束,东西方矛盾上升,在未来与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对抗中,继任总统杜鲁门(Harry Truman)杜鲁门确信英国这个盟友较之中国重要。于是,杜鲁门接受了英国新任首相艾德礼(Clement Attlee)的请求,让英国接受香港日军投降,并重新管理之。

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之下,正希望美国人帮忙打内战的蒋介石只好从命。蒋介石在致杜鲁门的电报中仅要求由中国受降:“在未来的受降仪式上,驻港日军应向中国方面的代表投降,美国和英国均可派代表参加这一受降仪式。在受降仪式后,英国人将在中国战区最高司令的授权下,派遣军事力量在香港登陆。”

但杜鲁门支持英国、牺牲中国的主意已定,复电蒋介石:“美国不反对一个英国军官在香港接受日本人的投降。”蒋介石不得不表示:“愿意授权给一个英国军官,让他去香港接受日本人的投降,同时派一名中国军官和一名美国军官赴香港参加受降仪式。”

艾德礼并不领情,通过薛穆转告蒋介石:“英国政府不能接受‘授权受降’,接受香港日军投降之权只在英国。”蒋介石强硬回应:“余委托英国军官接收香港之主张必须贯彻,特委任英国哈克尔将军代表余中国战区最高统帅,接受香港日军之投降。请大使先生转达英国政府,如其不接受委托而擅自受降,则破坏联合协定之责任在英国,余决不能放弃应有之职权,且必反抗强权之行为。”

蒋介石还致电杜鲁门,通报这一决定:“不管英国方面接受与否,余均以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身份,任命哈克尔为余之受降代表。”这时,第十三军已奉蒋介石之命开进九龙。

蒋介石如此强硬,为美、英所始料不及。杜鲁门眼看中、英两国的军队都已接近香港,极可能发生冲突,如果打起来会让苏联坐收渔利,于是急电艾德礼要求适可而止。

艾德礼最后提出一个折中方案——“双重身份受降”。就是同意蒋介石的委托方式受降,但哈克尔不但代表中国战区统帅蒋介石,而且代表英国政府。

蒋介石同意这个方案,在日记中自我安慰:“英国对余委派军官接受香港日军投降之指令,最后仍承认接受,是公义必获胜利之又一证明。”

9月16日,香港日军投降仪式举行,哈克尔以英国政府及中国战区统帅蒋介石代表的双重身份,接受日军投降。

香港重新落入到英国人的手中,消失了三年多的“米”字旗又重新飘扬在香港上空,直到1997年6月30日子夜时分,才徐徐落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