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苏档案揭秘朝鲜战争(一):中美苏的朝鲜共识

+

A

-
2019-08-16 23:44:49

六十多年前的朝鲜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至今少有的大国间直接交锋,也是中共新政权与美国的第一次交手。美国在介入朝鲜战争之初,就为了避免刺激中国、苏联的介入,为美军在朝作战进行了种种限制。最终却因为情报误判,导致美国政府不断为在朝美军设限,又不断自我突破限制,终于迫使中国出兵朝鲜。双方在付出数十万人伤亡后,一切回到了原点,从三八线始,至三八线终,中美两国不打不相识。

美国二战后东亚政策的三心二意,如将朝鲜半岛划在防区外、故意拖延对韩国的军事援助等,实际上鼓励了朝鲜发动统一战争,促进了朝鲜战争的爆发。图为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Getty)

冷战下的中美苏朝鲜共识

谈及朝鲜战争,美国第一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陆军五星上将布雷德利(Omar Bradley)的名言——“一场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同错误的敌人进行的错误的战争”总是会被提及,以证明美国在朝鲜的失败与中国在朝鲜胜利。

这句话出自1951年5月15日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与外交委员会就朝鲜战区美军最高指挥官、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被免职而举行的听证会,但所谓的“错误”并非朝鲜战争,而是“如果我们把战争扩大到共产党中国”,“这种战斗进程会增加我们所冒的风险,会使我们在一个战略上并不重要的地区投入过多的兵力。”

在当时的美国政府看来,朝鲜、东亚对于美国而言在战略上并不重要,这与美国自登上国际政治舞台以来战略重心就在欧洲是一致的,二战时期美国的“先欧后亚”即是一例。二战后随着“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的“铁幕”落下,作为冷战发源地的欧洲更是成为美苏两大集团对峙的前线,战略重心在欧洲是冷战背景下美苏少有的共识之一。朝鲜、东亚乃至其他地区之于美苏并非不重要,但相对于欧洲并非根本所在。

也正是因为美苏的战略重心在欧洲,美苏在东亚很默契地划分了势力范围,在朝鲜半岛即是俗称“三八线”的北纬38度线,并且不与对方过多纠缠以免影响大局过早“摊牌”。在中国,美国仅提供军事援助,并不直接介入国共内战,坐看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中共取得政权。苏联更是作壁上观,直到中共通过三大战役消灭国民党军主力,国民党政权大势已去后,才派遣苏共政治局委员、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米高扬(Anastas Mikoyan)秘密访问中共中央机关所在地西柏坡。甚至在中共军队渡过长江后,苏联驻华使馆仍跟随国民党政府迁往广州。

在朝鲜半岛,1948年8月、9月美苏先后扶持起大韩民国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后就相继抽身。1948年底,苏联红军率先撤出朝鲜,次年6月美军也撤出了韩国,双方仅保留军事顾问团留驻朝鲜与韩国。同时,为了防止韩国为统一半岛而进攻朝鲜从而刺激苏联,美国不顾1949年与韩国缔结的共同防御协定,刻意拖延对韩国的军事援助,直到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才勉强开始提供。

在一些学者看来,美国军事援助的拖延,客观上造成的半岛南北军力差距过大,也是朝鲜战争爆发的原因之一。麦克阿瑟在回忆录中也称:“决定让韩国国军维持这种水平的装备和机构的是美国国务院。国务院做出这个决定的理论是,为防止韩国进攻北朝鲜,这个措施是必要的。这种令人惊讶的没有远见的理由恐怕只能为北朝鲜军打开进攻之路。”

随后,当中共在大陆取得胜利时,美国已考虑要“放弃中国”,犹豫着想与中共接触,至少要避免与中共发生正面冲突。于是,美国紧急调整远东战略,1950年1月在亚太地区划定了一条“防御半径”——“沿阿留申群岛至日本,然后延续到琉球群岛(冲绳岛)和菲律宾群岛,如有必要,这些阵地将由美国以武力来保卫”,从而将朝鲜、台湾排除在美国协防范围外。这无疑为朝鲜的统一半岛排除了最大障碍,变相鼓励了战争的爆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