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童降世 两岸民众眼中的哪咤形象

+

A

-

据中国央视新闻报道,中国大陆自制动画电影《哪咤之魔童降世》(Nezha)自7月26日上映以来,上映首日票房超过人民币1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隔天实时票房突破2亿元,成为大陆影史首部单日票房破2亿人民币的动画电影。片商更于上映的第五天在微博宣布,票房已突破1.5亿美元大关,超越了中美合拍动画《功夫熊猫3》(Kung Fu Panda 3,2016年,分帐票房1.5亿美元)、中国国产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Monkey King:Hero is Back,2015年,分帐票房1.43亿美元)。到了8月2日(上映第八天),以2.17亿美元的票房正式超越《疯狂动物城》(Zootopia,又译为动物方城市,2016年上映,票房2.16亿美元)缔造中国大陆动画影片票房新纪录。其官方微博《电影哪咤之魔童降世》于8月15日(上映第22天)宣布,票房已达38亿人民币(约合5.41亿美元)之多。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中国大陆民众如此喜欢一个从小说《封神演义》走出来的艺术形象?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哪咤”又代表着什么样的文化符号?在两岸民众眼中的哪咤三太子又有什么不同?

明代《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左)与现代动画电影《哪咤之魔童降世》(右)的哪咤形象对比(微博@电影哪咤之魔童降世)
1
哪咤信仰起源:佛教护法伏龙天神

哪咤为中国民间相当熟悉的孩童神,其名在宋元时期均作“那咤”,在梵语中称“Nata”,古释典还译作“那(拏,读音拿)、“那鸠罗”、“哪咤俱伐罗”等名,至明清才改成今天的用字并简化为“哪咤”在佛经中,哪咤乃北方护法神毘沙门天(Vaiśravaṇa)第三子。由于他常随天王代父捧塔职司护法,但神力仅限于保护修道人,故地位并不显赫佛教典籍对其着墨不多据学者萧登福、陈学霖的考证,哪咤信仰大约兴起于唐朝,最初记载佛教密宗典北方毘沙门王随军护法仪轨》中,称其于佛前现身,手捧戟及金刚杖,能“护持佛法、摄缚恶人,……守护国王大臣及百官寮,维持国界”,祂身披甲冑、右手持宝棒(或金刚杖)、左手掌宝塔、塔中供奉释迦牟尼佛,这是哪咤最初的形象。此外,祂还另备有“真言”(咒语),口诵时便可殄灭邪魔。

在宋代《佛说最上秘密那拏天经》中,哪咤以伏龙天神的形象出现:手持“日月及诸器仗,……以难陀、乌波难陀二龙而为络腋,得叉迦龙以为腰绦”,并能“调伏阿修罗众,及一切天龙之众”。而《易经•彖》称:“大哉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已将“云行雨施”与“龙”的意象相结合。既然哪咤能调伏天、龙之众,自然也能够降伏负责施雨的龙、解除旱灾,因此被视作禳雨消旱的神灵。

随着唐密教盛行,“太子信仰开始兴起历经宗教本土化后,其神格与神性发生变化。南宋临济宗杨岐派高僧圜悟克勤(10631135年)在《碧严录》称:“忽若那咤忿怒,现三头六臂”;浙江杭州灵隐寺僧人普济(约11791253年)于南宋淳佑十二年(1252年)编纂的《五灯会元》也说:“那咤太子折肉还母,折骨还父,然后现本身,运大神通,为父母说法”,此时已有后世描述哪咤“三头六臂”、“将骨肉归还父母”的情节,并为明代章回神魔小说《封神演义》话本所继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