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轰炸日本到“人道远征” 抗战初期中国空军的艰苦奋战

+

A

-

日本积极发动侵华战争期间,曾在1937年8月14日淞沪会战时派出18架攻击机,欲轰炸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与安徽广德机场,企图将当时薄弱的中国空军尽数扼杀。结果日军反遭以高志航为首的优异飞行员击败,缔造日机伤坠三架的光荣战果,也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为了激励民心,国民政府随后于1939年下令将此空战大捷日订为“空军节”。尽管中国空军其后在面对日军的庞然优势下几乎被消耗殆尽,最后不得不仰赖苏联与美国的志愿队助战,但在如此艰困的过程里,仍尽力展现抵抗意志与震慑日本,于是遂有了1938年5月19日的“人道远征”计划。

“人道远征”用的马丁B-10重型轰炸机,是中国抗战初期少数能飞往日本的利器(Pinterest)

“人道远征”乃派遣两架轰炸机携带百万份传单,飞往日本“空袭”的构想。原本1936年底中国国防部参谋本部在《国防作战计划》里,就有轰炸日本空军基地与东京等大都市的提案,但中国空军的战机数量实在太少,能够飞抵日本的轰炸机与护航的驱逐机都严重不足,因此难以实施这项大胆的战术。毕竟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之际,中国空军才刚脱离陆军成为独立军种,飞行员才约500名左右,战机更是少得可怜的314架,其中重型轰炸机12架、轻轰炸机90架、驱逐机113架,余下则是教练机与对地攻击机。但日军光是海军航空队拥有的战机就在1,220架以上,陆军航空队更有1,480架战机!故要穿越密密麻麻的日本火网,无异是以小搏大,几乎是不可能的自杀任务。

再说,自民国成立以后,长时间的军阀混战,导致国防建设长期滞后和财政收入锐减,各地军阀虽先后建立不少航空队,但购买的飞机多属内战有余、御外不足的落后机种,聘用的教官更是五花八门、什么国籍都有,造成资源的极度分散。即便在国民政府于形式上统一中国后,对空军的挹注依旧少得可怜,且航空教育方式仍延续“博采众国”的风格,以观孰优孰劣。例如空军飞行员的培养摇篮,主要就分为美式训练的杭州笕桥中央航校、与意大利顾问主持的洛阳分校(原洛阳航空学校)两途,装备、战斗思维、作战方式都不相契合。但是意大利教官对洛阳分校的毕业生考核十分松散,根本没法符合军队需要,造成中国资金与人才的双重浪费,又贻误了宝贵的抗战时机。

在人才、资金、工业基础都缺乏的困境中,中国没法及时训练与研制最尖端的空军飞行员与战机,甚至连修理受损战机都嫌困难,因此又另外招募了外国飞行员与机械技工前来助战。除了较广为人知的苏联航空志愿军与美国飞虎队之外,1937年至1938年间还存在过一个“外员队”。该外员队计有来自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等国的七名飞行员和四名机械员,另外中国还选派一批本国与华侨飞行员交给美籍队长舒米德(Vince Schmidt)训练与领导,并让他们使用空军第十四队的番号,但不需穿军服,也没授予军阶,只在名义上属于中国军队编制。

不过虽然外员队略有战绩,还曾参与轰炸当时处于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北松山机场,但舒米德在管理上实在太过松散,除了交付任务外居然任由飞行员自由进出基地,还曾因不满酬金过低而抗命拒战。接着又发生“队员赖俾特潜逃,携去机密图书多件,飞行员葛朗亦不辞而别,均不无间谍嫌疑”的风波,甚至又出现往成都疏散时、两名驾驶B-10马丁重型轰炸机(Martin B-10)的洋员竟在落地后私自要求地勤加满汽油让其驶离的离谱事件。最后航空委员会认定“该队自成立后,既无成绩表现,亦乏作战精神”,命徐焕升接管该队。没想到想驾驶马丁机逃离的洋员吉本(Cabon,又译契棒),发现无法得逞并被命令解散后,竟恼羞成怒拔出手枪朝徐焕升脚前射击,结果当场遭到拘捕。至此之后,除了三名可堪留用的飞行员,其余洋员一概被中国政府解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