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中国劳工在苏俄(下):哪儿有压迫哪儿就有反抗

+

A

-
2019-07-27 23:58:56

相比西部战线的法国与英国,东部战线的俄罗斯因远东地区与中国接壤,引进中国劳工要早得多。俄国十月革命后,饱受压榨的中国劳工与俄国布尔什维克党站到了一起,在他们中间产生了中国最早一批接受马列主义的人。

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中国劳工积极参加,成为俄国十个月革命的重要参与者,由中国劳工赤卫队组成的红军还曾担负列宁的警卫工作。(多维新闻)

华工与俄国十月革命

中国劳工在俄国的悲惨境遇,从一开始就引发了华工的反抗,仅1916年就发生了6起较大规模的华工反抗斗争。当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共同的受压迫经历与地位,使大多数中国劳工与俄国布尔什维克党站在了同一阵线。布尔什维克党也宣称华工是“无产阶级兄弟”,享有和俄罗斯人一样的权利,邀请华工以平等地位加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在十月革命发生地圣彼得堡,据文献记载革命爆发前约有5,000华工,大多数都参加了工人赤卫队。至今再圣彼得堡的档案中还清楚地记载着刘福辰、冯扎瓦、秦金山等一个个华工赤卫队员的名字,刘福辰、冯扎瓦还参加了攻打冬宫的历史性战斗。

十月革命后,华工或直接参加苏联红军,或单独组成中国营、中国支队、华工支队,参加到了保卫苏俄的战斗中。据不完全统计,到1918年底俄国各地组建的华人红军部队已经有:沃罗涅日省2个团又3个营、莫斯科1个支队、彼尔姆省2个团又4个营、圣彼得堡2个支队,共有中国志愿人员5,000余人。1919年1月至8月,又有6支华人部队在苏联红军第三集团第29阻击师、第12集团军国际师、敖德萨国际师等部队组建完成。

华工单清河担任政委的彼得格勒中国国支队转战乌克兰,被誉为“一支使乌克兰和顿河的哥萨克白军望而生畏的部队”;以华工包其山为营长的中国独立营驰骋北高加索,1960年苏联政府在北奥塞梯共和国首府弗拉基高加索建立纪念碑,“献给国内战争年代为北沃舍梯苏维埃政权而献身的中国同志”;在远东,华工寇喜廷与王豁牙子拉起了一支全部由中国工人组成的游击队;华工李富清等70多位中国人还曾被调往圣彼得堡担任列宁卫士,后又随列宁迁往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在这些华人红军部队中,最有名的是任辅臣担任团长的第29阻击师华工团。任辅臣是中国辽宁省铁岭人,早年担任俄国中东铁路护路军军官学堂汉语教官时就加入了布尔什维克党,是最早加入布尔什维克党的中国人。1914年以中国外交署官员、华工总办的身份,带领2,000名华工到俄国乌拉尔山地区一矿区工作。十月革命爆发后,任辅臣即组织全矿区近2,000名华工参加了苏联红军,编成第三集团军第29阻击师225团,任辅臣任团长,该团后因战功卓著被苏俄中央授予“红鹰团”称号。

1918年11月下旬,乌拉尔方向战局恶化,任辅臣主动请缨前往西伯利亚铁路上的战略要地维雅火车站担任阻击任务,为第三集团军主力转移争取时间。面对近10倍的“白匪军”,华工团以几乎全军覆没、团长任辅臣战死的代价完成了阻击任务。任辅臣牺牲后,苏维埃政府《公社社员报》刊发了讣告,列宁称赞任辅臣是勇敢的战士、卓越的指挥员、优秀的布尔什维克。1988年任辅臣牺牲70周年时,苏联政府还专程邀请任辅臣亲属前往苏联扫墓,《真理报》大力宣传任辅臣的事迹。1989年,苏联最高苏维埃追授任辅臣“红旗勋章”。

据中国军方解放军出版社《为苏联二战的中国志愿军》一书披露,整个苏俄内战期间,红军中的中国志愿军战士约有4万到5万人。“如果再算上参加各地游击队的华工,其总数至少应当在15万至20万人之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