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灭国之战到边境战争:1979年中越战争初探

+

A

-
2019-07-12 09:14:15

1979年中越战争中,按照中国军方最初的计划,有一支部队由云南方向横穿老挝北部,迂回越南西北,攻克越南西北部重镇奠边府,配合昆明军区主力歼灭西线越南第二军区主力。按照该计划,当中国军队出现在越南西北部,向南即是越南首都河内身后,此时想必越南唯一能够想到的是“灭国之战”,真的会从柬埔寨撤军北上河内。但这一计划最终被取消,原因至今仍隐藏在历史中。

何时取消迂回作战

要弄清楚这一计划为何取消,首先需要搞清楚何时取消,同时由于中国官方从未解密中越战争相关档案,只能通过亲历者的回忆结合已经公开的一些中国对越作战决策过程去推测。

在中国的作战计划中,计划抽调成都军区步兵50军、武汉军区步兵54军参与迂回作战,因而通过这两个军参战士兵的回忆文章,首先可以还原两军参与1979年中越战争的过程。

1979年中越战争中正在进行“三防”演练的中国参战部队。(VCG)

据曾随武汉军区54军161师医院参战的文艺兵殷燕回忆,该师是在1978年12月下旬在湖北天门市沉湖农场开荒种田时接到的作战命令,“军区指示,各部队立即返回原驻地,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同时还向该师传达了“为应对当时越南不断对我国领土及边防居民进行武装挑衅事件,军委命令准备进行自卫还击作战”的精神。

随后,161师返回河南焦作驻地进行战前准备,并从兄弟部队和地方部队抽调人员按照全建制满编甲种师编制扩编到12,000多人。1978年12月18日至20日,161师分乘23个专列由焦作及周边几个县镇出发,于2月21日至23日在广西凭祥以北夏石公社集结。2月26日接广州军区前线指挥部命令,配合55军参加谅山战役第二阶段作战,随后陆续从凭祥友谊关以北浦寨附近的15号界碑出境参战。

而据时任成都军区步兵50军149师师长康虎振的警卫员曾宪荣回忆,149师于2月24日领受任务,26日正式接到成都军区步兵13军作战命令,歼灭沙巴地区之敌即西线战场越南王牌师316A师。

也就是说,50军、54军都是在战争已经打响十天后的1979年2月26日才进入越南参战。按照一些资料披露,两军是在1978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决定的第二批参加对越作战的部队,分别担负东西两线战役预备队的重任。50军149师配属西线作战,50军148师、150师与54军配属东线作战,其中150师直到中国宣布撤军前才被允许进入越南掩护撤军。

作为第一批参战部队的成都军区步兵13军,据时为13军39师师直属队独立通信营通信连架线兵苏立新回忆,该师在1978年11月即接到动员令——“部队按照训练大纲安排的正常训练被打乱,原定的三级机关演习和当月20出发拉练统统取消了。”12月部队开始扩编与备战,12月26日由驻地四川内江出发,12月29日抵达距离中越边境不远的云南个旧进行临战训练,1979年1月24日进驻集结地中越边境城市云南河口。

中国官方从未披露1979年中越战争的决策过程,但据2009年由香港天行健出版社出版,曾参加1979年中越战争的倪创辉所著《十年中越战争》可以管窥一二:1978年9月、11月22日,中共中央军委两次召开作战会议,研究部署对越作战;10月,广州军区、昆明军区野战部队开始以野营训练为由向中越边境机动;11月21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下发《关于中越边境斗争问题的批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