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治台:如何将台湾真正纳入中华版图

+

A

-
2019-06-30 03:19:15

康熙之所以收复台湾,表面上看是出于“靖边患”,消除台湾郑氏对东南沿海的威胁,根本上还在于根除台湾这块最后的反清复明基地。清廷上至阁部下至福建前线绝大多数官员对台湾的认知仅限于此,至于收复台湾后如何善后,从未纳入议程。而当台湾郑氏于公元1683年投降后,清廷首先面对的问题并非如何治理台湾,而是台湾的弃留。

修建于清朝位于今天台湾台南的纪念郑成功的延平郡王祠(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清朝治台

在《恭陈台湾弃留疏》中,施琅实际上就提出了军事上防守台湾的全盘计划。即内地官兵分别驻防台湾、澎湖两地,“台湾设总兵一员、水师副将一员、陆师参将二员,兵八千名;澎湖设水师副将一员,兵二千名。……其防守总兵、副、参、游等官,定以三年或二年转升内地,无致久任,永为成例。”

康熙御旨下发福建后,福建当地官员在全盘接受施琅驻军方案的基础上,提出了台湾地方政府设置方案:在台湾设置台湾府隶属于福建省,台湾府下设置台湾、凤山、诸罗三县,在澎湖设置澎湖厅,同时设立一巡道分辖。1684年5月27日,福建上奏的台湾防守方案得到康熙认可,并决定将福建巡海道改为福建分巡台湾厦门兵备道,即台厦兵备道,管辖台湾。

尽管在姚启圣、施琅等官员的争取下,康熙选择了守台,也设置了相关驻台机构,但基于包括康熙在内的清廷统治阶层对台湾的无感,直至清末海防危机出现前,清廷对于台湾的治理都是被动消极的。如在内地开放海禁的情况下,颁布渡台禁令,严禁内地居民迁居台湾,限制台湾与内地贸易,在台湾则严禁汉人进入“番地”,不准台湾人当兵,不许台湾修筑城垣等等。

这些政策一方面造成了台湾开发进程的严重落后,自1684年清廷在台湾设置一府三县起,到1887年在大嵙崁初设司厅止(即南雅厅,治所大嵙崁,即今台湾桃园市大溪区),清廷花费超过200年时间才完成整个台湾岛的行政区划,将统治扩展到全岛。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台湾民众的不断反抗,清末史学家姚莹《东槎纪略》卷一《复建凤山县城》中称,台湾“自康熙二十二年入版图,……百三十年,变乱十一见”。

当然,清廷治台也并非全然消极,比如说改造台湾儒学,消除反清复明的思想基础就极为积极。1686年,首任台厦兵备道周昌以即提出在台湾兴办学校,“以明伦……以化顽梗之风”。所谓“明伦”,即通晓君臣大义,忠于清朝皇帝;所谓“以化顽梗之风”,即消除反清复明的“遗民忠义”,服从清朝统治。

为此,清廷在台湾创办儒学,并在儒学中设立顺治颁布的《卧碑文》,直言设立儒学的目的在于:“全要养成贤才,以供朝廷之用。诸生皆当上报国恩,下立人品。”在教学内容上,以强调个人修身养性、读书为个人奋斗,有利于统治者的朱子学代替郑成功在台湾倡导的以反清复明为目的的经世致用儒学。进而又将台湾儒学纳入科举体系,以科举诱导儒生归顺。

与此同时,清廷在台湾大肆宣扬与纪念郑成功的忠君爱国。通过对台湾儒学的改造,清廷不仅淡化了台湾儒学教育中产生的本土意识,更初步确立了大中华民族意识,使台湾与大陆成为一体。这才有了清末台湾民众反抗日本侵占台湾的斗争,丘逢甲的“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临终不忘“葬须南向,吾不忘台湾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