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台湾郑氏统独疑云(下)

+

A

-
2019-06-29 08:45:49

台湾郑氏出本是海商之家,开创者郑芝龙早年即以台湾为基地,亦商亦盗。后接受明朝招安,崇祯年间官至福建总兵,假借明朝政府的名义和力量铲除与之竞争的其他海盗、海商集团,成功垄断了东南沿海的贸易。明朝灭亡后,郑芝龙又因拥立唐王朱聿键在福建称帝,权倾朝野。当清朝以“三省王爵”相诱,郑芝龙不顾长子郑成功的劝阻,背弃南明投降清廷。

可以说,作为台湾郑氏的开创者,郑芝龙一生所做所为都是为了个人利益、海商集团利益,毫无“忠君爱国”之念,这是其亦商亦盗的海商本性决定的。郑成功作为郑芝龙长子,东南沿海最庞大的海商集团继承人,其成长路径原本应该与父亲一样,但已经成为明朝官员的郑芝龙为他安排了另一条路,习儒学以跻身明朝士大夫集团,由此改变了郑氏海商集团的命运。

与台湾金门隔海相望的中国大陆福建省厦门市古称同安,郑成功将其改名为思明,成为郑成功收复台湾、反清复明的大本营。图为清代的厦门鼓浪屿(图源:VCG)

郑经统独疑云

郑成功去世后,其子郑经由金厦返回台湾,继承爵位,仍奉永历为正朔。未几,浙东张煌言在其拥立的鲁王病逝后,深感复明无望,解散部众避居舟山群岛,后为清军俘杀。由明末农民起义军残部组成的抗清力量“夔东十三家”,也于1664年被清军剿灭,明史大家顾诚即以“夔东十三家”灭亡为南明史的终结。由此,台湾郑氏成为一支孤军,唯一一只抗清武装。

也在1664年,清军联合荷兰人进攻金厦,郑经不敌退往铜山(今东山岛)。一时间郑军风声鹤唳,人心惶惶,郑经五叔郑袭、大将周全斌等纷纷降清。为防止“变生肘腋”,郑经在部将劝说下撤往台湾。郑经撤走后,铜山守将降清,自此郑氏在东南沿海经营多年的据点全部丧失,仅剩下远居海中的台湾、澎湖。

退居台湾后,面对清廷势大,郑经一方面改东都为东宁,以示反清复明已不是郑氏主要任务,台湾可与清廷和平共处,还声称台湾是郑成功开辟的领土,不在清朝与明朝争夺的土地范围内,希望得到和平安宁。另一方面以陈永华总理政务,开始经营台湾,对内开发台湾,对外发展海外贸易。

陈永华即金庸笔下反清复明组织天地总舵主陈近南原型,有学者认为郑成功即是天地会的创建者。陈永华与郑成功一样早年学儒,在父亲起兵抗清被杀后投奔郑成功,担任郑经的老师。郑经继任后,以陈永华为咨议参军总理政务。陈永华在经济上开发台湾的同时,还继承郑成功遗志,在台湾“建圣庙、设学校”大力推广儒学。在陈永华看来“十年生长、十年教养、十年成聚,三十年真可与中原相甲乙”。加之大批坚持民族气节、不甘屈服于满清统治的仁人志士如沈佺期等迁居台湾,反清复明的“遗民忠义”成为郑氏台湾占据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

在这种“遗民民忠义”下,面对清朝政权的日益巩固,反清复明遥遥无期,郑氏决定占据台湾伺机收复中原,反清复明的民族精神转化为占据台湾对抗清朝的本土意识。对郑氏等明朝遗民而言,既然无力反抗清朝,一个不受清朝统治的台湾,也是可以接受的。徐浮远的《东宁咏》就代表了当时台湾民众的这种心态——“自从漂泊臻兹岛,历数飞蓬十八年。函谷谁占藏史气,汉家空叹子卿贤。士民衣服真如古,荒屿星河又一天。荷锄带笠安愚分,草木余生任所便。”

这种本土意识是对清朝异族统治的反抗,也是汉民族精神无奈之下的选择,体现在郑经身上即是一方面不忘反攻中原,一方面又与清朝谈判。在谈判中,郑经始终坚持“不剃发易服”即保留汉民族传统,仅像朝鲜一样朝贡。为达成这一目的,郑经多次宣称“东宁远在海外,非属版图之中”,甚至要求清廷以“外国之礼见待”,却被清廷以“郑经乃中国之人拒绝”。

在一些学者看来,郑经在谈判中的这些表述,轻则是谋求割据台湾,重则是谋求台湾独立,给郑经扣上了台独的帽子。连横《台湾通史》也认为郑氏是台湾第一个王朝,称之为“东宁国”。实际上,郑经所做所为只不过是为了保持台湾这片遗民之地不受清朝统治,郑经的“援朝鲜旧例”也是继承自郑成功。

当清廷终于在平定三藩之乱后承认“台湾本非中国版籍”,同意郑经所请——“若能保境息兵,则从此不必登岸,不必踢法,不必易衣冠,称臣入贡可也,不称臣入贡易可也”时,反而是郑经提出额外要求,致使谈判破裂。台湾中山大学助理教授陈世岳认为,台湾郑氏和谈的战术目的是保留挑战及否定清朝正统地位的空间,实际就是“以和待变”,而清廷则是为了取得和巩固其“取明以代之”的正统地位。由此,也就不难理解郑经为何拒绝了,根本上还是为了反攻中原。

1674年,郑经终于等来了反攻的机会,趁三藩起兵反清之机,受三藩之一福建耿精忠邀请出兵福建。然而,一心复明的郑经终究与耿精忠不同,当郑经登陆福建后,两人很快就闹翻。随后,郑经“收复闽、粤七郡及沿海诸岛,兵锋所向,无不披靡”。当耿精忠在清军与郑军双重压力下再次降清后,独木难支的郑经不得不在1680年放弃厦门撤回台湾,“兵将多叛去,随回仅有千余。”

郑经返回台湾后,心灰意冷,神情沮丧,遂“纵情花酒,围棋驰射”。一年后,因“酒色无所节制,忽大肠闭结”医治无效去世,年仅40岁。郑经次子郑克塽通过宫廷政变继位,郑氏大权全部落入外戚冯锡范之手,统治日渐昏庸。当清廷于1683年攻占澎湖后,郑氏不战而降,向清廷献出了“延平郡王”、“招讨大将军”金印和台湾地图。由郑氏上缴清廷的两枚金印不难看出,郑氏始终是以明朝臣子身份统治台湾,奉明为正朔,所谓的“独立建国”纯属乌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