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台湾地图 山野精怪传说背后的台湾史

+

A

-

“妖怪”一词,通常给人一种恐怖、可怕的感受,而它具有许许多多各种不同的相貌,乃是人类对未知的恐惧之具体叙事,所谓“事有反常即为妖”,只要是违反常态、不符合自然常理的事物或现象,如唐代诗人元稹在《酬刘猛见送》诗中称:“种花有颜色,异色即为妖”,就是一种“妖异”的展现。当地时间6月22日下午,台湾联经书房举办《妖怪台湾地图:环岛搜妖探奇录》新书分享会,台湾妖怪学研究者何敬尧在分享会上称,台湾对于妖异事物的观察或研究,应是始于日据时期。

《妖怪台湾地图》书中插画:黑狗精与金鲮鲤(穿山甲)(图源:妖怪台湾FB粉丝页)
1
“妖怪”起源:反常的现象

现代人闻“妖”色变,其实“妖”的本义有两种,一是如上述所说,指反常怪异的事物和现象,也是妖的最初含义。成书于先秦的《左传》记载:“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民反德为乱,乱则妖灾生”;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也称:“地反物也,从示,和神同类”。所谓的“反物”,指事物失去本来的常态,然而此处称的妖,不一定指称某个具体的妖怪,如《尚书》里的“貌之不恭,是为不肃,厥咎狂,厥罚常雨,厥极恶,时则有服妖“,“服妖”并非指衣服成了妖精,而是古代社会阶级严明,对人们的衣着服饰有严格限制,若穿了奇装异服、违背礼法,就称为“服妖”,且古人以为着奇装异服将预示天下之变。这样的观念一直延续到清末民初时期,像是民国时期成书的《清史稿》亦载:“道光十七年,崇阳(今湖北省咸宁市崇阳县)乡民好服尖头帽鞋,站步不稳,识者谓之服妖”,就连穿尖头帽鞋这种今日看来稀松平常之事都被当作“服妖”,并列为“灾异”,可见古人对反常之事容忍程度不是太高。

2
台湾妖怪学的研究初衷:证明妖怪不存在

由于传统儒家将“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态度奉为圭臬,对于奇异或超自然现象存而不论,由此缺乏一种肯定的说法,更加深了庶民社会对不寻常事物的恐惧和猜疑,人们便运用想象力把这一切“怪异的存在”、“非人的存在”、“常理无法解释的现象”经过命名、假设、创造以合理化,经由恐惧的情绪投射,各地对于山野精怪的传说故事也就这么流行起来。

何敬尧称,台湾过去多以“鬼怪”、“精怪”、“神鬼”等词汇称呼妖异文化,而日本在平安时代(7941192年)多称附身的魔物为“物怪”(もののけ),到了江户时代(16031867年)改称“化物”(ばけもの),直到明治维新之后,“妖怪”(ようかい)才成为约定俗成的固定用法。

在日据时期,已故台湾宗教学者曾景来(19021977年)受明治时期哲学家井上圆了(18581919年)影响,为破除迷信,就曾以妖怪观点解析本土宗教,在其着作《台湾宗教と迷信陋》(1938)中提到:“妖怪是一种变化,是平常罕见的珍奇现象,甚至是令人畏惧的。……台湾的驱邪压煞等巫术,避祟、牵亡等仪式,都是以妖怪的存在为前提,可以说是病态的迷信。”不过很遗憾的,曾景来的观点并未获得重视,何敬尧认为,尽管战后一些儿童读物里的台湾民间故事已有使用“妖怪”一词,但被广泛应用到生活中,应是在1980至1990年代台湾大量输入日本动漫文化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