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美国“再次可怕”

+

A

-
2019-06-12 10:50:18

1972年6月17日凌晨,5名白宫“管子工”偷偷潜入位于首都华盛顿水门大厦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偷拍文件和安装窃听器,刺探民主党的竞选策略和活动情况,结果被值勤警察当场抓获。轰动一时的“水门事件”由此爆发。

一番挣扎之后,1974年8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理查德·米尔何塞·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因水门事件黯然辞职。

水门事件轰动一时,“门”字亦成为一些丑闻事件的专称的词语后缀,形成许多“××门”的词语组合。

水门事件的间接后果之一就是引出了案外案的——洛克希德事件。在调查水门事件的过程中,美国司法机关意外获得了洛克希德贿赂外国政要及其企业高管的证据。

创立于1912年的洛克希德公司(Lockheed Corporation)是美国的一家航天工业公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期间仅靠着限的时间和有限的资源下,突破技术上的限制,推出极为“令人惊讶”的飞机;号称20世纪以来最优秀之空优战机F-22也是出自洛克希德。

作为美国及世界航天领域的霸主,洛克希德公司对昔日的辉煌并不满足。为争夺海外市场,该公司铤而走险犯下了致命的战略决策失误,在调查导致理查德·尼克松下台的政治丑闻的过程中一系列海外行贿行为被暴露。接下来,美国司法机关揭露了它暗地资助和贿赂外国公职人员的庞大体系。洛克希德为了向他国出售战斗机,其董事会成员已经支付了数千万美元的贿款给意大利、联邦德国、荷兰、日本和沙特阿拉伯的政界人士与企业高管。此外,洛克希德还承认向荷兰女王朱丽安娜的丈夫贝恩哈德亲王支付了超过100万美元的贿款,以便销售他们与法国幻影5竞争的F-104战斗机。

洛克希德公司的海外贿赂行为导致众怒,多家美国飞机和军用装备制造公司联合上书美国议院,要求对行业竞争对手在海外通过贿赂外国官员获取海外商业合同的行为进行制止。此后,美国国会将海外反腐败法的立法快速提上议程,试图通过海外反腐败法案来阻止类似不当支付行为,令公众重拾对美国商业体系诚信度的信心。

《美国陷阱》的核心是解释美国20年以来如何利用“法律”作为经济战武器(图源:Reuters)

1/3

2019年5月30日,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华为总部图书馆的留念本上的留言(图源:Reuters)

2/3

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目标,包含了让美国再次可怕的意味(图源:VCG)

3/3
上一张 下一张

1977年12月19日,美国总统吉米·卡特签署《海外反腐败法》(Foreign Corruption Practices Act, FCPA)并立即生效。

1998:转折之年

《海外反腐败法》禁止一切针对国外企业、政府和政党的行贿行为,起初限制的主要是本国企业;但在1998年这一年,美国“霸权”已经不局限于国内。经过美国国会修改,《海外反腐败法》获得了具备了域外适用的“长臂管辖”效力,这意味着所有使用美元支付的公司——不仅仅是美国公司还包括外国公司,都被纳入了管辖范围之内。

因为,美国金融产业发达而且全球越来越趋于一体化,跨国支付很难避开美国的银行及其遍布全球的金融基础设施。因此,可以说这项法律赋予了美国政府几乎可以追究全球任何一家企业的权力。

法国电力巨头阿尔斯通前高管皮耶鲁齐曾深受美国《海外反腐败法》之害,数年前因此而在美国获刑。2019年年初,他将身陷囹圄的亲身经历书写在《美国陷阱》一书中。其中,该书谈到“美国政府自认为有权追诉任何一家公司,只要它用美元计价签订合同,或者仅仅通过设在美国的服务器(如谷歌邮箱或微软邮箱)收发、存储(甚至只是过境)邮件,这些都被视为国际贸易工具。这项修正案就是美国人的一个把戏,他们把一项可能削弱自身企业的法律转变为干涉他国企业、发动经济战的神奇工具。”

根据皮耶鲁齐的统计,迄今为止,已根据此法缴纳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20多家企业中,超过一半是欧洲企业。自2010年以来,仅法国公司因违反美国域外法就给美国国库支付了近140亿美元罚款。这项法律不仅成了美国的“摇钱树”更成为了打击美国企业国外竞争对手的有利武器。

在法律面前,任何人都不能无视。但美国仗军事实力、司法武器和信息技术的帝国主义逻辑,其他国家没有反抗的余地。如书中披露的,当美国司法部一旦怀疑企业行贿,很快就会与涉案企业首席执行官取得联系,然后给他提供几种可能的情况:要么同意合作,并自证其罪,然后开始漫长的谈判;要么选择反抗,走诉讼程序;要么用拖延战术,但要自担风险。

因此,所有公司都倾向于与美国司法部或证券交易委员会谈判,最终达成交易。

不能忽略的一个事实是,美国司法部认定的行贿行为门槛非常之低,只要符合“推进行为”(in furtherance)的条件,即可被认定为存在行贿事实。说得通俗点,你有没有行贿不重要,只要司法部认定你有“行贿意图”,就推定你有行贿事实(即你已经“推进行贿行为”)。

以此为例,我们不妨推一下美国司法部门的“有罪推定”逻辑:你看起来真漂亮像是整过容了,整不整过容不重要,你曾经肯定有这样的“整容 意图”,就推定你有整容事实(即你已经“推行整容行为”)。

美国可以再次可怕吗

这样荒诞的逻辑如今似乎继续在重复上演。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面临的“华为陷阱”和历史何其相似。似乎在美国密织的司法网络体系下,如果华为拒绝出让股权,或者拒绝放弃5G市场,那么便只有死路一条?

如今的中国今非昔比,随着中国持续崛起,美国于冷战后塑造的单极霸权和超级大国地位正在消减。而阿尔斯通遭遇的悲剧在中国上演的几率很小。

所以,如果特朗普政府坚持认为,因为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着核心角色,那么美国便可以动用一系列独特的胁迫性工具,那便可能陷入一系列困境,包括现实层面的和道德层面的。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让美国再次可怕”政策的问题在于,特朗普政府最终会把人们吓跑。正是人们对美国体系的信任,以及美国经济的绝对规模,让美国在全球经济中处于核心地位。但特朗普越多地部署经济杀伤性武器,他就越会破坏这种信任,并鼓励外国人寻找绕过美国的出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小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