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舟粽子端午节 唐代官民大不同

+

A

-
2019-06-07 03:26:16

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即将到来,无论是咸粽(肉粽、蛋黄粽),还是甜粽(红枣粽、豆沙粽、碱水粽),都是端午节桌上必备的佳肴。端午节的习俗由来已久,到现代仍是个相当重要的节日,多少在外游子每逢端午便格外思念家中长辈亲手包的粽子,而端午在唐代更是官民狂欢的节庆,宫廷与民间都有隆重的庆祝活动。

2019年6月1日,在中国湖南永州,众多龙船齐聚一起准备展开角逐(图源:VCG)
不过端午的南朝与保留汉代端午传统的北朝

唐代在庆祝端午时,宫廷与民间都有以彩丝为长命缕、贴五彩门印以避邪、采艾草与吃粽子等习俗,不过李唐皇室与北朝皇室不仅有亲缘关系外,在制度上也承继了许多北朝宫廷习俗,这种差异也让唐代的端午节有了官方版与民间版。端午由于正逢春夏交替之时,气温升高易发疫病,虫害也逐渐增加,因此在农历五月有各种避邪与祈福的方式。在汉代时,不仅将避邪祈福定在农历五月五日,更将此提升成为官方祀典,惜自曹魏废除五月五日相关祭祀后,之后的晋与南朝也都没有恢复五月五日的祭祀活动,只剩民间仍普遍流行。当南朝政权不再过端午时,北朝则是将端午设为正式的礼仪,北魏根据过去汉代典籍,在端午这天除了举行避邪仪式外,也保留了汉代以来君臣相赠之礼。

避免步上隋朝后尘而禁止过端午的唐朝皇室

不过承袭着北周、隋朝制度的李唐,在唐初时对于宫廷庆祝端午多有停禁之令。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万年县(今陕西西安市)法曹孙伏伽上表:“隋以恶闻其过亡天下。陛下……未期年而登帝位,徒知得之之易,不知隋失之之不难也。……近太常于民间借妇女裙襦五百余袭以充妓衣,拟五月五日玄武门游戏,此亦非所以为子孙法也。"由此可知,唐初官方有感于庆祝端午太过奢侈浪费而下令禁行。唐太宗时也曾下诏停禁但并不持久,后来高宗还颁布《停诸节进献诏》:“比至五月五日及寒食等诸节日,并有欢庆事,诸王、妃、主及诸亲等营造衣物……以将进献,巧丽过度,靡废极多。"从诏令来看,端午节庆只是皇室亲属向皇帝赠送礼品祝贺,并非唐朝正式的礼仪祭祀,从高祖、太宗到高宗三代以来屡禁不止,可见唐人对端午节之重视。唐初皇帝们有鉴于隋朝灭亡的教训,对于过度铺张浪费之行为多有约束,但端午节又占有重要地位,因此无法有效地实施禁令。

唐玄宗恢复庆端午 北朝宫廷端午习俗再现

这一切到唐玄宗登基后,开始有了变化。开元之治让唐朝社会繁荣的同时,游乐风气不仅弥漫在民间,也在宫中流传,过去端午由于给人奢靡印象而被高祖、太宗所禁止,但到了玄宗任内,宫中庆贺端午早已成俗。天宝二年(743年)玄宗下令:“仲夏端午,事无典实,传之浅俗,遂乃移风",而玄宗的诗作《端午三殿宴群臣探得神字》和张说《端午三殿侍宴应制探得鱼字》,足以说明玄宗早已习惯在端午设宴与群臣赋诗、喝酒游乐。到肃宗、代宗时,端午才成为唐朝正式的礼仪祭祀。因此唐玄宗恢复庆祝端午,无论是宴享还是相赠衣物,都是延续过去北朝宫廷遗风,也可以看到唐代宫廷过端午是着重在其避邪之含意。

竞舟赌博斗殴 唐代南方民间不一样的端午节

唐代中国南方由于地理条件多江河,相当盛行划龙舟,唐人称“竞渡",因此端午节日气氛之浓厚远胜北方。唐德宗朝的地方官张建封喜读文章又尚武,于建中二年(781年)任岳州(今湖南岳阳)刺史时,曾写《竞渡歌》将端午江上竞舟盛况透过笔墨记载下来:

“五月五日天晴明,杨花绕江啼晓莺。使君未出郡斋外,江上早闻齐和声。使君出时皆有准,马前已被红旗引。两岸罗衣破晕香,银钗照日如双刃。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鼓声渐急标将近,两龙望标月如瞬。坡上人呼霹雳惊,竿头彩挂虹蜺晕。前船抢水已得标,后船失势空挥桡。疮眉血首争不定,输岸一朋心似烧。只将输赢分赏罚,两岸十舟五来往。须臾戏罢各东西,竞脱文身请书上。吾今细观竞渡儿,何殊当路权相持。不思得岸各休去,会到摧车折戟时"。他把江上两船相拼、竞速,两岸民众助威吶喊的热闹景象相当生动地写在诗中,诗末因竞舟两方赛后的斗殴,而感叹朝廷党争或许也会斗到两败俱伤为止。

端午泛舟因赌钱而斗殴在唐代相当常见,《全唐文》的《对竞渡赌钱判》就有记载:“扬州申江都县人五月五日于江津竞渡,并设管弦,时有县人王文,身居父服来预管弦,并将钱物赌竞渡,因争先后,遂折舟人臂。"康廷芝为武后朝官,他在判词中以“居丧听乐,已紊科条"认定王文罪在不孝,而不是以“争驰赤马(竞渡之船)之津,竞赌青蚨(传说以母青蚨或子青蚨的血涂钱,钱用出去还会回来,比喻金钱)之贯"为犯禁,这是由于竞渡赌博为南方习以为见的行为,可能传习已久,因此唐政府不以为怪。由此可见,唐代民间端午竞舟能吸引众多民众前往观赏,赌博是一个相当大的因素,且官方并没有下令禁止,因此由赌博衍生的纷乱就更加屡见不鲜。

唐代南方之所以盛行竞舟,除了环境因素外,也与战国时代楚国诗人屈原投江的传说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热闹、娱乐性高的端午竞舟活动,或多或少让民众忘记端午节的本意,这点时常引起文人感叹。唐代诗人褚朝阳,在其诗作《五丝》写有诗句:“但夸端午节,谁荐屈原祠。把酒时伸奠,汨罗空远而。"唐朝南方端午盛行的竞舟活动,在民众热烈参与下,让端午节成为民间相当重视的节日。

唐朝宫廷与民间在庆祝端午上的异同,也显示着中国南北历史文化的差异,宫廷仍保留端午最初的意义,但在现代社会科技下的我们却最熟悉唐代民间过端午的方式,但也像过往文人所感叹的一般,只记得龙舟竞技的刺激和可口的粽子,而逐渐遗忘那位因家国情怀投江自尽的千古绝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