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计划:美国霸权的塑造工具

+

A

-

1947年6月5日,美国国务卿马歇尔(George Marshall,1880─1959年)于哈佛大学毕业典礼发表演说,提出“欧洲复兴计划”的构想(又称为“马歇尔计划”),希冀能挽救二战后欧洲的残破经济。马歇尔主张:“我们的政策不在对抗任何国家或主义,而是对抗饥饿、贫穷、绝望与混乱,其目的在求有效经济在世界的复兴,俾使自由体制在政治与社会情况摆脱困境后得以存在”,同时又强硬地警告:“任何政府如果企图阻碍他国的复兴,切莫指望我国的协助”。

美国国务卿马歇尔(右三)前往哈佛大学发表演说,提出援助欧洲的构想(图源:The Harvard Gazette网站)

“马歇尔计划”清楚地点明“经济复兴”与“自由体制”两大美国外交目标,也呼应美国总统杜鲁门(Harry S. Truman,1884─1972年)稍早之前于3月向国会提出、支持自由国家抵抗专制国家的“杜鲁门主义”,只是将针对苏联的矛头暂时软化,代以重建欧洲经济的字眼,但仍刻意暗示可能会有国家意图阻挠复兴,明眼人一看即知是指苏联。此外,马歇尔还强调应由欧洲自行请援,以免显得美国有意主动介入,这无非是地缘政治的伪善包装。因此美国出台“马歇尔计划”,根本动机是塑造凭自身力量主导的新国际秩序,并非纯粹出于扶助欧洲的善意。

而要实现该目标,势必得达成三项要点:一,尽可能输出美国商品与资本,满足出口需求和增加欧洲对美的经济依附。二,打破英国“帝国特惠制”(Imperial Preference)下的封闭市场,将英镑区、甚至整个欧洲转变为美元势力范围。三,围堵共产主义,利用经济武器分化苏联与东欧国家,甚至切断或限制东西欧之间的贸易往来,以孤立共产阵营。

因此美国首要对付的即是日暮西山的大英帝国。早在1941年,美国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882─1945年)就同英国首相丘吉尔(Winston Leonard Spencer-Churchill,1874─1965年)发表《大西洋宪章》(The Atlantic Charter),揭示“努力使促使所有邦国,无论大小、胜败,得以享用世界之贸易及原料之取得”的原则,目的就是为了打入英国与其殖民地间的经贸网络。接着美国透过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s),成功确立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将英镑挤了下来。尽管英国从没想过随着二战的落幕一并清算帝国荣光,但战后得依赖美援重建家园的现实,终究不得不令英国屈服,被迫配合美国战略,加入美国推动的欧洲一体化进程,以获取“马歇尔计划”的财政援助。

至于苏联,起初没打算同美国彻底决裂,斯大林(Joseph Vissarionovich Stalin,1878─1953年)在战时就多次表达期待美国援助苏联经济复兴。1944年苏联驻美大使葛罗米柯(Andrei Andreyevich Gromyko,1909─1989年)还分析,苏美两国在政治与经济上仍有合作基础,毕竟美国需要苏联的市场和原料。于是1945年1月,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Vyacheslav Mikhailovich Molotov,1890─1986年)衔命正式向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William Averell Harriman,1891─1986年)请求60亿美元的贷款。

没想到杜鲁门彼时已决定对苏改采强硬态度,白宫法律顾问克利福德(Clark Clifford,1906─1998年)于1946年9月警告称“答应向苏联政府或苏联势力范围内其他国家政府提供经济援助,以及与这些国家开展民间贸易,其结果都将增强克里姆林宫向全球扩张的计划的实力”,认定“只要苏联工业的发展是用于增强自己的军事潜力,对苏联提供经济援助就直接关系到美国的安全”,要求美国改援助受苏联威胁的国家,以此“有力地证明资本主义至少是可与共产主义匹敌的”。因此杜鲁门开始对苏联的请求装聋作哑,拖延到1945年12月时还假称自己从未收到苏联贷款的正式申请。1946年3月,美国国务院才不得不承认曾接到苏联的请求,但又推托道“忘记”文件搁哪去,其抵制苏联的心态已显露无遗。

正因为美国的敌意昭然若揭,故当马歇尔演说后,欧美咸认为这项援助势必排除苏联。尽管马歇尔稍后在英国外相贝文(Ernest Bevin,1881─1951年)的催促下,才赶紧补充称援助的适用者是“亚洲以西”的欧洲国家,但这种欲盖弥彰的态度已没法欺骗苏联。苏联官媒《真理报》在6月16日就不客气地指责“只是杜鲁门主义的重复,运用美元的资助,施以政治的压力,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一种策略”,并揶揄马歇尔补充“亚洲以西”,不过只是“试图要让美国民众误以为马歇尔先生真正愿意参与整个欧洲的经济复兴,而实际上是要将苏联与东欧排除在外”。连美国媒体也洞悉这种拙劣的技俩,《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巴黎通讯员便于6月18日报道称:“这一注释的目的,在向苏联开一扇门,华盛顿人士认为,苏联是不会进来的”,显见美国人也看得出自家政府没设想过苏联会加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