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杀艺术创作 源自延安整风的“传统”

+

A

-
2019-05-30 06:35:50

从今(2019)年3月以来,中国大陆民间弥漫一股忐忑不安的氛围,不仅有多起大学教授因“反党违宪"、“发表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遭到学生举报被撤销教师资格的案件,为人子女者甚至可以举报父母。严格规定发文内容的晋江文学城,日前因为被举发连载小说有色情内容而遭到24小时的约谈,引起网络热议。不少民众表示在这样越发限制的环境下,难有良好的艺术创作与言论空间。

网络的便利性,让民众举报变得容易(图源:晋江文学城)
始于延安整风时期的举报文化

除了成为报纸标题的举报新闻,其实在网络发达便利的现代社会,要举报任何一个人事物,都是相当容易又快速的事。尤其在网络上很难不留下痕迹,要人肉搜索一个人过去的“黑历史",更是轻而易举。任何人都无法保证自己过去没有犯过任何错误,但如今这些过去犯下的过失、说过或是写下的字句,都会成为不知何时就会遭到举报的证据。

舆论认为这是大陆文革之风再现,然而文革并非举报风气的起始。中共鼓励举报,历史可上溯抗日战争中共在陕西延安时期。对日抗战全面爆发后,面对华北日军步步进逼,在重庆的国民政府也借战乱向延安输送从事地下工作的爱国青年,贫困的陕北山区一下涌入数十万人,使中共不得不一一甄别,阻止敌方的地下谍报战线在延安渗透。整风运动始于1941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议上发表《改造我们的学习报告》,同年9月中共中央举行政治局扩大会议,会上决定将发动全党进行思想改造。来年2月1日,毛在延安中央党校的开学典礼上发表《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随后又在延安干部会议上发表《反对党八股的报告》,正式开启了中共在延安的整风运动。1942年5月毛泽东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申明“文艺是从属于政治的”,代表所有艺术都是为党服务。

透过已故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的著作《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可以一窥整风运动的恐怖与残酷无情。1942年7月15日,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中共中央敌区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康生,在中直机关的干部大会上发表《抢救失足者的报告》号召群众不要再为敌人(国民党)服务,此号召是一个信号,从这之后整风运动走向一个扭曲的风潮,从党政军到民众,不管农村还是城镇,甚至是监狱内,人人都在检举:“抢救运动开始,各窑洞都发生了康生《抢救失足者的报告》,学习了这个文件就乱了套,窑洞内大搞车轮战,都在公开案情、分析、规劝。彻夜的揭发……不达目的,规劝不止,逼着大家交代问题……有时组织被关押的顽固分子到群众大会上去坦白交代。"

已故史家高华代表著作,《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封面(图源:商务印书馆(香港)网上书店)

在康生的这份报告影响下,开始出现严重的“逼、供、信”现象,也产生各种逼供手段,像是指鹿为马、主观臆测、欺骗恐吓、刑讯逼供等,当时不少县委书记、区委书记都有打人逼供的纪录:“逼供有精神上的,肉体上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有时交叉进行,有时同时并进。精神上的是找被审查者谈话,施加种种压力,威胁,甚至诱供。"据当时的《解放日报》统计,陕甘宁边区绥德师范学校(今榆林学院绥德师范校区)有160多人悔改,自动坦白者有280多人,被揭发者有190多人,更在一群十几岁的青少年中发现230个“特务”,占该校人数的73%。“抢救运动”造成当时在中共控管地区的人民很大的伤害,除了有数以千计的冤错假案,还有许多人因为被冤枉而自杀,整个社会人人自危,互相猜忌。而毛泽东个人在这场整风运动中,确立了绝对权威,也让各种意见、思想臣服在中共的一元化领导之下。

利用举报来打击报复

从后,举报便成为中共和中共政权的“新传统”,并在文革时期达到顶峰,也再一次撕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可以看到毛泽东将举报运用得越发熟练,规模也越来越大。在现今的中国社会里仍然可以看到举报,比如日前遭到判刑的耽美(男男恋)小说作者深海先生。这件事引起网络讨论不少网民留言:“抄袭的人在做公务员,被抄袭的人在蹲监狱。"撇开法律判决不提,这起事件就是一个举报例子。被判刑的深海先生与涉嫌抄袭的烨风迟都是耽美小说作者,由于深海先生发现烨风迟抄袭自己的作品,提出质问后经文学网站判定烨的确有抄袭的事实。但烨风迟不接受结果,并开始针对深海先生进行报复。先是举报深海先生的父亲(武汉大学教授)涉嫌性侵学生,后来又举报深海先生非法出版,让深海先生遭到关押判刑。当然深海先生的确有触法的事实,也接受法律的惩处,但是烨风迟呢?因为被证实作品抄袭,就透过举报的方式来报复甚至毁掉他人的人生,为何还能稳稳当当地担任公务员? 

日前豆瓣网站上有网民开了投票,询问大众会不会举报自己的老师、同事、亲戚与父母,这项投票大约有250多位网民参与,投票结果显示,有70%以上的网民不会举报周遭的亲朋好友。不过细看投票下方的留言,可以看到许多人从言论自由、国家角度等各方面去探讨该不该举报周围的师长亲友,却没有一个人质疑举报制度存在的必要性。有网民写文观察表示“这代表多数民众默认了举报的合法性,也默认了当一个人发表不适当的言论时就可以举报。"

现在中国社会似乎又回到过去,演艺圈的艺人们时常遭网民起底;大学教授课堂上的言论被学生举报等,无人知晓自己曾说出口的话、写在网络上的评论看法,会不会之后因举报遭打击报复。但照理说,无论他人的言论有多让人无法认同接受,应该同样以言论去反驳、辩论,而不是透过举报这种公权力让对方再也发不出声音。况且到底是依据什么样的标准来评断他人的言论,其实也不存在判准。举报不仅会摧毁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撕裂社会外,那所谓的“标准",更会毁掉所有的艺术创作,让文化再一次被某种意志所束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