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纪实:万里滞留上海的关键人物丁关根

+

A

-
2019-05-29 03:42:04

“六四”事件期间,北京青年学生等示威者曾希望在北美访问的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回国主持取消戒严,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同意发出电报,要万里提前回国,召开全国人大会议,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危机。

万里出访期间,多次公开表示北京学潮是爱国行动,非常可贵。在戒严后仍然说,要坚决保护广大青年的爱国热情,学潮应该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应该用符合理性和秩序的办法来解决。与赵紫阳处理学潮的态度如出一辙。

“六四”期间担任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的万里(图源:VCG)

按照《宪法》规定,全国人大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中共元老担心如果万里回国,全国人大这块“橡皮图章”万一突然变硬,取消戒严,接下来的政治局面将更加复杂化。邓小平等人因此决定让万里提前回国——但不回北京,软禁在上海。

对万里来说,前面只有两条路:一条,支持邓小平等元老和李鹏等人的决定,拥护戒严;一条,支持赵紫阳,反对戒严。万里左思右想,最后在上海发表中共官方起草的书面谈话,一改此前立场,支持北京戒严。这样,中国也就失去了最有力的一次民主解决“六四”危机的机会。

这就是“六四”期间轰动一时的万里滞留上海事件。

万里是在1989年5月25日凌晨3时回到上海的。当时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称,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叶公琦、市长朱镕基等人前往机场迎接。“万里委员长因身体不适,经医生检查,留沪治疗。”

“身体不适”只是一个托词。被宣告“生病”,这在中共党史上有过多次先例。比如周恩来逝世后,1976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宣布:“经毛主席提议,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由华国锋同志任国务院代总理;在叶剑英同志生病期间,由陈锡联同志负责主持中央军委工作。”其实当时叶剑英的健康状况并没有问题。毛泽东剥夺叶剑英的军权,主要是他与邓小平站到一边,这是毛泽东最大的隐忧。

1982年,上海西郊宾馆,丁关根跟在邓小平身后亦步亦趋(图源:新华社)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李鹏在《六四日记》(1989年5月25日)中的记载,除了江泽民,邓小平的桥牌搭档丁关根,在万里滞留上海事件中也扮演了关键角色。

李鹏写道:“中央派丁关根同志到上海迎接万里同志,向他传达中央5月17日会议(决定戒严)情况,特别是小平同志的讲话。万里的态度是很重要的,因为动乱分子的‘后台’赵紫阳垮了,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人大常委会身上。中央宣传小组为万里起草一篇对外发表的书面讲话稿。今天凌晨1时,我将万里讲话参考稿发到上海江泽民同志处,请他当面转交。”

“上海搞动乱的学生拉了一个大的队伍到机场接万里,逼他表态支持学生的所谓‘爱国行动’,”李鹏说:江泽民和丁关根商量,“用了一个掉包计,万里在上海虹桥机场下飞机后,不按常规去西郊宾馆,而从机场侧门出去,住在市内宾馆,从而避开了学生的包围。另一车队从机场驶向西郊宾馆,这里坐的是随行工作人员和市里迎接人员,学生却找不到万里,扑了一个空。”

丁关根此行不辱使命,万里“站到了党的一边”。2014年,“六四”的亲历者戴晴在《备忘“六四”》一文中称,“万里怎么就听他的了?让我们等着这百岁老人的自述吧。”不过,万里于2015年病逝,至今未见他对这段历史有何披露。

如果邓小平真的派人去上海游说万里,丁关根的确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因为他与万里一样,都是邓小平的桥牌朋友,另外,丁关根还是万里的老部下,文革期间万里任铁道部长时,丁任铁道部外事局工程师。

凭借与邓小平多年的牌友关系,丁关根得到火箭式提拔。1981年刚任铁道部计划局局长助理,4年后就升任铁道部部长。1987年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88年因接连发生数起铁道事故引咎辞职。但是,与其他引咎辞职的部委首长不同,丁不久又获重用,出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国台办主任。“六四”后更是官运亨通,历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长、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长等职,主管中共意识形态工作长达10年之久。

丁关根2012年去世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刊登的《丁关根同志生平》罕见提到,丁关根“非常关心和支持我国桥牌事业的发展,积极推动桥牌运动在中国的普及、发展和提高。在他的直接关心指导下,中国女子桥牌队两次夺得世界冠军。”

文章配发的第一张照片是1982年邓小平与丁关根在上海西郊宾馆一起散步的合影。当时,丁关根的职务仅仅是铁道部计划局局长助理,能与中共最高领袖邓小平一起离京南下上海,陪伴左右,可见两人关系的确非同寻常。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