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纪实:赵紫阳三大致命失误导致全盘皆输

+

A

-
2019-05-24 01:32:11

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六四”事件中因支持学生、反对戒严被废黜。赵紫阳之所以会失去对“六四”局势发展的掌控,他的意见之所以得不到中共元老邓小平的支持,其根本原因是赵紫阳公开同情学生和反对武力镇压,与邓小平和保守势力格格不入。另外,也与赵紫阳在“六四”期间的三大致命失误息息相关。第一、在全国局势渐趋不稳的情况下出访朝鲜,结果导致四二六社论出台,将学潮定性为“动乱”;第二、在会见戈尔巴乔夫(Mikhail S. Gorbachev)时公开谈论邓小平的幕后角色犯了大忌,导致邓小平决定戒严;第三、拍板政坛盟友万里出访北美,致使由万里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议,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六四”问题的最后一线希望落空。

紧要关头出访朝鲜

1989年,胡耀邦逝世引发的学潮逐渐升级,北京等城市的局势不太平。4月20日,赵紫阳最可信赖的老朋友、老部下田纪云建议赵紫阳改变原定23日对朝鲜的访问。但赵紫阳说,“这个意见我也考虑过。不过,随意更改预定的国事访问,会让外界揣测我们政局不稳。所以,还是按预定计划执行。”

按照惯例,赵紫阳出访前夕,已委托常委中排名第二的国务院总理李鹏主持常委工作。23日上午,李鹏的盟友、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给赵紫阳打电话说,李鹏很难应付当前的混乱局面。在全国这样紧急的状态下,作为党的第一把手,应推迟出访,但遭到赵紫阳的拒绝。23日下午,赵紫阳乘专列离开北京前往朝鲜,开始他就任总书记以来首次出访。李鹏在《六四日记》中说,“赵紫阳已经把这个‘烂摊子’,推给我了,不知居心何在。”

赵紫阳出访前,就国内局势提出三条意见:一、胡耀邦追悼会结束,社会生活应进入正常轨道,要劝阻学生游行,让他们复课;二、对学生采取疏导方针,开展对话,互相沟通,征求意见;三、无论如何要避免流血事件,但对打、砸、抢、烧、冲违法行为应依法惩处。这些意见李鹏等常委都接受了,邓小平也同意。

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图源:人民日报截图)

但是,就在赵紫阳离京当天晚上,李锡铭和北京市长陈希同找到老领导万里,要求召开中央常委会议听取他们的汇报。万里曾主政北京,中共十三大后以全国人大委员长身份列席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据赵紫阳说,对学潮看法和他一致的万里上了他们的当,把他们的要求转告给李鹏。

4月24日晚上,李鹏主持召开常委会,李锡铭、陈希同极力夸大学潮,还把学潮说成针对邓小平。4月25日,邓小平在听了李鹏、杨尚昆的汇报后发表讲话,将学潮定性为“动乱”,要求发一篇有分量的社论。在朝鲜的赵紫阳,收到常委会纪要和邓小平讲话后,回电表示同意邓小平的决策。

就这样,《人民日报》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即四二六社论)因此出炉。社论发表后,激起学生强烈反弹。机关、团体、群众、民主党派普遍不理解,甚至反感。4月27日北京高校学生近十万人上街大游行。

赵紫阳一直主张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学潮,他于4月30日回国后,一直设法撤回四二六社论,他曾请邓小平的亲密战友杨尚昆出面游说邓小平,还在常委会上提出“必须对四二六社论的定性作出改变,设法缓和与学生的对立状态”,但遭李鹏、姚依林等人反对。最关键的是,邓小平也不支持撤回四二六社论。

赵紫阳被撤职之后,对于自己在朝鲜支持邓小平的言论,以及因为出访而缺席那次催生四二六社论的关键会议,感到十分懊悔。

1989年5月16日,邓小平(中)携手戈尔巴乔夫与他的妻子赖莎进入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宴会厅(图源:AFP)

敏感时刻抛出邓小平

与胡耀邦一样,赵紫阳是邓小平改革开放的左右臂膀。“六四”事件期间,赵紫阳出现了一次关键性误判,发表了一篇“抛出邓小平”的讲话,是赵紫阳在“六四”时的最大一次失误。

5月16日上午,中共军委主席邓小平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会晤,双方宣布中苏关系实现正常化。邓小平还对戈尔巴乔夫说,“今晚,你还要同赵紫阳总书记见面,这意味着两党关系实现正常化。”

当天下午,赵紫阳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说:“经过中苏双方的共同努力,今天上午实现了你同邓小平同志的高级会晤……十三大上,根据邓小平同志本人的意愿,他从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常委的岗位上退下来了。但是,全党同志都认为,从党的事业出发,我们党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需要他的智慧和经验,这对我们党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十三届一中全会郑重作出决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掌舵。十三大以来,我们在处理最重大的问题时,总是向邓小平同志通报,向他请教;邓小平同志也总是全力支持我们的工作,支持我们集体作出的决策。这次高级会晤,也就意味着中苏两党关系的自然恢复。”

赵紫阳的这段谈话,是为了呼应邓小平上午的那句话,凸显邓戈会晤才是中苏两党关系实现正常化的标志,而不是赵戈会晤。但这段谈话把邓小平推到“六四”的前台,当晚在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节目播出后,在社会各界尤其是中共高层中引起轩然大波,并成为下一步局势骤变的一个重要原因。

邓小平本人、他的家人及支持者则认为,赵紫阳的言论是企图将领导层的分歧公开化,并且迫使邓小平走出幕后,为政治危机担责。在《改革历程》中,赵紫阳说,“六四”后邓小平在接见美籍华裔学者李政道教授时说过,“赵在学生动乱时把他搬了出来,实际上是讲我把邓抛了出来,社会上也有这种看法。”

“赵讲的话本身虽然符合实情,但值此国家动乱危亡之秋,他选择这样一个时机,讲这一段话,其用意就耐人寻味了。这就是赵紫阳向天下昭告,1988 年的经济混乱,小平同志要负责;当前政治动乱,小平同志也要负责。”李鹏在《六四日记》中写道。

当时正值学潮高峰,中国民众从赵紫阳这番话中得到的信息是,邓小平还在垂帘听政。5月17日,北京各界百万余人游行,声援绝食请愿的大学生,“强烈要求立即对话救人救国”,这也是当时《人民日报》的标题。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其等人发表《5·17宣言》,就把矛头直接对准邓小平,呼吁结束老人政治。学生们也打出了“要廉政,不要垂帘听政!”“不要中国特色的摄政王!”等标语口号。5月17日下午,邓小平在家中召集会议,决定戒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