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而不合的困境 也门的分裂乱局

+

A

-

1990522日,实行资本主义的也门阿拉伯共和国(北也门)与社会主义的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南也门),结束多年的摩擦正式统一,由原北也门总统萨利赫(Ali Abdullah Saleh1947-2017年)继续担任统一后的总统,原南也门社会党总书记比德(Ali Salem al Beidh)则出任副总统,总理、第一副总理、政府各部门正副部长职也均分给南北政要,甚至连军队亦维持原有建制未合并,借以体现彼此势力的平衡。

然而这种形式上的统一仅维持数年,便因1994年南也门不堪北方的政治与经济压迫宣告脱离,引发双方内战。虽然叛乱很快便平定,但也门内部的南北矛盾、部族分化、宗教差异、经济落后等状况依旧未改善,威胁脆弱的统一局面。尤其在掌权30余年的强人领袖萨利赫于2011年受压下台后,也门政局日趋动荡,终在2015年爆发全面内战,沙特、阿联酋、埃及等国又派兵介入,更令当地情势雪上加霜。

1990年也门统一后,不仅未迈向安定,反而引发新的冲突(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也门的分裂根由其来有自,毕竟该地迟至17世纪才由卡西姆王朝(Qasimid Dynasty)统合在一起,在那之前波斯、埃及、奥斯曼帝国都曾统治过也门地区。但卡西姆王朝的荣景并未持续太久,首先是英国的殖民铁蹄于1839年开始踏上沿海地带,攻占南方并建立亚丁保护地(Aden Settlement);接着1872年奥斯曼土耳其大军又再度南下重占也门,卡西姆王朝彻底覆灭。因此在英国与土耳其的分治下,南北也门走上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

随着奥斯曼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溃败,北也门首先获得独立,伊斯兰什叶派分支宰德派(Zaydi)伊玛目叶海亚(Yahya Muhammad Hamid ed-Din,1869-1948年)于1918年建立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Mutawakkilite Kingdom of Yemen)。但由于此神权王国无力解决发展困境,加上埃及总统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1918-1970年)鼓吹泛阿拉伯主义,受到感召的也门军人遂效法纳赛尔成立“自由军官组织”,于1962年推翻王制改行共和,并请求埃及派军支持剿除保王派。而担忧埃及与苏联扩张危及自身统治的沙特王室,亦派兵支援也门保王派,故沙特对也门的干涉很早便已开始。

而南也门也不遑多让,英国在亚丁保护地的殖民方针是分而治之,故当地有几十个苏丹或埃米尔政权被保留,即使1967年英军撤出、南也门民族解放阵线成立社会主义政权后,来自地区部落以及不愿依从社会主义的反对势力仍此起彼伏,连执政党─也门社会党亦有路线之争。1986年1月13日,也门社会党政治局开会时,竟遭政敌持冲锋枪闯入扫射,导致双方内战。另外,由于意识形态不同以及争夺领土与油田,南北也门也曾兵戎相见。因此可以说,南北也门在统一前,便因内外冲突危机重重,故统一后彼此内部的矛盾继续累加,使国家无从真正稳定下来。

除了南北旧有的不和之外,部族盛行亦是冲突的根源之一。也门全国共有超过200个部落,可略分为四大联盟:哈希德(Hashid)、巴基尔(Bakil)、哈卡(Himiar)和穆兹哈吉(Madhhij),多半为从事农渔业的定居者,少数为游牧民,其中巴基尔人口最多、占地最广,但哈希德组织严密、势力最强,也门前总统萨利赫便出身自哈希德联盟中的桑汉部落(Sanhan)。若无各部族的支持,也门政府难以维系权威,萨利赫便于1986年受访时坦率地道出:“国家是部落的一部分,我们的人民是部落的集合”,显见若无部族的支持,也门政府将缺乏有力权威。此外,南也门因英国殖民时推行过工业化与也门社会党的压制,该地部族远不如北也门强大,故统一后北方逐渐势压南方时,北方部族也随之渗透进南方,甚至于1994年内战中被萨利赫许诺可自行收缴南方叛军的武器,这都令南也门人积怨更深,为南北矛盾多添一项不稳定的因素。

至于外界常关注的宗教冲突,主要是宰德派的分裂与萨拉菲运动的兴起。作为也门人民的主流信仰,宰德派并未随着王室崩溃而衰落,只是分裂成拥护共和或拥护伊玛目圣裔两大派,而挟着经济优势的沙特亦透过宣教、设立学校或也门劳工,传播教义更保守的萨拉菲派(Salafism),这引起也门政府与宰德派的警觉。1990年,宰德派的穆艾叶迪(Majd al-Din al-Muayyid)与巴德尔丁‧胡塞(Badreddin al-Houthi)成立真理党(Hizb al-Haqq)对抗萨拉菲派,视之为“帝国主义的孩子”。但真理党于政坛斩获不大,胡塞干脆退出改投入“青年信仰者”(Shabab al-Mu’minin)运动,最后其家族成为活跃的领导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