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边境战争与中国在克什米尔的特殊利益

+

A

-
2019-05-18 23:37:15

自1947年印度与巴基斯坦分治以来,围绕克什米尔归属两国多次爆发大规模战争,至今冲突不断。不仅影响南亚地区的稳定,也影响着临近克什米尔地区的中国新疆与西藏,尤其是反对“三股势力”形势严峻的新疆。更何况,中印西段边界争议区就位于克什米尔,中国“一带一路”旗舰项目“中巴经济走廊”也经过巴控克什米尔。毫无疑问,中国是克什米尔问题的利益攸关方,克什米尔地区的稳定与印巴关系的缓和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从传统上来说,克什米尔东部的拉达克(Ladakh)、阿克赛钦(Aksai Chin)都不属于克什米尔,却因印度坚称阿克赛钦属于印度,不仅导致中印西段边境争端,也使中国成为克什米尔利益攸关方。图为克什米尔地区地图(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克什米尔的利益攸关方

早在唐朝时期,位于克什米尔北部地区的大小勃律就是中国的属国,在唐朝势力撤出西域后又成为吐蕃的属国,从而逐渐将克什米尔北部地区纳入藏文化圈。到过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列城县的人很容易就会发现,列城的拉达克王国王宫简直就是西藏拉萨布达拉宫的缩小版,处处透出藏文化的味道。

到清朝时,位于克什米尔北部地区的坎巨提、拉达克仍是中国的属国,但随着英国势力的进入,克什米尔地区形势开始发生变化。1846年,英国击败锡克帝国后,隶属于锡克帝国、统治克什米尔南部的多格拉人投靠英国,成为英属印度查谟-克什米尔土邦。在此之前,多格拉人通过两次战争彻底控制了拉达克,由此拉达克也成为英属印度的一部分。

然而,根据多格拉人、西藏地方政府、拉达克三方在1842年签署的停战协议,中国并未承认拉达克属于多格拉人,英国将拉达克划入英属印度实际是非法的,背着中国进行的。为了让中国政府承认拉达克属于英属印度,使统治合法化,同时限制多格拉人向北扩张,掌控克什米尔商路,英国利用三方停战协定的漏洞——仅确认西藏与拉达克的习惯边界,并未明确规定边界的走向和确切位置,也未获得双方中央政府的认可,要求与清政府举行边界谈判,划定西藏与拉达克的边界。

在英国多次要求下,1848年清政府令四川总督琦善与驻藏大臣斌良、穆腾额派员前往克什米尔“详慎办理”。由于英国没有约定会面地点,当清政府代表抵达阿里地区商埠噶大克时并未见到英国代表。而英国未等到清政府代表便单方面组成了划界委员会,划定了一条经由班公湖稍微偏北的地方向南到司丕提河谷(即中印边界中段争议区曲惹、巨哇等地)的边界,即“1846-1847年英国边界委员会线”。对于班公湖到喀喇昆仑山口以北地区,由于人烟稀少,被看做“未知地区”并未划出任何界线。

19世纪中叶开始,英国与俄国围绕着争夺中亚及中国新疆进入“大博弈”(The Great Game),为保障英属印度的安全,英国又多次试图划定中国与克什米尔的边界,希望通过划定边界使中国成为英俄之间的缓冲区。当然,英国也很清楚此前的划界并未获得中国承认,不具备法律效应。

1864年,英属印度测量局官员约翰逊(W.H.Johnson)前往中国新疆和田、阿克赛钦地区,通过实地勘察划定了“约翰逊线”。将克什米尔边界由传统的喀喇昆仑山向北推进至昆仑山,从而将原属于中国新疆的阿克赛钦划入了克什米尔。1868年英属印度出版的地图册即按照约翰逊线标定克什米尔边界。1898年,英印当局又策划了将阿克赛钦一分为二的马继业-窦讷乐线,并正式照会清政府,试图以此与中国政府谈判划定边界,但清政府始终未做答复。值得指出的是,马继业-窦讷乐线是英国唯一向中国政府提出的克什米尔划界方案。

也就说,中国政府始终没有承认英国单方面划定的克什米尔边界,也未承认英国对拉达克的“保护”。然而,这些由英国人划定的边界尤其是约翰逊线,却埋下了中印西段边界冲突的种子。甚至连印度学者都对英国的这些做法提出了批判,印度智库“政策选择研究中心”的古鲁斯瓦米(Mohan Guruswamy)和辛格(Zorawar Singh)在《印中关系:边界问题及其他》一书中指出,“英国人处理西段边界的办法‘是由其帝国之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需要所决定的,从来都不是为了满足主权国家的主权的基本需要’。总之,英国人在西段留下了纷争的根源。”

中印边界战争与中巴友谊

二战后,印度与巴基斯坦相继独立,并围绕克什米尔归属爆发了第一次印巴战争,两国长期处于对峙状态。中共建政后,印度、巴基斯坦先后于1950年、1951年与中国建交,成为非社会主义国家中最早一批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在印巴克什米尔之争中保持中立,采取“不介入”政策,“强调印巴双方应在没有任何外界干涉的情况下解决克什米尔争端”。

巴基斯坦因为国家体量上与印度的差距,自独立起就立足于依靠域外大国平衡印度影响,这个国家就是美国。1950年代中期,巴基斯坦先后加入美国主导下围堵共产主义的中央条约组织(CENTO)、东南亚条约组织(SEATO)后,时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访问印控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并发表声明支持印度在克什米尔的主张。

印度也曾两次邀请中国总理周恩来访问斯利那加,但被周恩来婉言谢绝,也以“中国对此问题尚待研究,一时难以表态”为由拒绝就克什米尔争端发表任何偏向印度的评论。在整个1950年代,印度作为不结盟运动发起者与领导者,可谓风光无限,中国也是在印度力邀下才出席了1955年万隆会议。可以说,在那个时代印度是中国除苏联外最重要的邦交国,两国关系处于“蜜月期”。但就算如此,中国也并未改变“不介入”政策,直到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爆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