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G有变 华为无奈“背锅”

+

A

-
2019-05-10 09:28:25

持续一年多的中美贸易战,不仅向中国普通民众普及了芯片知识,也使第五代通信技术(5G)在中国家喻户晓。5G技术商用的广阔前景,中国在5G技术上的先发优势,美国政府公开承认5G进度落后于中国,更使中国人对5G技术的关注前所未有。

此前,中国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都曾宣布将采用“独立组网”(SA)部署5G网络,最近却全部转向“非独立组网”(NSA)部署5G网络。随后即有中国自媒体爆料,将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转向的原因指向华为——一家位于中国的世界5G技术领军企业,指责其技术垄断。三大运营商的转向是否会影响中国5G网络的部署,背后真相又如何?

不久之前,原本选择SA独立组网部署5G网络的中国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转向NSA非独立组网。图为2019年山东两会时中国移动利用5G技术直播会议(图源:VCG)

SA与NSA

所谓的独立组网SA,通俗地说就是“5G核心网+5G基站”,非独立组网NSA即“4G核心网+5G基站”。两者各具优势,但NSA的进化方向或者说5G网络部署的终极目标是SA。

独立组网SA,由于需要完全从零开始部署5G网络,其资本开支在初期远超非独立组网。但因SA是5G网络演化的终极目标,从整个5G网络部署周期来看,一步到位的SA其成本并非不能接受。

也正是得益于SA完全从零开始构建5G网络,独立组网完全支持5G网络的三大应用场景:增强移动宽带(eMBB)、海量机器类通信(mMTC)、高可靠低时延通信(uRLLC),属于完整的5G网络。

非独立组网NSA是一个妥协方案,由于SA前期投入太大,因而产生了以现有4G网络为基础向5G演化的NSA方案,其最大特点即是前期资本开支少。虽最终仍需向SA演进,但得益于5G设备的规模化与“摩尔定律”,整个5G网络部署周期总成本要低于SA。欧美各国以及韩国已经开通的5G服务全部属于NSA。

也是由于NSA并非完整的5G网络,而是4G核心网+5G基站,其仅支持5G三大应用场景之一的“增强移动宽带”,即大幅提高网络带宽。而5G相对于4G最具革命性的是“海量机器类通信”、“高可靠低时延通信”,5G技术对产业经济的助推作用都源于这两项。也就说,NSA只是“4G+”,并不具备5G的革命性作用。

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2018年6月国际电信标准化机构3GPP正式批准SA标准后,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宇红在接收采访时称:“我们认为NSA不是一个完整的核心网,用的是4G的核心网做改造。5G要想带来全新的功能,不仅仅是空口速率的提升等,还有带来更多的很重要的能力,像切片、边缘计算都需要SA来实现。”中国三大通信运营商最初一致选择了SA标准部署5G网络。

“锅”从天上来

中国三大运营商5G网络部署由SA转向NSA后,一位网名为“老解1972”、自称“资深通信业人士”的人在微信公众号发文《中国5G商用,为何渐入歧途?》,将三大运营商转向的原因指向华为。

在他看来,华为的5G战略是:“在选择NSA架构率先启动5G网络建设的海外市场,凭借NSA产品的先发优势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以寻求5G投资的尽快变现;在选择SA架构的国内市场,则利用SA可以打破原有4G供应商格局的机会进一步扩大国内市场占有率,在5G上取得对主要竞争对手中兴的绝对份额优势。”

近一年来,美国等国以国家安全为借口打压华为,这不仅延缓了欧洲等国对华为5G甚至4G设备采购的进度,更打击了“华为原计划在NSA先发的海外5G市场寻求投资尽快变现的策略”。致使华为2018年运营商业务首次出现-1.3%的负增长,当年存货同比上升31%,达到945亿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同比下降22.5%,减少217亿人民币。

在这一情况下,“对于华为的运营商业务而言,为了摆脱海外市场销售放缓对公司造成的不利经营影响,返回身来驱动国内市场加快5G建网进度就成为必然的选择。”但由于SA标准完成较晚,产品方案尚处于测试验证阶段,相关产业链还在爬坡之中,至少要等到2020年才能真正实现规模部署和商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长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