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千年纸莎草 一窥古埃及妇女的社会地位(下)

+

A

-
2019-05-10 07:04:02

每年5月第二周的周日─母亲节即将到来,无论古今女性都在家庭婚姻关系中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而古埃及女性婚姻和婚后生活可以透过墓室里的亡者铭文传记壁画,略窥一二。这些铭文传记中,可以发现古埃及男性用各种不同的文字来称呼另一半:“一个被她的丈夫所爱的女人"、“一个在她丈夫面前说好听的话和给他甜蜜的爱的女人"、“一个被所有人珍惜的女人"、“一个被她城市所爱的女人"等。

古埃及夫妻死后通常都是合葬在一起,因此陪葬品中经常能见到夫妻的雕像(图源:VCG)

1/6

代表“怀孕"的古埃及象形文(图源:《图说古埃及象形文字》)

2/6

代表“分娩"的古埃及象形文,把妇女生子的形象完整地记画出来(图源:《图说古埃及象形文字》)

3/6

代表“哺乳"的古埃及象形文(图源:《图说古埃及象形文字》)

4/6

从哺乳的象形文衍伸出来的字,代表“滋养"(图源:《图说古埃及象形文字》)

5/6

伊西斯女神(Isis)怀抱儿子荷鲁斯(Horus)雕像,造型与象形文字十分相似,此雕像多有祈求幼儿平安健康之意(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6/6
上一张 下一张
白纸黑字 拥有结婚条约的古埃及夫妻

古埃及人的家庭和现代社会一样,是由父母与孩子组成的小家庭。从中王国时期(公元前2040-1783年)开始,人们给予母亲一个特别的头衔:“房子的女主人"。古埃及家庭的分工虽然也是“男主外、女主内”,女性却可以到外面工作,透过墓室的浮雕与壁画,我们可以时常见到一同在田里工作、一起晒谷物、牧牛的古埃及男女。

古代人成婚的年龄都相当早,古埃及人也不例外,女性大约12至13岁嫁人,男性则是15岁娶妻。婚礼方面,古埃及人则是相当低调,以私人家族庆典为主,少有在公开场合举行。不过古埃及人婚姻有一点和现代婚姻制度类似,他们会签署一份婚约,这份婚约的内文以条例呈现,内容主要是关于嫁妆、男方支付婚礼的费用等,并附加说明这些费用会以何种形态给予,像是黄金、油、稻谷、衣物等。除此之外还有离婚条款,详列哪些物品是由女方带来、又有哪些物品是男方支出,并约定在双方离婚后,物品的归属分配,其中一方过世后的财产归属也详列其中。

根据文献《纸莎草豪斯瓦特》(Papyrus Hauswaldt),有一份于托勒密四世(Plotemy IV,公元前204年)时期签署的婚约,可以更清楚看到古埃及人在婚约上的慎重态度,以下节录:

“Blemmyer Heremhab,出生于埃及,父亲是Hapais;母亲是Wenis。将娶Tais为妻,她的父亲是Haher;母亲是Tairtdert,说了以下的话:
‘誓言:我把你娶进门做为我的妻子!
彩礼条款:我给了妳两个价值十什塔特(Statere,古希腊的货币名称)的银币,作为彩礼(聘金)费用。
离婚条款:如果我与妳离婚,并且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当作妻子,那我将会给妳两个价值十什塔特的银币,再加上之前娶妳时所给的彩礼费用。这样子一共是四个价值二十什塔特的银币。以及三分之一我们从今天开始一起赚到或得到的东西。
关于孩子继承的条款:妳为我生的小孩以及妳将为我所生的小孩,他们将是我所有财产的主人……(以下是嫁妆的明细表)。
我不能起誓说以上所列出的嫁妆明细表,不是妳从妳家所带到我家的嫁妆。妳从妳家带来的嫁妆,和上面所列的明细表,是我从妳手中所接获的。它们很完整而且没有缺失,我的心对它们非常的满意。如果我休了妳,而妳要离开此地,妳有权利带走妳从妳家带来的嫁妆,还有和它们等值的银物,哪些妳写下了,妳就带走哪些。而我的责任是看护它们。" 

古埃及婚姻关系 已婚妇女碰不得

古埃及人结婚后,与传统中国人的婚姻关系相同,也是由女方嫁入男方家居住。在古埃及文中也会以“建造家庭"、“变成妻子"、“某人娶了妻子"、“成为丈夫"、“进入家庭者"等文字称呼新婚夫妻。缜密又详细的婚约条例,不代表古埃及的婚姻关系解除就会十分困难,古埃及的夫妻关系中也有再婚的存在。在新王国时期可以看到有些女性被称为“他以前的妻子",不过这个例子仍是少数,观察考古出土的文物,可以发现到男性的陪葬文物中,主要还是记载现任妻子的名字为主。由于这样一个社会的习惯,因此离过婚的女性很少被文字记录下来。不过有学者推论 “他以前的妻子"这个称呼可能并不是指离过婚的妇女,而是亡妻的代称,主要区隔前后任的妻子。

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540-1070年)住在工人村(Deir el-Medina)的Naunacht,她的两段婚姻很幸运地被写在纸莎草上。Naunacht先是与名为Kenherkhpeshef的男子结婚,生下6个孩子,可惜Kenherkhpeshef早逝,Naunacht只好带着6个孩子改嫁,与第二任丈夫生有2个孩子。根据希罗多德(Herodotus,公元前484─425年)的《历史》( Histories),他在埃及的考察认为只有祭司职业的人是一夫一妻制,而其他埃及人在婚姻家庭上大多是一夫多妻制。不过并不是每一个古埃及男人都有能力负担多妻家庭的开销,也不是每一位古埃及女性都愿意当小老婆,所以多妻制只存在于富裕的家庭中。

不过在婚姻忠诚上,古埃及社会男女标准不一致,一个已婚男性如果和其他女性发生关系,在古埃及法律中是被允许的,但若是一位已婚妇女,是绝对不可以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因此男性从小就被教导要远离已婚妇女。在古埃及宗教具有重要地位的《死亡之书》(或译亡者之书,The Book of Dead),也有这方面的记载。根据古埃及人想象的死后审判里,亡者在冥神俄西里斯(Osiris)面前必须发誓没有犯过任何错误或是罪刑,如此才拥有来生,而其中有一条就是“我没有和已婚妇女发生性关系!"对古埃及人来说,通奸是很严重的罪刑,可能会被处以死刑、流放、割鼻或割耳、杖刑等。

咒语护身符 祈求神明保佑的古埃及人

古埃及人相当注重后代,像是《普塔霍特普的训诫》(The Maxims of Ptahhotep)、《安尼的训诫》(The Instruction of Any)等纸莎草文书,都能看到许多鼓励人们在年轻时多生育的文字。和现代到宗教场所求子的妇女相同,古埃及妇女也会为了生育而求助神灵,她们会在家中摆放贝斯神(Bes)的雕像或是制作护身符,期望借助神明的力量顺利怀孕,或是生产顺利。古埃及妇女分娩的地方,通常是在家中,产妇一般是蹲在两个大砖头上生孩子,这一生产姿势也如实地被记在象形文字上。古埃及圣书体(Egyptian hieroglyphs)代表分娩的女性的文字,就是画一个坐在砖头上的女人。除了分娩,古埃及文中也有代表孕妇和哺乳妇女的象形文字。

在医疗不发达的古代社会,新生儿早夭的机率是相当高的,古埃及人也会为孩子制作了许多祝福平安长大的咒语,还有护身符,防止小孩早逝或是生病。若是一对夫妻真的无法生育的话,古埃及社会也是能够领养孩子的。同样是出自工人村的纸莎草史料,一位名叫Ramose的书记官和他的妻子Mutemwia始终不孕不育,最后他们决定领养一个孩子。如同现代一般,领养孩子需要登记,而被领养的孩子就和亲生子一样,都肩负照顾的父母责任,也要负责父母的葬礼和家中祭祀活动。

由此可见,在古埃及婚姻上,除了已婚妇女出轨违法之外,结婚时签署的婚约,详细记载彼此在婚姻中应有的权利,像是离婚后应得的财物,或丈夫过世之后能获得的遗产等,使古埃及女性享有一定的保障。由于古代医疗环境,让古埃及人相当重视子嗣和妇女生产,为此而衍伸出许多宗教信仰方面的寄托,而哺乳的女性这一象形文字的形象,不仅成为古埃及宗教中重要的象征,女神伊西斯(Isis)怀抱儿子荷鲁斯(Horus),这个雕像不仅成为古埃及妇女祈求孩子平安的代表,也深深影响之后的基督宗教,成为圣母玛利亚怀抱幼时耶稣基督雕像的原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