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后再上街 五八反美游行始末

+

A

-
2019-05-10 04:14:16

1999年5月8日,美军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发生后,中国很多城市都爆发游行示威活动,几乎覆盖所有直辖市、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位于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沈阳的美国驻华使领馆门口,是游行示威的焦点所在。

这次游行示威持续两天,其规模之大、参与人数之多,是“六四”事件以来仅见。

一名中国民众向美国驻华使领馆投掷石块,抗议美军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图源:Getty)

1/5

武警在美国驻华使领馆前维持秩序(图源:Getty)

2/5

中国民众抗议美军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图源:Getty)

3/5

中国民众抗议美军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图源:VCG)

4/5

受冲击后美国驻华大使馆内一片狼藉(图源:VCG) 

5/5
上一张 下一张

美国作家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所著《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记载,面对民众高涨的愤怒情绪,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决定加以引导,采取行动疏导人们心中的怒火,努力使政府的政策与民众的抗议相协调。“由党支持的学生团体租来了公共汽车,直接把学生们拉到了使馆区。”

游行示威活动很快就开始向暴力的方向蔓延。在北京,示威者向美国大使馆投掷砖头、油漆、鸡蛋、墨水瓶和燃烧瓶,还有人用弹弓射击。使馆的玻璃窗被砸破,车辆也被损毁。在成都,美国总领事馆遭纵火焚烧。

BBC中文网援引美国外交官阮大为(David Rank)说:“他们把地砖翻了出来。北京的人行便道没有铺水泥,铺的是大块的地砖。他们把地砖翻出来砸碎,然后把砖块往墙里扔。”美国大使尚慕杰(James Sasser)受困于大使馆内长达四天。使馆发言人比尔·帕尔默(Bill Palmer)当时说:“我们感觉就像人质一样。”

为了防止“六四”事件重演,中国于1989年10月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其中一个核心条款是:“举行集会、游行、示威,必须依照本法规定向主管机关提出申请并获得许可。”当时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报道各地游行示威时,无一例外地提到,这些活动都经过当地公安机关批准。而当时正值“六四”事件十周年的敏感时期,北京不得不保持平衡,既要允许学生与民众发泄愤怒,又要维持住对局势的控制。

5月9日18时,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胡锦涛罕见发表电视讲话,对抗议者表示支持,但同时警告说,示威活动必须“依法有序地进行”,“要防止出现过激行为,警惕有人借机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坚决确保社会稳定。”

根据《人民日报》的报道,胡锦涛发表电视讲话次日起,游行示威就停止了。“从10日开始,满腔悲愤的学子们已从喧闹的大街坐回安静的课堂。”“校园里秩序井然,教学活动一如往常。”各地民众的抗议活动改为集会、座谈、发抗议电、对记者发表谈话等方式,谴责美国的暴行,决心以实际行动为振兴中华而奋斗。

中国律师燕文薪当时还是北京科技大学一名大学生,他曾经参加北京的游行示威。2018年,他在《燕文薪:贸易战当日,忆我的一次反美游行》一文中写道,这次游行示威“是高度组织化的,虽然有少部分人的参与是自发自愿,但也被这种高度组织化的行为完全淹没和吸纳了。如果没有这种高度组织化的洪流,极少数人的自发自愿是不能实现的。”

中国政府对事态具有完全的掌控力,燕文薪说:“其一、舆论完全掌控;其二、以高校学生为主体,而学生的行动均经过层层请示,上传下达,各高校负责具体组织落实,行动逻辑和行为模式完全可控;其三,就现场情况而言,担任警戒和维持任务的防暴警和武警对扔燃烧瓶和砖头这样的准暴力行为未作干预,几乎采放任态度,对群众情绪可以给予一定的释放空间,这一定来自某个层面的指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