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遍亚太的邓丽君 一窥华人音乐在台发展

+

A

-
2019-05-07 06:57:34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但即便在华人圈之外,日本、印度尼西亚也都有邓丽君的歌迷。今(2019年)年为邓丽君逝世24周年,每逢邓丽君忌日(5月8日),她的墓园总是会涌入许多向她致敬的歌迷,可见邓丽君过世多年,至今仍有深远的影响力。而邓丽君红遍亚太地区成为“亚洲歌姬",其实可视为1960年代至1970年代台湾华语流行音乐发展的缩影。

邓丽君过世多年,至今仍是华人心中经典歌后(图源:VCG)

邓丽君出生于1953年1月29日的台湾云林县,从小就展显歌唱天赋。1964年,年仅11岁的邓丽君参加中华广播电台(今中华广播公司)举办的黄梅调歌唱比赛、获得冠军。念初中的邓丽君开始在课余时间参加歌唱演出,很快获得歌厅老板赏识,开始在歌厅驻唱并渐渐走红,成为各家歌厅、夜总会争相邀请的歌手。之后邓丽君为台湾“中国电视公司”首部电视连续剧《晶晶》献唱同名主题曲,成为台湾家喻户晓的明星。透过参与海外慈善及登台活动,邓丽君逐渐走红香港、东南亚等地。

而台湾又是如何拥有华语歌曲的土壤呢?近代华语流行歌始于1920年代后期的上海,当时台湾虽为日本的殖民地,但与上海往来密切,当时流行于上海的华语歌曲也早在战前的台湾广为流传。1930年代台北放送局(主要为日本殖民当局的政令宣导机构,国民党政府来台后设立“中国广播公司”)广播节目中就有上海的华语歌曲,那时在上海发行的部分华语歌曲唱片也有在台销售。直到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过去曾于上海制作唱片的百代公司,以及过去上海华语流行乐坛的参与者多转至香港、并未来台,而华语流行歌曲中心也从上海转至香港。

所幸1949年国民党政府迁台,随之而来的外省军民们带来了上海华语歌曲,让台湾的华语歌坛更加丰富。此时随国民党来台的外省族群,有不少投入华语流行歌曲的制作,并培养出众多台湾的华语歌曲人才。有1950年代至1960年代的积累,才有1970年代时让台湾歌星歌曲在香港、东南亚广为传唱的局面,不仅为1980年代以后的台湾华语流行音乐奠定深厚的基础,也让台湾日后取代香港成为华语流行音乐的中心。

1950年代时台湾创作的华语流行歌曲还不多,此时受到香港的华语歌曲影响较大。说到台湾创作的华语流行歌曲,就一定要谈到开路先锋周蓝萍先生。周生于1924年,祖籍湖南湘乡,国立音乐学院(今中央音乐学院)肄业,1949年来台,在“中国广播公司”任职期间编写许多脍炙人口的华语歌,创作于1954年的《绿岛小夜曲》成为台湾第一首向东南亚输出的华语歌曲。1963年周蓝萍至香港邵氏电影公司工作,期间制作不少电影配乐与黄梅调歌曲,造成轰动的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其电影作曲配乐让周获得1963年台湾金马奖最佳电影音乐奖。为邓丽君的《甜蜜蜜》、《小城故事》等多首歌曲填词,已于2016年过世的作词人庄奴,曾当过记者、编辑等多种职业。会成为作词人也与周蓝萍有很大的渊源,1958年,周蓝萍在报上看到庄奴投稿的散文诗,其文笔引起了周的注意,于是邀请庄奴开始为电影歌曲创作歌词,此后创作歌词约有3,000首。

邓丽君也需要通过考试,才能拿到“歌手证”(图源:Facebook台立法委员许智杰)

台湾1950年代至1960年代华语乐坛另一个重要推手是慎芝,不仅是作词作曲家,也是主持人。1963年由慎芝填词的歌曲《意难忘》,原曲为日本歌,并透过其制作的节目《群星会》而广为人知。这首歌启发原本只听闽南语歌曲的台湾本省人对华语流行歌的兴趣。在此之前,由华语、闽南语及东西洋歌曲三分台湾流行音乐市场,不过《意难忘》推出后,迅速让华语歌曲占据大半江山。《群星会》不仅培育出许多华人音乐巨星,创作无数脍炙人口的歌曲,也让台湾华语歌坛转型走到下一个阶段。不过台湾当时处于“戒严”时期,许多歌曲演出前都需要经过审查,甚至连《月亮代表我的心》都被批评为“靡靡之音”、遭到禁播。许多歌手可能因为公开演唱禁歌而被吊销歌手证(早期台湾歌星需要考证才能出来当歌手),而转往香港、东南亚等地发展。邓丽君当时也为了回避歌曲审查,也录制不少印尼语歌曲,大部分由华语原曲填入印尼语歌词,并在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地发行。

以往谈及台湾的华语流行歌曲历史时,研究讨论多从校园民歌开始谈起,特别强调在“风雨飘摇"的1970年代,多少年轻学子如何“写自己的歌"、“唱自己的歌",清新的校园民歌是如何影响台湾1980年代的歌曲。而1950至1960年代的华语歌曲多被忽略,也对这个年代的音乐发展少有深入的研究与关注,不过透过一代歌姬邓丽君,似乎能多少勾勒出当年台湾华语流行歌曲蓬勃发展的样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