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棋子与弃子:荒淫成性的西北王马步芳

+

A

-
2019-05-03 03:08:40

今天甘肃、宁夏一带明清以来是回族的聚居地,西北三马宁马、甘马、青马都起源于今甘肃临夏。清朝晚期,西北回民起义势力很大,清廷调中兴功臣左宗棠率楚军入陕甘。软硬兼施之下,要么投诚,要么被镇压,投诚的人中就有三马的始祖马占鳌、马千龄、马海晏。投诚洗白后,三人摇身一变成为官军,在清末大动荡之下逐步扩张,集两代之力,统治青海、甘肃、宁夏数十年。

清朝末年,左宗棠通过剿抚并用平定了陕甘回乱,三马始祖马占鳌、马千龄、马海晏即是投诚者之一。图为平定陕甘回乱的清军(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蒋介石扶持的棋子

马海晏长子马麒1929年出任青海省主席,掌控青海;马千龄之孙马鸿宾1930年担任宁夏省主席,掌控宁夏;马占鳌的后裔形成甘马。

马麒担任青海省主席两年后去世,时任甘肃全省保安司令兼骑兵第1师师长的其弟马麟回到青海,代理省主席。1933年马麟正式担任省主席,形成马麟主政,马麒次子马步芳掌军的局面,两人貌合神离。

在当时军阀中,以蒋介石、冯玉祥、张学良、李宗仁、阎锡山拥有数省势力最强,其余大的拥有一省之地,小的仅数个县市。西北三马,虽各拥有一省之地,但无论是人口还是经济都无法与内地相比,势力弱小,在蒋、冯、阎、李、张新军阀混战中必然要选边站。马麒很明智地为青马选择了蒋介石,而不是近在咫尺的冯玉祥。

然而马麟担任省主席后,与蒋介石中央政府的关系并不怎么好,蒋遂决定扶持马步芳牵制、分化青马。在蒋介石的支持下,1936年11月,马步芳架空了马麟,剥夺了他省主席的权力。担任空头省主席的马麟,在前往麦加朝圣后,返回老家居住。1938年,马步芳担任青海省主席,青马进入马步芳时代。

抗日战争中,全民抗战,马步芳也不得不调兵东进抗日。为了保存实力,临时招募八千余人组成暂编骑兵第1师,由堂叔马彪担任师长出征。在河南一带与日军多次交战,屡立战功,但抗战结束后马彪被马步芳排挤出青海,离乡背井。

1949年4月,当彭德怀在太原战役结束后率华北野战军18、19兵团进入陕西,使西北中共军队达到三个兵团,第一次占据兵力优势时,蒋介石嫡系的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主动放弃西安,坐看中共与马家军两虎相争。而就在这样的危急时刻,马步芳却官运亨通,5月代理西北军政长官,中将加上将衔,肩上多了一颗金星,成为“西北王”。马步芳旋即任命自己的儿子马继援为总指挥,统一指挥“西北三马”对抗中共,但其能够指挥得动也只有自己的“青马”。

1949年8月,彭德怀在攻占关中地区后西进甘肃,毛泽东明确提出对马步芳“坚决歼灭,只接受其无条件投降,而决不容许其来什么起义或改编”。前一年12月中共公布了第一批43名内战战犯,马步芳名列40,一同镇压西路军的宁夏马鸿逵名列39。兰州陷落后,马步芳逃往重庆,10月逃往台湾。

1950年,马步芳以2,000两黄金贿赂蒋介石身边的人,获得前往麦加朝圣的机会,从此一去不回。先后在埃及、沙特居住,曾担任中华民国驻沙特大使,1975年在沙特去世。

与中共结下的血仇

马步芳能够坐稳青马第一把交椅,获得蒋介石的支持,后一度代理西北军政长官,由青海王晋级西北王,除了马家在青海、甘肃三代的根基,更与马步芳在镇压中共红军西路军时所表现出来的坚决与残忍分不开。可能在蒋某人看来,手上有了如此的血债,与中共结下了如此血海深仇,唯有在反共路上一条路走到黑,绝对值得信任。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刚会师,中共就以红四方面军主力组成西路军,意图打通国际通道直接接受苏联援助。陕北往西就是三马马家军的地盘,中共红军的西征将直接触及三马的利益,在蒋介石的支持下,青海的马步芳、马步青兄弟、甘肃马仲英、宁夏马鸿宾、马鸿逵围攻西路军。历时5个月,西路军惨败,两万余人中战死近八千人,被俘近1.3万人,被俘者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马家军在庆贺剿灭赤匪的同时,一边向南京蒋介石邀功请赏,一边以虐待俘虏、屠杀为乐,手段极其残忍。或用马刀和军镐砍杀,或活埋或火烧,很多战俘是被剖腹抽肠或挖眼取胆入药而死,个别高级干部如红9军军长董振堂还被砍头示众。仅在西宁郊区遭屠杀和活埋的就达六千余人,在张掖杀了3,200多人,令人发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