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翻脸无情:被刻意抹杀的中国一战劳工

+

A

-
2019-04-28 06:58:13
一战中一处法国劳工营中被隔离的中国劳工(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918年11月11日一战结束,当欧洲人开始庆祝战争的结束时,这些本应回国的华工被从工厂、码头等工作地点转移到了战场做清理工作,包括清理炸弹、清除铁丝网、拆除废弃房屋,以及填埋战壕和搬运军火,徐国琦在《一战中的华工》一书中指出,因缺少处理爆炸物的训练,经常引发事故造成伤亡。这些工作让华工充满怨恨,西方人一贯的敌视、粗暴管理和恶劣的待遇让华工与指挥官之间的摩擦不断升级,抗议、罢工与各种犯罪行为激增。

基督教青年会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不能因此谴责这些华工”,“如果在法国的华工能在停战协议刚一签订时就被送回国,华工将带着西方的高度赞誉返回祖国,英国人和法国人也会对华工们怀有更高的敬意。有很多误会其实本来可以避免的。”

不仅没能得到尊重,华工的贡献还被彻底抹杀。英国政府的官方声明虽然称华工“比其他有色种族的劳工承担了更大的风险”,但他们在区区千元之数的死难华工抚恤金上讨价还价。巴黎和会上,英国外交部长亚瑟·贝尔福宣称,中国在一战中“既为付出一个先令,也没有丧失一条生命”。英法的报告甚至宣称1918年横扫欧洲和世界的“西班牙流感”是华工传播的,“黄祸论”又一次声嚣尘上。而当流感肆虐法国北部时,华工被强制在集中营里,导致了大面积的感染的和死亡。

随之而来的巴黎和会上,中国作为战胜国的喜悦尚未散尽,英法首先就在代表席位上给中国当头一棒。在和会上,战胜国被分为三类各自拥有不同的代表席位,第一类是英国、法国、美国、意大利、日本五大主要协约国,第二类是战争中提供过某些有效援助的国家,第三类是协约国阵营中的其他国家。英法完全无视华工的贡献,将中国划入了第三类,与希腊、沙特、波兰、泰国、捷克斯洛伐克一样仅拥有两个代表席位。

正式会议上,尽管时任中国代表团成员、驻美大使顾维钧在阐述中国政府观点时赢得了满场喝彩,但英法不仅拒绝了中国收回山东主权等要求,还私相授受承认了日本在山东的特权,中国甚至连寻求妥协的机会都没有。“中国无路可走,只有断然拒签。”

1919年6月28日《凡尔赛条约》签订当天早晨,中国代表团在最后达成妥协的努力失败后,顾维钧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缓缓行驶在巴黎的晨曦中,我觉得一切都是那样黯淡--那天色、那树影、那沉寂的街道。我想,这一天必将被视为一个悲惨的日子,留存于中国历史上。同时,我暗自想象着和会闭幕典礼的盛况,想象着出席和会的代表梦看到为中国全权代表留着的两把椅子上一直空荡无人时,将会怎样地惊异、激动。这对我、对代表团全体、对中国都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随着巴黎和会的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划上句号,一战华工的参战历史被英法刻意遗忘,扫入了历史的尘埃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