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入秦城监狱的通天小案 一场持续十余年的中国闹剧

+

A

-
2019-04-27 01:21:04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充满了活力,各种思潮百花齐放的同时,各种“民科”也沉渣泛起。在赶英超美、颠覆世界科技等种种话术的包装下,在中国已经严重落后世界的残酷现实下,不仅令普通民众兴奋,也引起了中共高层的关注,演绎出了一幕幕的闹剧。

其中最为有名的即是王洪成的“水变油”,不仅登上《人民日报》头版,还被宣传为中国“第五大发明”,中国官方为获得配方两次将其投入秦城监狱,甚至还提出给予其副部级官职,从国防科工委获得大校军衔。当一切水落石出,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罗干“根据中央领导的批示”亲自主持查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各种伪科学沉渣泛起。图为当时影响极大的气功(图源:VCG)

民科往事

王洪成原本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共汽车公司的一名司机,只念过四年书,养过猪,学过木匠,也当过兵。按王洪成的说法,经历了7次实验后,于1983年11月7日成功研制出“水变油”技术。

在那个“民科”辈出的年代,王洪成的“水变油”影响如此之大,离不开学界的推波助澜。哈尔滨工业大学为王洪成举办技术鉴定会,校长与党委书记两次上书中央领导,为王洪成的水变油背书,坚称水变油技术可信。大庆石油化工设计院不仅组织8位专家出具鉴定报告上报中央和国务院,还与王洪成一起成立“庆滨公司”合作推广水变油。

1980年代,王洪成曾两次前往北京进行成果“鉴定”,实际上是向中共官员与学者现场表演水变油。据1992年时任劳动部部长阮崇武给一位国务院领导的报告披露,1985年刚刚由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升任公安部部长的阮崇武曾“受××同志委托”,前去现场观看王洪成的水变油“表演”。阮崇武还曾帮助王洪成申请专利,以保护水变油技术,“但他假装受伤,不肯去做科学的检验”,“他只是到处跑,请名人看‘表演’,住在宾馆、白吃白喝”。

从阮崇武的披露来看,王洪成的水变油确实引起了中共高层的关注。以阮崇武公安部长的级别,委托他的“××同志”至少是副国级以上,国务委员、副总理乃至更高。而据曾任物资部燃料司副司长、国家计委科技司副司长的严谷良发表在新华社《参考资料》上的一篇长文介绍,当时共有200多位省部级以上领导和军队少将以上将军观看了王洪成的水变油表演。

两入秦城

尽管王洪成的水变油引起了各方关注,但从阮崇武的记述来看,所谓的水变油技术并未通过科学鉴定,在王洪成的支持者笔下却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1986年12月1日至3日,“吨级水变油”实验在河北省胜利客车厂成功,并由河北电视台实况录像上报国务院。参加实验的有国家计委常务副主任柳随年及计委有关司局负责人、河北省委副书记岳岐峰及省政府各相关部门负责人30余人,柳随年当场宣布“国家支持王洪成的发明”,并将实验录像向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胡启立、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汇报。

随后,中央负责人批准王洪成水变油放大实验为国家绝密级“8612工程”,责成柳随年及公安部长阮崇武、国务院秘书长陈俊生负责。但柳随年等人“没有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支持其完善水基燃料的放大研发与产业化上下功夫,而是在集中一切精力智谋在……强行索取王洪成水变油发明配方与保密工艺上,下足了谋略与全部精力”——即1980年代将王洪成两次投入秦城监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