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城的“两个南门” 泉漳械斗与板桥林家

+

A

-
2019-04-26 06:18:34

今(2019)年适逢台北府城135周年,于4月23日世界阅读日当天,在台北市有民间团体号召文史学者与民众,以漫步的方式来认识这座自清治后期以来作为台湾首府,但如今只剩城门的台北城。想知道清朝的台北城有多大,可以从捷运西门站出发,沿着中华路向北直走,经过台北城“西门印象"的装置艺术,再直直走向东转接到忠孝西路,台北城的北门就在眼前。沿着忠孝西路直走至中山南路口往南行,这条路上除了台大医院外,还可以看到东门,这座见证多起民众至“总统府"前的抗议事件的城楼,也常被作为判定抗议人数的基准。在“国家图书馆"路口转向西,走进爱国西路,就能看到南门,不过还没完,台北城共有5个城门,继续沿着爱国西路直走到至延平南路交叉路口,可以看到原不在台北城建城计划內的城门:小南门。

小南门(重熙门)今日样貌,经国民党政府改建后,已不见昔日闽南建筑特色(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小南门与板桥林家之渊源

为何台北城南边会有两个城门呢?要从台湾早期来台汉人说起。除了要面对俗称“黑水沟"的台湾海峡外,台湾岛上的瘴疠之气(传染病)也容易让来台先民因而亡故。在克服了艰难的环境后,与原住民争夺自然资源,也造就了在台汉人强悍的民风。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清廷正式将台湾纳入中国版图后,随即颁布《渡台禁令》,不准大陆沿海居民偷渡与携家眷赴台,另外还禁止粤民来台。因此让台湾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大量“罗汉脚”(无家无业的男性游民)以及先来后到的汉人族群之间产生了许多社会的利益冲突,于是就发生许多大大小小的械斗,有原住民与汉人的“原汉械斗”,还有以籍贯地区分的闽粤、泉漳等各种械斗,学界统称为分类械斗。

提到小南门,就不能不说到板桥林家,而这座城门就是在械斗背景下所建造而成的。今日的板桥林家以林本源园邸(俗称“林家花园”)为大众所熟知。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出身自福建漳州的林应寅来台至淡水厅兴直堡新庄(今新北市新庄区),设帐授徒从事教职。次子林平侯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来台访父,从事米盐生意。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林爽文事件后引发通货膨胀,林平侯靠着卖米发家致富后回大陆捐官,之后于嘉庆二十一年(1861年)辞官返台定居。不过北台湾时常发生严重的漳州与泉州籍的移民械斗事件,为了避祸林家便从新庄迁居至大嵙崁(今桃园市大溪区),并兴建大嵙崁堡防御乱民。

林平侯有五子,分别管理林家的五个家号(商店号):饮记、水记、本记、思记与源记,意为“饮水本思源”。林平侯死后,其子林国华与林国芳分别继承本记与源记两个商号,两人将商号合并于咸丰三年(1853年),并举家迁居至摆接堡枋桥街(今新北市板桥区)。不过泉漳械斗仍未平息,于是兄弟二人于咸丰五年(1855年)开始筹建枋桥城以抵御泉州人骚扰。在泉漳移民的关系日益恶化,以及台湾战略地位考虑,清政府决定要在台北盆地设立台北府,并兴建府城。听闻台北将要建城的林家,主动出资赞助筑城费用,并向政府要求希望在台北城通往板桥方向的西南角另开一门,让林家进出府城时可以避开西门外艋舺地区(今台北市万华)的泉州人势力。因此台北城的南面,除了原有的南门之外,还有一个“小南门”。

躲过拆除却躲不掉改建

小南门,正式名称为重熙门,意为盛世兴隆、光辉普照。1895年,清廷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让这座甫于1884年建成的台北城面临拆除危机。1905年,台湾总督府以推动都市计划(又称“市区改正”)为由,打算将台北城完工仅20年的城墙与城门全数拆除。就在总督府拆除西门与台北城墙的过程中,引发台湾当地知识分子与仕绅的抗议,不满的声浪让台湾总督府拆除另外四座城门的计划喊停。1935年台湾总督府以《史迹名胜天然记念物保存法》将剩下四座城门指定为古迹,于是台北府城中的东、南、北、小南门得以幸运保留下来。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台湾脱离了日本殖民统治,不过剩下的四座城门却迎来新的挑战。1955年国民党政府在台北持续进行在南京未完成的“新中国首都化”,在台湾各地新建许多具有中国传统建筑特色的重要机关与设施,像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圆山大饭店等;1966年在“中华文化复兴"的政策下,台北市政府终于对仅存的台北城门开刀,以“整顿市容以符合观光需要"为由,将台北城的东门、南门与小南门等具有闽南特色的红砖碉堡式城楼,全都改建为中国北方式的琉璃瓦顶亭阁式建筑。当初林家捐资而成的小南门,虽同为闽南建筑风格不过在外观上与另外四座碉堡式城门有很大的不同,是唯一廊柱式城楼,但现在仅存石构台座与圆拱门仍是原有建材造型。而北门由于年久失修,并不被重视,且原定要拆除不再改建,但在学者极力争取之下获得保留,也意外成为唯一没有被改造外观的城门。

与彻底消失于世间的台北城西门相比,小南门的确幸运许多,起码仍有实物可供民众想象过去的台北府城。回首台北城历史,完工不久即被日本人强制拆除城墙,国民党政府来台后又随意将仅剩城楼修改添加枝叶,如此简单粗暴地改建古迹,并不是古迹保存的应有态度。比如日前不幸遭遇大火的巴黎圣母院,实际是花费上百年时间,历经不同时代慢慢修建雕琢而成,可以见到各个时期的建筑风格特色融为一体。万万不是像国民党政府这般将城楼拆除到只剩台基,在上头兴建现代的“传统中国式建筑"。这也显示出过去台湾在国民党大中华式的政策领导下,让台湾的闽南、客家与原住民本土文化长期受到压抑,属于一种极端;近几年台湾本土意识上扬,进行激进的“去中国化”又是另一种极端,很遗憾的是,当前台湾的文化政策仍在这两种极端中摆荡不已,也彰显了台湾社会欠缺与对古迹保护长久的规划与共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