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革命暴动”铁案真相:毛泽东血腥清党

+

A

-
2019-04-26 07:29:43

江西吉安市青原区的富田镇,如今不过是个极普通的乡镇。如果对中国革命史稍有了解的人,对这个地名一定不会陌生。这里曾是江西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1930年12月这里发生了肃反“AB团”引发的大规模革命恐怖浪潮,最终席卷了中共领导的江西苏区。

AB团为“反布尔什维克”(Anti-Bolshevik)的缩写,全称为“AB反赤团”。1926年11月8日,北伐军攻克南昌。蒋介石发现江西的国民党省、市党部,完全由共产党员“把持党务”,于是蒋介石指示国民党中央特派员段锡朋组织AB团,与共产党争夺江西省国民党的领导权。1927年4月2日,这样一个组织还没有发挥其作用就发生了针对江西省国民党党部的四·一二政变,AB团随后垮台。

毛泽东1930年留影(图源:Getty)

然而历史总是出人意料,这个早已被摧垮的组织,在几年后被毛泽东利用,仍是达成了它最初的目的。

1930年11月1日,红军总司令朱德、政治委员毛泽东颁布《移师赣江东岸,诱敌深入,待其疲惫而歼灭之》的命令,在红军第一次反“围剿”的同时,根据地内部又掀起了一场以反AB团、改组派为主要内容的肃反运动。

中国历史学家高华认为,毛泽东凭借着一系列军事上的胜利以及在根据地建设的经验,终于在1929年的古田会议上跻身军事领导高层,同时获得了江西苏区的指挥权。然而,这里离中共的权力核心层还相当遥远。即便如此,毛泽东的权威仍是遭到了以李文林为首的赣西南地方红军和党组织的挑战。

为了维护其权威,1930年2月初,毛在赣西特委所在地吉安县陂头村召开了由红四军前委和赣西南方面负责人参加的联席会议,列举李文林的两项“严重政治错误”:倾向富农,走上托拉茨基陈独秀的道路,取消土地革命;用“非政治的琐碎话,煽动同志反对正确路线的党的领袖”——即毛泽东派任赣西特委书记的刘士奇。

此次会议后,“革命恐怖的气氛在江西苏区已逐渐形成”,赣西南特委在书记刘士奇的领导下,遵照红四军前委关于“各级领导机关已充塞地主富农、打倒机会主义的政治领导的第一通告”的精神,率先发动肃AB团的攻势。

根据中共党史记载,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赣西南特委仅在特区苏维埃政府机关就枪杀、逮捕了部长6人,嫌疑犯67人和25%的工作人员。与此同时,肃反的淫风恶浪袭向主力红军。在不到30天内,红一方面军有几十个团长被杀,4,000余名指战员被抓。有的老同志回忆说,在当时政治保卫局所在地附近河滩上,尸横遍地,河上腥红。

随之,肃反运动由白区而苏区、由党外而党内、由地方而军队迅速展开,到6月下旬,在中央苏区已相当普遍。

《“富田事变”导致毛泽东领导危机》一文中称,由于毛泽东与李立三的路线冲突,导致红一方面军内部有争议,出现“骂前委反抗中央命令”的言论,毛泽东与总前委认为这是“AB团”的进攻。肃AB团运动由此归于总前委的直接领导。由于此前毛泽东所信任的领导骨干宛希先、袁文才、王佐均为湘赣边特委(后为西路行委)所错杀,赣西南特委在1930年8月召开的第二次全体会议,贯彻李立三中央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精神,对毛泽东关于红军军事战略、政治斗争等路线、政策进行了系统的批评,并撤免毛泽东所信任、支持的赣西南特委书记职务,引起毛泽东极大不满,毛泽东断定赣西南特委为“AB团”控制,肃反运动有加强的必要。

12月,毛泽东把改造赣西南组织的任务交给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

李韶九到达富田后,立即逮捕段良弼、李白芳、谢汉昌(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金万邦(省苏军事部长)、周冕(省苏财政部长)、马铭(省苏秘书长)、刘万清(原四军政治部主任)等8人。此后,仅在省行委、省苏两机关和政治保卫队即破获“AB团”120余名。10日夜,李韶九下令枪毙要犯17人;11日夜,又下令处决24人,其中有省行委员7名。

总前委希望通过肃反来清除内部隐患,挽救赣西南地方党和政府的“危机”,12月8日又派总前委秘书长古柏到富田,加强肃反的领导力量。9日,富田肃反人员兵分三路,掀起更大规模的捕人狂潮。

由于李韶九等人的滥捕、滥杀,终于酿成了富田事变。

12月12日上午,红二十军第174团1营在团长刘敌率领下发动兵变,逮捕军长刘铁超,释放被捕的政治部主任谢汉昌。下午,红二十军攻占富田县城,释放所有被捕人员,将包括李韶九在内的中共当地政府人员全部逮捕,仅古柏和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逃走。

12月13日,红二十军在谢汉昌、刘敌率领下渡过赣江,宣布脱离红一方面军,12月15日,原被捕的中共江西省委领导段良弼、李伯芳等人宣布自行成立省委,并指责肃反是毛泽东的密谋,致信朱德、彭德怀、黄公略等人,要求他们立即逮捕毛泽东。红二十军还派段良弼前往上海,希望能获得当时中共实际最高领导人李立三的认可,但段在上海失踪。

12月17日,彭德怀率红三军团前往平叛,12月20日,红二十军派人向彭德怀送去一封据称是毛泽东所写的密信,信中毛指示古柏对朱德、彭德怀等进行诬陷。12月21日,彭判断此信系伪造,率红三军团发表声明,支持毛泽东,不久朱德等也加入声明。后陈毅前往红二十军驻地永新进行调解,红二十军释放了李韶九等人。

1931年1月15日,中共苏区中央局正式成立,由周恩来、毛泽东、项英、任弼时、朱德等组成,周恩来为书记,项英任代理书记,实际掌握权力。项英将富田事变定性为内部斗争,“责成曾炳春同志亲自到河西永新苏区去把二十军带过河东来,并随带中央局的指示,通知赣西南特委负责人和参加富田事变的领导人过江来苏区中央局开会”。将段良弼、李白芳、谢汉昌、刘敌等人开除党籍,其余人员免予追究。

但是,时王明已夺取了中共领导权,由于红二十军的领导均表示支持失势的李立三,因而在3月28日,王明派出任弼时、王稼祥、顾作霖三人前往中央苏区,宣布富田事变是“反革命暴动”。

4月17日,主张同红二十军谈判的项英被解除中共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职务,毛泽东代之,不久毛泽东又成为中共中央军委负责人,成为当时红军最高领导人。4月18日,红二十军兵变领导人在前来参加原定的谈判时被全部逮捕,不久即被全部处决。

7月,红二十军被调至江西南部平头寨,被彭德怀和林彪率部包围缴械,包括军长肖大鹏、政委曾炳春在内的700余名副排长以上领导被全部处决,仅谢象晃和刘守英两人逃脱。红二十军番号被取消,残部并入红七军。在富田事变之后,各地的反AB团运动被掀起新高潮,审讯的手法也变本加厉,“捆着双手吊起,人身悬空,用牛尾竹扫子去打,如仍坚持不供的,则用香火或洋油烧身,甚至有用洋钉将手钉在桌上,用篾片插入指甲内。”一时间整个江西苏区人人自危,许多地区的中共机关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员都成了“AB团分子”。

虽然肃反造成了严重后果,然而由任弼时、王稼祥、顾作霖组成的中央代表团于1931年4月抵达中央苏区后,批评了与毛泽东发生严重分歧的项英,认为项英主张按照党内矛盾、教育方式与党的会议的办法来处理参与“事变”的人员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基本肯定毛泽东为书记的红四军前委工作,再次将“富田事变”定性为是由“AB团”领导的、立三路线的一部分拥护者参加的反革命暴动。会后不久,项职务被撤换,由毛泽东代理苏区中央局书记及中革军委主席。

直到1945年中共七大时,毛泽东才承认:“肃反,走了极痛苦的道路。反革命应当反对,党没成熟时,在这个问题上走了弯路,犯了错误。”1956年9月10日,毛在中共八大预备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谈及江西苏区肃AB团运动说:“肃反时我犯了错误,第一次肃反肃错了人。”但毛泽东从未就自己与“肃AB团”的关系问题作过详细的解释和“自我批评”,“肃AB团”一直被肯定,富田事变也被作为“反革命暴动”的铁案,长期不得平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