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纪念“蒋公”到自由广场 转型正义下的中正纪念堂

+

A

-
2019-04-25 06:51:58

台湾行政院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代理主委杨翠,于当地时间4月25日上午接受电台专访,谈论有关中正纪念堂转型等议题。其中针对中正纪念堂转型的问题,杨翠表示转型正义并不是针对姓氏的“去蒋化",而是要“去权威化”。而台行政院政务委员林万亿表示,不会拆除中正纪念堂,但堂内蒋介石铜像的去留还要再讨论,最快将于今(2019)年6月时会向民众说明,但为何民进党改口不拆中正纪念堂呢?

  • 南京中山陵为“民国建筑五宗师"之一的吕彦直所设计(图源:VCG)
  • 今天的中正纪念堂并不只是个单纯的纪念场所,也是全民的公共空间(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中山陵和中正纪念堂之渊源

同样是白墙蓝瓦,国民党分别在南京与台北留下了不可抹灭的建筑。中山陵与中正纪念堂虽处在两座不同的城市,但这两栋建筑物在规划上都强调中轴线对称,建材同样使用白色大理石,屋顶也一样是蓝色琉璃瓦,整栋建筑物色调使用象征国民党党徽的“青天白日”。位在南京紫金山的中山陵安葬着孙中山。而位在台北的中正纪念堂,则是为了纪念蒋介石。

孙中山于1925年3月12日在北平(今北京)病逝,孙生前的遗愿是葬在南京紫金山,于是国民党遵其遗嘱并于同年5月13日,征求孙陵墓设计图案,最后由“民国建筑五宗师"之一的吕彦直赢得竞图首奖。孙中山去世后,国民党倾尽全力,运用时间、空间、仪式、教育与传媒等多种渠道,将孙包装成一个象征符号,藉此抬高国民党。而吕彦直所设计的警钟型陵墓不仅外观融合中西建筑特色,也符合国民党的政治意图。吕在西方求学的经历,让他有了将中国古代建筑与西方建筑特色融合的能力,并主持设计国民政府南京的首都规划,为当时中国建筑古典复兴思潮的代表性人物。吕耗尽心血设计的中山陵,时隔多年后深深影响了海峡另一边的建筑,那就是中正纪念堂。

经历日据与国民党改造的台北城

在谈中正纪念堂前,先介绍建城至今已有135年历史,从清治后期、日据至今都作为台湾首府的台北城。台北城是指台湾在清朝统治时期,位于台北大稻埕(今台北市大同区西南部)与艋舺(今台北市万华)两地之间所构筑的城廓。于清光绪五年(1879年)规划,历经多位清朝官员接续协力施工,终于光绪十年(1884年)建成,共有五个城门:东门、北门、西门、南门与小南门。可惜台湾被日本殖民后,1904年台湾总督府就把台北城西门与全部城墙拆除,在现址上盖起了种满行道树的环城大道(三线道)与开辟为公园,今日从捷运小南门站出站就可以看到这条环城大道。在环城大道外介于台北城东门与南门之间有块方正的土地,自1905年起这块地就成为日军在台的永久兵营,在台湾光复后,这块土地继续为台湾军方使用,迄蒋介石逝世,被国民党转作建造中正纪念堂。

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从大陆撤退来台。国民党政府对台北的规划与建设,基本延续了日据时代奠定的都市发展计划,因此许多建设都是朝台北城东门外发展,机关用地大多沿用日本在台北城内的原有设施,也大量利用日人留下的学校用地,因此台北城区域一直到今日,大致上仍维持了日据时期的都市景观。1955年,蒋介石在台北开始执行在南京未完成的“新中国首都化"。例如将建于日据时期的建功神社拆除,改建为统称“南海学园"的一系列外观具有强烈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文化设施与博物馆,像是“国立台湾科学教育馆”(今台湾工艺研究发展中心与台北当代工艺设计分馆)与“国立历史博物馆”。1966年,台北市政府以“整顿市容以符合观光需要"为由,将台北城的东门、南门与小南门具有闽南特色的城楼,全都改建为中国北方式的琉璃瓦顶亭阁式建筑。在“中华文化复兴"的政策下,改建或是新建的建筑物,都有着传统中国的都城印象:琉璃瓦与大屋顶。

中正纪念堂在台湾社会的转变

蒋介石于1975年4月5日因心脏病逝世后,于刚落成的“国父纪念馆”举行葬礼。同年6月,国民党决定兴建中正纪念堂以兹纪念,但是要盖在哪里一时成为问题。最后选择前身为日据时代日军永久兵营-台湾步兵第一联队、台湾山炮兵联队以及军官营舍与兵器修理所,后作为台湾陆军司令部、联勤总司令部与宪兵司令部所在地(预计作为台北市的新市政用地)来建造纪念堂。

中正纪念堂的竞图活动,可与当年南京中山陵相比拟。竞图重点为要表现“中国精神的现代建筑",最后由杨卓成胜出。杨擅长将现代结构与材料结合传统中国琉璃瓦歇山屋顶,因此备受蒋介石与宋美龄赏识,代表作品有 1971年建成的圆山大饭店。当年参加中正纪念堂竞图的建筑设计师,多受到1966年王大闳设计的“国父纪念馆”影响,因此方案多为现代主义风格,也不见琉璃瓦屋顶。而杨卓成设计的版本,几乎是个传统中国宫廷式纪念空间,如同南京中山陵的翻版。不少建筑师对中正纪念堂竞图的结果,存有很大的质疑。而中正纪念堂的造型,也深深影响了“两厅院”(全名“国家表演艺术中心”,有“国家音乐厅”和“国家戏剧院”)的外观。

1987年“两厅院”落成,台湾也结束了长达38年的戒严时期,也一并结束了中国古典建筑不断在台湾复制的建筑风潮,此后有着琉璃瓦屋顶的建筑除了传统庙宇外,在台湾已成绝响。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台湾民众自发前往纪念堂广场声援学生,而自2011年起,中正纪念堂都会在六四这一天举办纪念晚会。发生于1990年3月的野百合学生运动,也让中正纪念堂从传统纪念空间,变成民主、公民意识诉求的全民空间。2008年台大教授李明璁透过网络电子布告栏,号召民众一同前往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以静坐示威,表达对马英九政府的不满。纪念堂广场从此在台湾民主历程上留下浓重的一笔,更是台湾全民的资产,这或许是为何今日民进党政府松口不会拆除中正纪念堂的原因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