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海军经远舰重现 舰上仍遗有击发过子弹

+

A

-

2019年4月下旬,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建军70周年阅兵活动之际,被评为2018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的清朝北洋海军经远舰,也受到中国媒体的重点报道,再次勾起人们对中国海军苦难岁月的惨痛记忆。而经远舰的发现,也是继2015年确认“丹东一号”沈船为北洋海军致远舰之后,又一次重大考古成就,推进世人对清朝洋务运动和甲午战争的历史认识。

经远舰在1894年甲午战争的黄海海战中,遭日军战舰猛攻后沉没,管带林永升与旗下官兵英勇殉国。但长年以来,对于经远舰沉在何处、遗骸又在哪?却是众说纷纭。有学者推敲其沉船位置,可能在与日本激战的最后地点辽宁大鹿岛附近亦有人认为应在黑岛或海洋岛一带。直到2014年,中国水下考古队结合文献记载与磁力探测数据,于辽宁省大连市庄河市黑岛老人石(旧称虾老石)海域,发现一艘铁质沉船残骸,初步推测该船就是在甲午战争里沉没的北洋战舰。最后2018年经过声纳探测以及多日抽砂后,在泥下约5.5米处赫然发现刻有经远二字、木质髹金的舰铭牌,这才确定该船正是经远舰,其舰铭牌也成为目前发现的唯一北洋海军舰铭牌实物。

考古人员在经远舰上发现的炮弹与子弹遗物(图源:新华社)

经远舰原长82米左右,宽约12米,如今在水下仅剩约61米长。且无奈的是,盗掘者的步伐永远比考古学家快上一步,学者发现经远舰于1980年代已遭严重盗掘,舰体和底部构件都因此被破坏不少。所幸因经远舰呈倒扣沉没姿态,底舱上的生活舱室、与甲板上的武器装备无从被盗,考古人员遂由此打捞得到锅炉、舷窗、舱门、铁甲堡衬木、毛瑟枪子弹、炮弹、烟袋等共计500余件文物。考古队还在其中发现未列入经远舰出厂档案里的53毫米长格鲁森炮弹、120毫米长炮弹引信,推测应是黄海海战爆发前紧急添置的武装,令人稍窥当年中日战况的迫切。

经远舰于1887年在德国伏尔铿造船厂(Aktien-Gesellschaft Vulcan Stettin)下水时,被归类为装甲巡洋舰,清朝政府则译称为穹甲快船,其装甲比铁甲舰薄弱,但航速十分轻盈,造价又比铁甲舰节省,故被清朝认为兼有防护和速度两样长处,是能倚重的海上干城。然而最初经远舰的购买和成军,却在清朝内部、和英国与德国之间经历了一番角力,凸显洋务运动的局限和清朝体制的腐朽

原本早在牡丹社事件(1874年)结束后不久,清朝便有感于海军的薄弱,特意于翌年下令沈葆桢和李鸿章分别办理南洋、北洋海防,向外国购买铁甲舰。但李鸿章为巩固自身派系力量,加诸缺乏专业海军知识,竟竭力阻止南洋水师添购铁甲舰,声称“南北洋面万余里,一旦有警,仅得一二艘,恐不足以往来扼剿,或有失利,该船不能进口,必先为敌人所攫,转贻笑于天下”,不愿当时舰只较多的南洋水师更壮大。反而听信同样不懂海军却自居军事专家、甚至妄图垄断中国海军的英籍海关总税务司赫德(Sir Robert Hart,1835-1911年),鼓吹各省买进多艘当时尚未验证实战效果的“蚊子船”,以壮自己声威。

沈葆桢对李鸿章的举动非常失望,但又无力抗争,直至1879年临死前还不忘叮嘱“臣所每饭不忘者,在购买铁甲舰一事,至今无及矣。而恳恳之愚,总以为铁甲舰不可不办,倭人万不可轻视”。而李鸿章随着自身权位的牢固,以及俄国和日本的步步进逼,加上发现“蚊子船”炮大船小不易稳定的缺陷后,才决心赶紧外购两艘铁甲舰和一艘穹甲快船。在预算不足的窘境下,李鸿章和李凤苞等人选定造价较便宜、但在海军领域初出茅庐的德国伏尔铿造船厂下单,而非技术较先进但索价高昂的英国。而这两艘铁甲舰也就是日后鼎鼎大名、并令日本忌惮不已的镇远舰和定远舰,穹甲快船则是济远舰。

当1884年接舰回国时,验收的清朝使臣许景澄发现济远舰有装甲过低的缺陷,没得到清朝订单的英国人也心有不甘,刻意诋毁德造战舰,指称没敷设装甲的水线以下船身若遭击中,即使装甲未损坏也会导致沉没。因此清朝命许景澄要求伏尔铿造船厂再修改济远舰,接着再命李鸿章按照济远舰式样再购买四舰,企图在有限的财力下尽速成立新式海军。为了摆平互相抢单的英国与德国,李鸿章干脆下令正在德国的许景澄和驻英公使曾纪泽,分别向英德各买两艘,并表示“海军甫设,不妨并存其式,他日驶行日久,利病自见,再专责其一推广仿造”。而经远舰便是这四舰之一,其与来远舰俱属德造,英造战舰则分别是致远和靖远,最后于1887年一道启航归国。

尽管英国与德国攻讦彼此设计的问题,并尽力投入当时的军事理念和最新技术,想以最好的质量独占往后中国的订单,时任德国首相俾斯麦(Otto Eduard Leopold von Bismarck,1815-1898年)甚至亲自过问伏尔铿造船厂相关事宜;军事史学者姜鸣也认为,英德之间的争辩有助于提升军舰的质量。但这仍无法掩盖清朝主事者完全不懂新式军事知识、徒以弭平派系争端为优先的心理,根本没顾虑不同国家所造武器的后勤与风险问题。而李鸿章日后举荐不懂海军的丁汝昌担任北洋海军提督,更凸显其挟北洋海军自重的私心,忽视军事专业的重要性,也种下甲午战争惨败的恶果。

经远舰在甲午海战中遭四艘日本战舰围攻后沉没(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因此,无论北洋海军作战多奋勇、将士多争先,其牺牲不啻是为落后的清朝体制奏起的悲壮挽歌。纵使北洋舰队多次发炮击中日军舰艇,甚至当日本比叡舰穿越阵列时,经远舰管带林永升下令舰上全体士兵进行接舷战,登上甲板举起毛瑟枪向比叡舰射击,定远舰更是一发重炮轰向比叡舰,顿时炸死17名日军和令32名负伤,逼得比叡舰起火逃离,都仍挽回不了败局。

重伤的经远舰稍后以一敌四,力战围攻过来的日军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四舰。林永升于奋战时中弹阵亡,帮带大副陈荣、二副陈京莹立刻接替指挥,也接连死难,最后经远舰在熊熊大火中翻覆沉没,舰上200余名官兵几全牺牲,仅有16人幸存。因此考古人员在经远舰沉船上发现不少击发过的毛瑟枪子弹,以及因起火高温自爆的炮弹残骸,足见当时战况的惨烈。教人感慨的是,腐败的清朝如今已成历史,中国海军也在一代代艰辛建设后跃上世界前列,代替昔日壮志未酬的北洋海军有力捍卫疆土,令林永升、邓世昌等将官的殉难有了意义。倘若渠等知晓今日中国已非吴下阿蒙,内忧外患的烽火已然熄灭,当能含笑九泉才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